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褒艺苑赶紧走过去,把胡院长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讲了一阵。

    胡院长面色难看起来,他瞟眼没有一点愧色的季安邦,心叹道,人心不古啊,竟然没有一点点感恩之心。

    不过,胡院长走向季安邦时,还是一张微笑、温和、文质彬彬的脸面。

    快要走到季安邦面前时,胡院长伸出双手,加快步子,表情也夸张起来,他握住季安邦的手,说:“季先生创造癌症痊愈第一人,记入医学史册,值得庆贺,我过来接季先生参加季先生痊愈出院庆祝大会。”

    “嘿嘿……”季安邦先笑,然后说,“费的事情褒医生给胡院长讲了吧?”

    “讲了讲了。”胡院长很是爽快样子,“考虑到季先生的时间很宝贵,院方决定,耽搁季先生时间按一小时一万块计算,耽搁季先生多少小时,给季先生多少钱。”

    “我要的是费!”季安邦拉下脸,他转头周云扬,“贤婿,走,我们出院!”

    胡院长赶紧拉住季安邦,笑容满面道:“季先生别走,你的要求我们会考虑,咱们先去把庆祝会开了,再坐下来谈费的事情。”

    “呵呵,”季安邦道,“我怎么觉得,先谈妥费的事情,再参加庆祝会比较符合逻辑些呢!”

    胡院长拉下脸面,声音也有点冷:“季先生,你是在我们医院痊愈出院的吧,可是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季先生怎么就没有一点点的感恩之心呢!”

    “答应配合你们做,这就是我的感恩之心。”季安邦也冷冷道,“我身患癌症,堕入常人不可理解的噩梦,你们把我拿到全世界宣传,使我继续遭遇噩梦,我精神创伤之大你们知道吗?你们不付出适当代价,我绝不允许你们在世界各地宣扬你们医治痊愈晚期癌症病人出院。况且,我体内曾有癌细胞是我的隐私,我绝不允许你们肆无忌惮暴露我的隐私。”

    胡院长愕然。

    “走,贤婿,我们出院!”季安邦拉着周云扬的手,走向病房门,表情绝决。

    “季先生,费的事情好说。”胡院长当然不会让季安邦走了,他还想做世界最著名的十大医院之一的院长呢。

    季安邦站住身体,认真道:“不是好说,是现在就说妥。”

    会场已经布置好了,领导、贵宾、国内外著名医学专家教授已就座,季安邦不出现在会场,这还怎么打。

    胡院长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胡院长说:“你说个数。”

    “两百万。”季安邦绝不拖泥带水。

    胡院长眉头皱了皱:“五十万。”

    “贤婿,我们走。”季安邦当然晓得自己对医院的价值,拉着周云扬就走。

    “一百万。”胡院长赶紧涨价。

    季安邦不说话,拉着周云扬继续走。

    “一百五十万。”胡院长真的害怕季安邦就这么走了。

    季安邦站住身体,说:“幺八,要发,一百八十万,图个吉利,伤不到你医院,也肥不到我季安邦,行就马上打钱参加庆祝会,不行拉到各奔东西。”

    胡院长都喊到一百五十万了,还在乎多加三十万吗?

    成交。

    双方签字,划拨钱。

    两只手握在一起。

    “感谢季先生配合支持。”胡院长恢复微笑、温和、文质彬彬脸面。

    季安邦曾是东家,当然是极会说话之人,他说:“我身患晚期肺癌,到贵医院治疗,贵医院胡院长、褒医生以及所有医护工作者遵照圣人教导,工作上极端的负责任,医疗技术上极端的精益求精,开拓创新勇于进取,表现出压倒一切癌细胞的英雄气概。我体内的癌细胞虽然负隅顽抗,但无法抵抗胡院长、褒医生组织指挥的强大治疗攻势,最终全面溃败全军覆灭!”

    “呵呵,季先生讲得极是,”胡院长没有忘记虚谦谨慎,“院方的努力是一个方面,季先生敢于和癌症做艰苦卓绝、你死我活的顽强斗争,是我们彻底治愈季先生晚期肺癌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季安邦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老子差点就被癌细胞给吓死了,哪还做过什么艰苦卓绝、你死我活的顽强斗争,台面上讲的话给实际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他看向周云扬,还是乖贤婿有能耐,给他喝了健字一号,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他就爬起床去饭店大吃大喝,去洗浴中心出大力、流大汗,检查身体,体内癌细胞消失。

    他心里清楚得很,喝了健字一号,躺在床上等死的他给孙悟空一样摇身一变,晚期肺癌病人变成健壮人。

    他没有和晚期肺癌作艰苦卓绝、你死我活的顽强斗争。

    就喝了健字一号。

    他看向周云扬,老子陪医院玩玩,贤婿该不会……

    周云扬给季安邦眨眨眼睛,岳父大人喜欢玩,就给他们玩,没有我什么事。

    季安邦当然是聪明人,看懂了贤婿眼神,老子吓了一个月,魂吓跑了几次差点儿回不来,现在精力旺盛,陪他们玩玩,图个舒心畅意。

    三小姐一旁就有些不高兴了,悄悄拧把周云扬腰际肉皮:“老爸开口闭口叫你贤婿,为了那点钱老爸跑上跑下累坏了怎么办,没良心的东西。”

    “哎哟轻点,我这是肉啊,还是最嫩那块肉,你以为不痛啊!”周云扬先叫唤一气,然后才说,“老爸身体恢复,精力旺盛,你把他接回去,没人陪得起他玩。”

    “你人年轻,陪老爸玩啊”三小姐道。

    周云扬苦着脸道:“陪他玩你就知道了,累死你不填命。”

    三小姐也觉得周云扬说得有理,老爸赋闲在家没事,领回家生事不如让他在外面玩个四季花儿开,自己这个东家才能得到清净。

    跟着胡院长、褒医生来到医院大会场,季安邦一眼望出去,哦哟,这么多人,满满的一会场,不下于五百人。

    再看,胡市长已经主席台就坐,倾身与旁边的肥头大耳领导交谈。

    有关领导也在前排就坐,青原十二家豪门大族东家到场,上得台面的青原各界人士齐齐出现在会场。

    季安邦后悔了,心叹道,老子还是对医院扯旗的决心估计不足啊,只要他一百八十万,问他要三百六十万、七百二十万,他忍痛也得给。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