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卡壳
    青原头面人物齐现会场,医院不费苦心哪能请动这么多人,不过明眼人看得出来,这给请动伍市长站台有关系。

    胡院长把季安邦直接领上主席台,把他介绍给伍市长。

    “伍市长,他是确诊只有三个月时间的晚期肺癌患者季安邦季先生,经我院医务工作者全力救治,季先生体内癌细胞全部消失,成为世界首例确诊癌变痊愈病例。”

    “老季啊,礼祝你获得新生!”伍市长认得季安邦,曾经的十二豪门大族东家,不认识还当什么市长。

    “托伍市长的福,有胡院长竭尽全力治疗,才重获新生!”季安邦只给市长、院长戴高帽子,褒医生上不到这样的场面,不提她也罢。

    伍市长握住季安邦的手,把季安邦引到肥头大耳领导面前,把手交给肥头大耳领导:“老季啊,这是健康部秦副部长,秦副部长亲自到会祝贺你晚期肺癌痊愈,你也算是世界有福人啊!”

    “哦哟,在下何德何能,经受得起秦部长祝贺!”季安邦点头哈腰,笑烂了一张脸。

    季安邦如何不知秦副部长是什么概念,秦副部长若是给他比个子,应该是大老虎与小耗子之比;秦副部长若是给他比能量,也是大老虎能量与小耗子能量之比,这样有个子、有能量的大人物到会,可想而之,青原医院已经获得了什么样的声誉。

    接着,伍市长把季安邦介绍给省健康厅的殷厅长。

    会场还出现许多医学专家和教授,他们在国内外很有名气,其中一些医学专家教授还给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瞧过病。

    这些人不是官员,没有掌握公权,属于科技工作者,伍市长不必领着季安邦一个一个介绍。

    庆祝季安邦晚期肺癌治痊愈出院大会开始。

    癌症攻尖战,人类首例临床痊愈,史无前例,创举性胜利。

    全体起立。

    唱国歌。

    歌声壮怀激荡,振奋人心。

    胡院长作专题汇报,题目是:有志者,事竟成。

    青原医院有志攻克癌症,医务工作者艰苦卓绝,获得成功,就这意思。

    季安邦拿着医院给他准备好的锦旗,献给青原医院,国家红锦旗书写金黄色大字:青原一小步,医学一大步。

    周云扬坐在台下参加会儿,看见锦旗上的字心说,这句话怎么有些熟悉呢!哦,想起来了,应该出自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丹的话,“我自己的一小步,全人类的一大步。”

    缩写加改写:青原一小步,医学一大步。

    秦部长讲话。

    殷厅长讲话。

    伍市长讲话。

    大会在地球歌声中结束。

    接下来医院主持召开学术研讨会,来至各地的医学专家参加。

    没季安邦什么事,也没邀请季安邦参加学术研讨会。

    褒艺苑成了学术研讨会新星。

    会议安排,褒艺苑出示重磅医学科研成果,以此证明青原医院治疗晚期肺癌不是蒙猫猫、撞大运,是实打实医学科研成果。

    然而,“健字一号”化验报告出炉,褒艺苑看后大吃一惊。

    “健字一号”成份竟然是,水、糖、蛋白质、核酸、脂类、多肽、氨基酸、果胶、纤维素、淀粉、一些游离的金属离子。

    这些成分给治疗癌症有毛关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青原医院邀请的都是国内外癌症专家教授,拿这样的化验报告说是依靠含有这些成份的药物治疗癌症,豁鬼,鬼都不相信。

    圣人说,要得马儿跑,必须得给马儿吃草。

    圣人说,红猫白猫,咬着耗子才是猫猫。

    圣人说,医治癌症病人,必须要用治疗癌症的药物。

    现在褒艺苑拿出的化验报告相似于给马儿吃泥沙、咬耗子的是兔子,没有一点点的治疗癌细胞成分,病人体内的癌细胞消失给泥沙、兔子有毛关系啊。

    化验单上的那些成份,跑去野外随便薅一把植物,拿回去用粉碎机粉碎了,一样化验出相同的成分。

    拿着报告,褒艺苑是岩老鹰仰起飞,两爪抓天了。

    专家教授在会场等着褒艺苑宣布科研成果啊。

    当然,都知道科研成果保密,只能宣布成果的一部分,关键的成果说正在研究中,结论无可奉告。

    若把科研成果和盘托出,大家都能造出治疗癌症的药物,谁还投资经费搞医学研究。

    然而,你说你的药物能治疗癌症,得拿出几个说得服人的有效成分呀,清水喝下去能治咳嗽吗?不能啊,止咳糖浆之所以能治咳嗽,因为里面含有止咳成分。

    杀人要用刀,水果刀也行啊,用一片薄薄的软塑料做成的刀能杀人吗?

    那是玩具,小孩子玩的玩具,不是用来杀人的,是逗小孩玩的。

    现在褒艺苑拿在手里的化验报告成分,连一般细菌也不能杀死,还能杀死癌细胞?

    虽说褒艺苑是世界数得上手的癌症专家教授之一,但也不能随便用常见的植物成分懵大家啊。

    专家教授之所以来青原,是因为褒艺苑有数篇站在医学前沿的论文,还有首例痊愈癌症病人,重要的是看褒艺苑拿出治疗癌症的新成果。

    到褒艺苑宣布医学研究新成果时,褒艺苑卡壳了。

    胡院长主持研讨会,说:“下面由褒艺苑教授宣布科研新成果。”

    褒艺苑没法上台。

    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过去,胡院长望向后台,后台没有褒艺苑走出的身影。

    胡院长目光望向专家教授,表情到也镇定:“褒医生临床病人多,请大家放心,褒教授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五分钟、七分钟、九分钟过去,仍不见褒艺苑影子。

    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过去……

    胡院长没法再镇定了,说:“褒教授正在审核资料,请大家稍等下,马上就会过来。”

    原本很安静的学术研讨会会场出现小声议论,嘤嘤嗡嗡,似有蝇蚊飞舞。

    专家教授基本素质还是比较高的,会议卡壳也不会大吵大闹,不过还是出现议论。

    “称得上医学划时代意义的会议,资料在会中审核,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褒教授在医学研究上不是很严谨。”

    “褒教授的导师罗伯特以科学严谨著称,从褒教授多篇论文可以看出,论点、论证、论据滴水不漏,应该不会出现资料审核的疏漏。”

    “会不会褒教授的研究成果和病例撞猫猫了呢?”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