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联手
    李副市长如何看不透叶长弓内心,害怕周云扬。

    周云扬不过青原豪门大族少东家,最近的确干了一些逆天的事情,但地位不过少东家而已,没法给叶长弓比地位、比势力,他居然害怕周云扬。

    按照常规推理,叶长弓为什么害怕,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事情难道李副市长是傻子,说白了吃人口软拿人手短。

    李副市长没有到过现场也确信,一个人打伤一百多人即便是自卫,也能找个破绽给周云扬定罪,可是叶长弓就是不肯。

    不仅不肯,还顶着不办案,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简直了!

    好吧,既然不为我用,就别怪老子下手狠。

    李副市长抠保安局副局长陈大兴手机。

    “你好你好李市长。”

    “发生在公园暴徒行凶事件,一百市民不同程度受到伤害的你知道吧?”

    “知道,在下正在密切关注李市长。”

    “案件有难度,叶局长难以担当侦破重任,你做好思想和工作上的准备,三天后接任叶局长工作侦破案件。”

    “是,李市长,向李市长敬礼!”

    李副市长电话收线,脸上出现微微笑意,你叶长弓不破案,想着替我破案的人多的是。

    以为即将接任市长的副市长是孤家寡人吗,老子身边有的是人,一抓一大把,以为除了成龙就没有人演电影,那就大错特错了。

    李副市长决定,通过公园案件,他既要办案还要换人。

    叶长弓走出李副市长办公室,原本是要去找胡市长,想想算了,胡市长把他推给了李副市长,他已向他表明态度,这事听李副市长意思办案。

    他也想按照李副市长意思办案,但是,他看了录像,周云扬不是常人,超过想象,绝对不只是武夫之勇,他若是按照李副市长意思办案,最终死的是自己。

    他不想死。

    但是,他也不想用丢官的方式保不死。

    说白了,他不想死,也不想做菜板上的鱼任由着李副市长剖腹切成鱼块。

    怎么办?

    三天一晃过去,自己不按照李副市长意思办案,局长大权就只得交出去。

    局长大权交出去,等着自己的必然是审查。

    上面要审查谁,谁能过审查关?虽说上面手下留情不判处死刑,但要你把牢底坐穿也不是好大的难事。

    他也是骑虎难下啊。

    他不甘心把局长位子交出去、更不甘心把牢底坐穿。

    想到咄咄逼人的李副市长,叶长弓意识不能坐以待毙。

    他抠通周云扬手机,说:“三天后李副市长要我把案件移交给陈副局长,如何应对案件,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周云扬愣了下,随即明白了,说:“让叶局长受到牵连,不好意思。”

    叶长弓说:“仅仅受到牵连到也无所谓,恐怕有人要对我下手。”

    周云扬头脑转了转:“找个地方谈谈,叶局长。”

    “好!”叶长弓应声,李副市长逼得他别无选择,他就只有把命运和周云扬捆绑在一起。

    两人约定去潜龙会所。

    潜龙会所距离市区三公里,高尔夫、网球场、游泳馆、健身房、歌厅等一应俱全,是青原场面人物休闲娱乐大多在这里。

    以叶长弓的身份,来到这里就有专人接待。

    两人去了健身房。

    给没事一样,练臂肌、腿肌、腹肌,腰肌,叶长弓弄得汗流浃背,坐下来喘气。

    叶长弓已经看了自己暴虐纨绔子弟时的录像,隐瞒实力已经没有意义,周云扬一阵练下来,气不喘汗不冒,还弄坏了几样健身机械。

    叶长弓一旁看得木瞪口呆。

    周云扬笑道:“他们的健身器材质量有问题。”

    叶长弓呆呆的看着被周云扬弄坏的健身器材,即便健身器材质量有问题,那也是好钢铸成的啊,就算有质量问题,也是人力能掰弯扯断的。

    他现在坚信,自己的站队没有错,李副市长招惹这样的人,就等着去死吧。

    他尊崇道:“少东家简直就是天上下凡的神仙。”

    “只不过有些特异功能而已。”周云扬淡淡道,随手递给叶长弓个银行卡。

    对这样的人巴结还来不及呢,还敢接银行卡,叶长弓赶紧道:“不不不少东家,长弓与少东家君子之交,怎么可以接少东家如此厚重礼品。所谓无功不受碌,况且长弓今后还要少东家扶持呢!”

    “叶局长从一开始禀公办案,不畏权贵,不贪钱财,云扬佩服之至,决定结交叶局长,还请叶局长承全。”周云扬当然有自己的打算,自己早晚要离开青原,周家离不开叶局长照看,花点钱值。

    他说:“周家今后还要叶局长多多维持呢!”

    少东家既然出手,就没有缩手的道理,叶长弓知道不能推辞,他收下银行卡,说:“如果长弓还在保安局任上,周家的事情一力担待。”

    “云扬谢叶局长了。”周云扬道。

    圣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但圣人一样赞成替人做事收礼。

    话说圣人的学生跳进河里救了一个小孩,小孩父亲赠送他一头牛感谢。一众人议论纷纷,说圣人的学生贪心,既然做好事,就不该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圣人学生十分苦恼,对圣人讲了这件事。圣人说,你做得对,你的行为向社会宣告,只要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人,接到多大的礼物都心安理得,这样可以鼓励更多的人去救人。

    周云扬为了周家平安无事,送礼理所应该。

    叶长弓保护周家平安无事,不出麻烦事,收礼受之无愧。

    他这才说:“我现在的处境是,既不能禀公办案、也不可以办冤案,还请少东家另想脱身之计。”

    他胆敢办周云扬的冤案吗?谁办冤案,周云扬弄死谁。

    但他也不要坐以待毙,顶着不办冤案让李副市长摘掉自己的局长帽子。

    他之所以提醒周云扬另想脱身之计,想想就知道了,周云扬既然能脱身,还有自己什么事?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想出来的计谋进可攻退可守,何况抱住周云扬这棵不起眼的大树,李副市长要弄自己,不过以卵击石而已。

    叶长弓心情松懈下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