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东家揭晓
    季家东家被周家给换了,岂有此理,没想到三小姐不置可否,事体之大于季家说是天崩地裂也不为过,周家行事心狠手辣不可思议,得赶快把报告东家。

    袁管家心里着急,往没人的地方跑。

    他来到墙根偏僻处,见四下无人,拿出手机刚要拨号……

    “啪!”一只大手重重的拍在肩膀上,袁管家吓得啊的惊叫,身体一个趔趄,回头看是赵云龙。

    袁管家受到惊吓虚汗直冒,随即怒从心来,老子是季家管家嗳,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尼玛特么东西,竟敢对老子无理。

    “老子给你很熟吗?拍老子肩膀!”袁管家恨恨道,继续拨电话号码。

    赵云龙淡淡道:“忘了告诉你,周家不许你通话。”

    袁管家愣了下,家丁而已,居然不准老子通话,简直了。

    他怒道:“尼玛算什么东西,老子通话违法吗?也有资格……”

    赵云龙伸手不由分说抢过手机,猛力摔在地上,“啪”的一声,手机四散成碎片。

    “你……”袁管家气得说不出话来。

    “还有吗?”赵云龙问,接着冷冷道,“有就交给出来,私藏手机别怪我不给面子。”

    袁管家气得直哆嗦身子,张嘴就来:“老子……”

    “尼玛什么东西,也敢在老子面前‘老子’!”赵云龙一脚踢在袁管家肚子上。

    袁管家瘦小身体像只小虾飞出去撞着院墙摔地上,身体卷曲张开嘴巴发不出声音。

    赵云龙大步走过去,鄙视道:“季安邦、季万全都被老子打得坐轮椅,你算什么东西?若是识相,给老子站在季家东家身后,若是不然,老子叫你在周家消失!”

    袁管家是聪明人,如果还不明白周家策划三小姐做东家,哪有资格坐得上管家位子。

    季家变天,他是管家,季家实权人物,掌握着季家机密、重要事情,现在投靠三小姐或许还能保住管家位子,如若不然,自己怕是要在周家消失。

    想明白了事体,袁管家赶紧改弦更张:“请赵队长饶过在下,在下力保三小姐登上东家位子。”

    生死当前,袁管家哪管自己曾发誓效忠季安邦,树倒猢狲散,谁个猢狲会为什么也不是的名节去领死。

    “还不滚回去站在季东家身后。”赵云龙冷冷道。

    “在下这就去,这就去。”袁管家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灰尘,一瘸一拐去到大堂。

    大堂摆放着一张大圆桌,围着圆桌摆放着十二把座椅,安照姓氏笔画十一个座位坐着东家,东家背后站着管家。

    周家还没有宣布东家,东家座位空在哪里。

    一众东家虽然心中认定周云扬做东家是钉钉板板的事情,但周家迟迟不宣布东家,这特么回事,难道周家东家人选有变?

    正脉仅周云扬一人,且周云扬已绝对掌控周家,东家人选怎么会有变,不应该啊。

    一众东家就有些搞不懂了。

    故弄玄虚,一众东家内心得出结论。

    东家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做的,小子要折腾,老子到要看看他怎么折腾。东南西北风任你吹,老子稳坐钓鱼台看风景,一众东家看上去神色到也悠闲。

    袁管家走到季万莲身后:“三小……”

    他立即噤声,改口道:“东家,在下刚才去了洗手间,来迟了,请东家责罚。”

    季万莲淡淡道:“懂事就好。”

    袁管家赶紧道:“东家一会儿只管讲话,在下照办就是。”

    季万莲回头看眼袁管家,目光掠过一丝赞赏神情。

    袁管家心中松了一口气,季家变天,只要后任东家认可,他一样做管家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一样吃香喝辣。

    季三小姐信任,罩着,季安邦、季万全又能怎么样呢,一样没法撼动他的管家地位。

    有奶便是娘不是一句话,谁奶大向谁讨奶吃,有奶吃才不会饿肚子,这才叫面对现实。

    族长周发源坐在大堂正厅太师椅上,灰蒙蒙眼眶已看不到眸子,一脸的松树皮皱褶吓人,身体靠在椅背上昏昏欲睡。

    他在众人眼里已是摆设,当然也可以说是周家精神象征。

    精神象征有如伟人画像,伟人在墙壁上慈祥目光注视人们,人们就有了主心骨,不管干好事、坏事都成为人们值得炫耀的事业。

    周云扬、夏微雨站在族长周发源左右两边。

    周云扬把耳朵贴在周发源嘴巴旁,很是虔诚样子点点头,直起身体与夏微雨小声说话,延手夏微雨。

    夏微雨点点头,迈着矜持步子走向周家东家位子。

    周云扬掉半步走在夏微雨身后,延着的手臂没有放下来。

    夏微雨走向圆桌,圆桌可是豪门大族东家议事地方,就算在周家议事,也只有东家才有资格坐圆桌议事,夏微雨女流之辈,走来圆桌几个意思?

    夏微雨走得神色坦然。

    夏明亮表情却十分难堪,周家东家马上揭晓,一众东家掀不掀翻圆桌还两说呢。

    周云扬把夏微雨送到周家东家座椅旁,请夏微雨上坐,很是恭谨的样子。

    一众东家大睁眼睛,面现吃惊,继而愤怒无比。

    女人跑来坐在周家东家位子,周家几个意思?

    难道豪门大族东家只配与周家女人议事?

    须知,青原规矩,豪门大户东家议事,任何人不得替代、参与,周云扬居然把周家少奶奶请到东家位子。

    夏微雨坐在周家东家座椅上,温柔目光扫过一众人,停在周云扬脸上。

    周云扬朗声道:“各位东家,经周家族长祖爷爷亲点,周家少奶奶夏微雨做周家东家,请各位东家倾力支持!”

    大堂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目光看向周云扬,周云扬不做东家,也不准周家旁脉做东家,居然找个外姓人做东家。看上去周家的事情,涉及到的却是豪门大族规矩。

    不按规矩办事,青原豪门大族不就乱套了吗?

    绝不能让不按规矩的事件发生。

    罗家东家罗元培忽的站起身体,目光看向周云扬:“周云扬,你捧个姓夏女人做东家,几个意思?”

    周云扬道:“周家谁做东家,罗家有资格问周家几个意思?”

    罗元培怒道:“你这是破坏青原豪门大族规矩。”

    “与时俱进,才是新时代规矩!”周云扬目光看向一众人,“墨守成规,不思进取,抱着所谓规矩互相倾轧,这样对豪门大族强大起来有益吗?”

    罗元培目光看向夏明亮:“我明白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