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狼狈
    一群女人。

    一群失势女人。

    落毛凤凰不如鸡,就是这群女人的真实写照。

    季安邦、季万全的女人之前何等的嚣张拔扈,随着季安邦不做东家,她们成为没有实权吃闲饭男人的女人。

    男人都吃闲饭,可想而之闲着没事干的女人。

    之前袁管家的女人在这些女人面前中规中矩听喊听叫,绝不敢僭越一步,现在袁管家女人在这些女人面前,已有了平起平坐的意思。

    这就是季安邦、季万全女人在季府的当前待遇。

    这一切拜托周云扬所赐,她们恨死周云扬。

    “打死他!”不知谁一声叫喊。

    季家女人蜂拥而上,争先恐后,恨不能把周云撕扯成碎片,分而食之。

    以周云扬的武力值,他只须虎躯一震,大吼一声,一众女人皆震翻在地,他拍拍手,转身给一众女人留个高大背影,做出高手风范样子扬长而去。

    但他不能啊,男人打女人,不自重不道德,没有男人风范,他保持谦谦君子姿态,动口不动手:“各位夫人、小姐,听我说……”

    “听你说?”

    一群女人怒火冲天。

    听你说,东家变成老爷。听你说,老爷口喷老血。听你说,季家怕是离散火不远了。

    季安邦、季万全就倒霉在听你说,听你说玛迈批。

    季安邦正室夫人双手叉着水桶腰,再次找到了统治者感觉,她歇斯底里呼喝:“给我扒光他,痛打一顿,扔到大街去!”

    一众女人有了明确目的,冲上前扭住周云扬,才不管周云两只手提着大包小包颜色大红大紫的礼品,也不管周云扬白西装红领带皮鞋黑得锃亮,她们抢过他手中礼品扔在地上,伸手扒拉下他的白西装、扒拉下他红领带、脱掉他黑得锃亮的皮鞋……

    哦哟,娘们仗着人多势众小看不得,再不脱逃今后怎么见人。

    好在周云扬力大无比,冲撞开娘们走人还是小菜一碟,他也顾不得男人不能动女人,谁叫她们扒拉他的衣服裤子、要把他按在地上暴打一顿、再把赤果果的他扔上大街呢。

    周云扬虎躯一震,撞翻数个女人,冲出重围。

    他冲到停车场,看到自己的车傻了眼,车已被砸烂,还不是一般的砸破烂,给被挖挖机镇压过一样完全报废。

    那可是一百多万的新车啊,仿佛精致美丽的新娘子,他们也下得起手,可见他们对周云扬的心头之恨如何的无以复加。

    一众女人叫喊着追到停车场。

    周云扬见情况不妙,赶紧撒开脚丫子跑出季府大门。

    跑出大门再看自己,上身西装已被扒拉去,衬衣后背撕出一条一尺五寸长的口子,黑得锃亮皮鞋跑掉了,一只脚光光的现出五虎上将、一只脚还套着袜子。

    狼狈。

    比狼狈还狼狈。

    就因为他心里有三小姐,必须得与季家搞好关系,结果弄成现在的样子。

    “大年初一被季家打出门,不学好的狗奴才!”

    上午九点多钟,街上已有不少路人,大家看着周运扬指指点点,没有人把他当着好人。

    说来也是,大年初一,谁不图吉利,凡事都往好处想,若不是罪大恶极,主人怎么会把他打出来。

    周云扬虽说在豪门大族算得上风云人物,然而没有路人认识他,只把他当着个非奸即盗的狗奴才。

    现在的样子有失观瞻,他恨不能寻到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地上没有地缝啊,他站在大街上成了路人指指戳戳的猴子。

    他赶紧招手叫出租车,不管怎么说,逃离现场才是当务之急,然而几辆出租车见到他像见到鬼一样跑得没影。

    说来也,尼玛穿件撕破的白衬衣,脸上有抓破的血迹,一只脚露出五虎上将、一只脚套着袜子,这可是大年初一啊,拉这样的人吉利吗?老子还要干出租车这个行业呢,拉你影响一年生计哪儿喊冤去。

    他也想想着就这么往家跑,不行啊,要是被记者看到了,拍个照、写个新闻报道,网友来个人肉搜索,“咦,这人是周家少东家!”

    “周家少东家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哦,明白了,准是大年三十守夜去票人家老婆、或者霸占人家黄花闺女,被人家痛打扔上大街。”

    人的想象力、创造力是无限的,根据他的样子就可以编造出多个版本的故事来。

    新闻既发,满城风雨,他还有脸见人。

    虎落平阳龙游浅水,周云扬流落街头就是这样的处境。

    “吱!”一辆宝马车刹在周云扬面前。

    “小婶,救命啊!”见是夏微雨的车,周云扬差点儿叫出声。

    他赶紧跑去后排车门,拉开车门钻进车,“怦”拉上车门,手按胸膛大大松了一口气。

    “各位路人,拜拜,老子又回到豪门大族之例。”

    周云扬内心很是感慨,做路人遇到什么事情,人家只管看你笑话,落井下石,才不管你是否身处险境身败名裂。

    “嘻嘻嘻嘻……”坐在副驾座上的于小敏回过头,“云扬哥足智多谋,去趟季家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嘿嘿,关公还走麦城呢,这算不得什么。”周云扬悻悻道。

    于小敏说:“好事不成,反被人家打出家门,没出息。”

    周云扬老脸发烧,不过还得镇着相子:“我有什么好事了,小妮子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于小敏俏脸唰红到耳根,眼前男人已经给微雨姐成其好事,微雨姐说他“凶”,要她替她分忧,他骂“收拾”她自然而然想到那事上去。

    周云扬见于小敏样子愣了下明白了于小敏为何脸红,他转脸问夏微雨:“你怎么知道我遇到麻烦?”

    “袁管家来电话,”夏微雨道,转头白眼周云扬,回头目光继续看着前方驾车道,“给人家拜年就拜年呗,让三小姐拉着你耳朵满院跑,不挨打都说不过去。”

    “能怪我吗!”周云扬不服道,“三小姐说她老爸不见我,才想出拉着我耳朵闹院子,把季安邦、季万全吸引出来的好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