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扯耳根子
    春节清晨,街道没有几辆车,很少看到行人,原本喧嚣大街此时变得清爽宁静。

    周云扬驾车压着速度来到季府,到大门前还不到七点半。

    夏微雨催着他过来,这么早,三小姐说不定还没起床呢。

    不是吗,大年三十守夜,大家睡得迟,大年初一不上班,谁不懒在床上享受幸福呢。

    周云扬把车泊在车场,想着三小姐还在睡觉,干脆不下车,在车内磨蹭时间。

    他身体靠在座椅背上,眼前给有个电视屏幕一样闪现和夏微雨缠绵的情形,刚偿到甜头的男人,想到那事就掉了魂。

    小婶也是的,两人在一起多好啊,居然舍得把他撵出门……

    “怦怦怦!”有人敲车尾,是不是车没泊好,车场大叔要他重新泊车。

    头脑中与夏微雨缠绵情形中断,他有些恼怒的回过头,一眼看到三小姐。

    三小姐敲他车,说明三小姐在等他过来,一股暖流涌出他的心田,迅速流向四肢百骸,他身体感觉暖融融的。

    小婶短信说他天亮过来,三小姐才起得这么早,好在他过来了,不然三小姐望眼欲穿不见人,说他放她鸽子,他还真不好解释。

    一定是三小姐看到他车泊在停车场,没见着人下车才走过来敲他车。

    周云扬赶紧推开车门下车,一脸的激动和兴奋。

    “车上好玩啊?”三小姐冷着脸问,人家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望眼欲穿,你到好,车泊车场居然不下车。

    “这么早过来,担心打扰三小姐,想着……”周云扬嘿嘿傻笑,他好佩服夏微雨,即便再提前一个小时过来,三小姐已经在门缝睃他了呢。

    他去到车尾,打开后备箱,拿出许多大红大紫的礼品盒,烟啊,酒啊,糖啊,茶啊,保健品啊……他两只手都提不完。

    三小姐笑道:“我喜欢这些东西吗?”

    “嘿嘿,我知道你不喜欢,”周云扬傻笑道,“季老爷、季兄……嘿嘿……”

    三小姐故做惊讶样子道:“我爸和我哥看到你,还不把你打死,你还敢送礼!”

    周云扬记起夏微雨说的话,于是不看三小姐大着胆子道:“岳父大人、大舅哥最多也就吓唬吓唬我,真把我打死,女儿成了望夫寡妇,后悔还来不及呢!”

    “找死!”季万莲手伸到周云扬腰际处,拧着那里肉皮扭一转。

    “哎哟,痛死我了,清官不打送礼人,我来送礼……哎哟,哎哟哟,痛死我了!”周云扬惨叫当场。

    他的叫声不小,季府许多目光看过来,哦哟,停车场有风景,东家在虐人。

    大年初一东家虐人,谁这么倒霉,大年初一撞在东家手里?

    嗯,那人不是周家的少东家吗?白西装耀眼,黑皮鞋锃亮,左手一只鸭、右手一只鸡,不对不对,左手提着若干个礼品盒、右手提着若干个礼品盒,礼品盒颜色大红大紫,突出晃眼十分喜庆。

    看样子,周家少东家应该是大年初一大清早跑来季家拜年。

    周家少东家跑来拜年,给谁拜年,给东家拜年吗?提那么多大红大紫的礼品盒,不像是给东家拜年。

    哦,应该是给老爷、少东家拜年,然而,周家少东家与老爷、少东家仇深似海不共戴天,他也胆敢给老爷、少东家拜年。

    周家小子关门时夹着脑袋了吗,大年初一不好好在家过年,跑到这里来招打是不是?

    现在好了,下车就遭遇东家虐,还有虐等着周家小子呢。

    “哎哟,哎哟哟,下手轻点啊,难道我身上长的不是肉吗!”

    季家人暗中观望,看到周家小子挨虐样子就好笑,东家虐你,你忍着点儿啊,大呼小叫以为有人来救你吗?

    没人来救你。

    虐死也没有人救你。

    东家虐谁,谁只有挨虐的份,谁也救不了你。

    何况你是老爷、少东家不共戴天仇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救你,不帮着虐死你都算对得起你。

    周家小子叫吧,我们听着呢,如果不出所料,东家该换个方式虐你了呢。

    呵呵,果真东家不再拧小子的腰际肉皮,改拧耳根子,小子叫唤得更欢了呢。

    大年初一大清早,季府大院原本寂静得死气沉沉,没想到停车站出现风景,折腾得死气沉沉的季府都活过来了。

    不是吗,东家伸长臂拧着周家小子耳根子,拉着小子往院内走,可又看不到东家有多么的怒火滔天,反到有些喜气洋洋的样子。

    小子犟着脖颈,偏着脑袋耳朵向着东家,两只手臂伸得笔直,手臂下面吊着好多、好似灯笼一样庞大的礼品,惨叫着跟着东家走在季府大院里。

    这可是初一大清早啊,东家拧周家小子耳根子满院跑,闹得一院子不安宁,这还像东家应该有的威严矜持样子吗?

    下人速报季安邦、季万全,说东家在大院虐人。下人谁不聪明,若是说东家虐周家小子,触霉头的是自己,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

    “成何体统!”季安邦听到报告气得拍桌子,“死女子,你把老子东家抢去了还不够,给周家小子搅和在一起,是不是想着气死老子!”

    死女子伙同周云扬发动家庭政变,季安邦丢掉东家,不管表面还是内心,都不掩饰对三小姐、周家小子的愤恨。

    初一大清早,还不到八点,死女子闹得一个大院不安宁,他得走出去呵斥死女子,以彰显老子对死女子多少还有点权威。

    三小姐合同周云扬发动家庭政变,季安邦就叫三小姐是死女子,以发泄他对三小姐的心头之恨。

    周安邦怒气冲冲走出自己院门,看到死女子玉手扯着一个人的耳根子走过来,被扯耳根子的人哎哟哎哟叫唤得凄惨。

    那人两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礼品,看样子是到季府来拜年,不知何事惹着了死女子,死女子才不管不顾的扯着那人的耳根子。

    “住手!”季安邦怒喝,“初一大清早,你扯着他耳朵满院跑,闹得大院不安宁,有失东家身份,还不给我把他放了!”

    三小姐说:“老爸,他初一大清早跑进季家大院,季府大院也是他可以跑进来的吗?既然他跑进来,就得扯他耳根子让他长记性,今后再也不敢跑进季家大院!”

    小子跑来季府找死,他为什么要跑来季府找死?季安邦看着那人提着大包小包礼品,问:“他是小偷,偷了季府的礼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