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扇耳巴子
    女儿做周家东家,夏明亮尴尬啊。

    女人怎么可以做东家,可周云扬偏要这么干,他拿着周云扬也没有办法。现在罗元培犀利目光看向他,无声骂他,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女儿!他不敢与罗元培目光对峙,像是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耷拉着脑袋。

    女儿与周云扬之前乱什么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虽说已证实遭遇陷害,现在周云扬把女儿推到前台做东家,这不就坐实了乱什么的事件事实存在吗。

    “我明白了!”罗元培提高声音,把“我明白了”重复一遍。

    “夏明亮,看不出来你呀!上次不惜调动家族力量打进周家,为你女儿讨公道。周家虽然拨乱反正,但面临处境谁不清楚啊,你把女儿推上东家位子不就为了独吞周家吗?有这个想法你给各位东家通下气啊,也用不着坏规矩把女流之辈推上东家位子……”

    “怦!”季万莲猛拍桌子,手指罗元培喝道,“你说,女流之辈哪点不如你,用得着你如此鄙视!”

    罗元培脸转季万莲愤然道:“青原十二豪门大族是男人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还轮不到女流之辈参与议事。你不仅是女流之辈,还是小辈,大家并没有听安邦兄讲把东家位子传给你,你在这儿装什么上仙坐在东家位子!你老爸宠你只不过小棉袄而已,并没有把你当着顶天立地栋梁材,小小年纪得意忘形,要不看在安邦兄与我称兄道弟,早呼喝你滚出去……”

    唐家、李家、张家、王家见罗元培可着劲训斥夏微雨、季万莲,纷纷站起来表示:周家既然诚请各位东家议事,就不该把女流之辈叫来乱事,这样做分明是没有把豪门大族东家放在眼里,事已至此,各豪门大族不给周家往来就是。

    威胁,赤果果威胁,十一家胁威一家,绝对的优势,周家必死无疑。

    “你要呼喝我滚出去!”季万莲手指罗元培怒问。

    罗元培望着季万莲轻蔑道:“冒充季家东家,呼喝你滚出去还是轻的,我要建议安邦兄对你动用家法,教你明白女人该做什么事情。”

    季万莲转脸看向袁管家,喝道:“此人好生猖狂,管到我周家来了,去,给老娘掌嘴!”

    袁管家一哆嗦身体,玛玛呀,罗元培是罗家东家,季家管家怎么敢跑去掌嘴。

    可是三小姐……不,东家叫去掌嘴,即便掌错了也是东家的事情。东家吩咐,他就只是打狗棍,该打狗时打狗棍必须得打狗,不打狗东家怕是要当众折断打狗棍。

    袁管家已经看出来,夏家东家虽然脸色尴尬难看、三个亲家东家也脸转一边,他们虽然也不赞成女流之辈做东家,但并没有声言反对。

    袁管家算是看出了门道,三小姐就是要把事情闹大,只有这样青原豪门大族才能变天。

    自己既然是打狗棍,那就打狗吧,东家高兴了自己的管家位子才坐得稳。

    袁管家想明白透彻了事情,捋捋袖子,昂首挺胸向罗元培走去。

    “嗯,好一条听话的狗,还真敢跑来打老子!”罗元培想也没想到圆滑奸狡的袁管家竟然跑来打自己,他可是知道的,在季家袁管家只听命季安邦一个人,几时听命季三小姐了。

    罗元培身后站着伍管家。

    罗元培与季安邦交好,伍管家与袁管家私下关系也不错,见袁管家跑来掌主子的嘴,他当仁不让冲上前阻止。

    袁管家个子比伍管家高大壮实,见伍管家出面阻止,伸手推开伍管家,走到罗元培面前,一巴掌往罗元培脸上扇去。

    罗元培可不是吃素的角色,他之所敢当面骂周家、夏家,对季三小姐也不客气,仗着他练过把子,力大无比,别家东家遇到打架走后面,他遇到打架带头冲锋陷阵。

    袁管家要扇他的耳巴子,简直可笑至极。

    见袁管家甩手耳巴子扇过来,他左手一把抓住袁管家手腕,右手一个直拳击在袁管家面门,袁管家口鼻鲜血飞溅,几颗牙齿从嘴巴飞出形成抛物线落地。

    罗元培抓住袁管家的手腕并没有松开,而是往怀中猛一拉,袁管家身体不由自主扑过去,他抬腿一脚踢在袁管家的肚子上,只听一声惨叫,袁管家飞出去五、六米元轰然砸地,大堂顿时寂静。

    袁管家昏死过去。

    罗元培拍拍手,用手抖抖衣服,阴着脸恨恨道:“谁敢扇老子耳巴子,尽管放马来!”

    青原横行多年,真还没有遇上过对手,罗元培一拳一脚把袁管家打昏死过去,还当着一众东家的面叫嚣“谁敢扇老子耳巴子,尽敢放马来。”

    他清楚季万莲服役特种部队,有些手段,但他的家丁也有特种部队退役的呀,他与特种部队退役兵过招,无非多费点力气,一样把特种部队退役士兵打得没有脾气。

    季万莲女流之辈,服役特种部队又如何,花拳绣腿而已,武林花瓶,他就是这样看女人,根本没把季万莲放在眼里。

    “你竟敢打老娘的管家!”季进莲一声老娘叫得清脆,巴掌一拍桌子跳起身冲向罗元培。

    罗培元跳到大堂中间,做好下蹲架式,他心中虽然鄙视季三小姐,真打他还是不敢大意,谁都知道,特种部队士兵就算是吊车尾,打趴十来个小伙子只当家常便饭。

    “老娘的管家扇不着你的耳巴子,看老娘怎么扇你!”季万莲冲到罗培元面前并没有见着有什么武打功底,就这么扬手一巴掌直撇撇给罗培元扇去。

    嗯,就这么个招式?这也叫特种兵?一般人出手的招式啊,季家小姐是花瓶。

    罗元培心里笑了,暗道,安邦兄,你女儿不错啊,平常间兄弟摆着老辈架式,不敢有所作为。今天你女儿送到老子手里,就别怪兄弟老子吃豆腐。若兄弟大获全胜,你女儿来个“美女爱英雄”也说不定,到那时我保证真心诚意叫安邦兄一声亲亲的老丈人。

    季万莲巴掌带着风声扇过来。

    罗元培伸手去逮季万莲的手腕,他如何不知,只需逮着季万莲的手腕,他要袭胸拍臀摸胯子,主动权就由着自己。

    “小娘子的味道不错啊!”罗元培流着哈喇子,“季安邦,尼玛当初怎么不给老子多养几个小娘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