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卷 大将风范众英雄 第一百五十五章 消灭鹏举
    郝逆林团长狼狈地跑进司令部惊慌地喊道:“司,司令,报告司令,第二道防线!”

    “小舅舅子的!”参谋长揪住林团长衣领问道,“怎么啦?”

    “不好了!”林团长说,“让解放军给占了。”

    “你这个饭桶!”郝鹏举的参谋长气急败坏地骂道。

    此时,缩一一边的郝鹏举见姨太太吓得打哆嗦,于是就安慰她说:“要镇定。”

    “哎,嗯……”

    其实,郝鹏举自己早就慌了手脚,细看一下连裤子都尿透了。他还不知死活地向参谋长下令:“集中火力冲向第二道防线,把西大门重新夺回来……”

    郝逆军队从白塔埠疯狂地冲下来。方晓、宋继柳和同志们进行阻击。徐云夺大声喊道:“龟孙子们,快回去吧,告诉逆子郝鹏举,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郝逆鹏举和参谋长亲自到第二道防线督战。郝鹏举说:“林团长,谁要敢往回退,老子就要他的脑袋。”

    “是!”郝逆林团长转身鸣枪喊道,“弟兄们!冲锋呀!”

    郝逆官兵们从司令部里象潮水一样冲下来。

    方晓、宋继柳、徐云夺和同志们猛烈地向冲下来的敌人射击,郝军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敌军在我军火力的阻击下,狼狈向白塔埠中心撤退。

    “要是向回逃就地枪决!”郝逆鹏举见手下官兵往回逃,疯狂地对林团长喊道,“给我冲去,快,冲上去!”可是逆军乱作一团,不听指挥,仍往回逃。

    孙连国带着我军一个营的部分官兵游过淮沭河,快速前进,向郝部第二道防线挺进。

    宋继柳带领队伍直向白塔埠中心——逆军司令部进攻。郝鹏举姨太太惊慌失措,逃到司令部后面的一农户猪圈里趴下,走投无路了。宋继柳和同志们冲进这农户小院,将郝鹏举包围了。郝鹏举如丧家之犬,只得乖乖举手投降。

    我解放军华野二纵十团在团长阮贤榜,政委李清泉指挥下,最先攻进白塔埠郝总部,郝逆鹏卫士排纷纷喊降,而已换便衣的郝鹏举却握日本指挥刀作劈刺状,为我战士绕后面将郝掀倒绑捆,郝始哀叹:“完了!完了!”

    很奇怪的是,郝鹏举曾连电徐州告急求援,而敌始终不顾郝鹏举而紧抱一团向临沂推进。

    另外,华野二纵由新四军罗炳辉、彭雪枫、张爱萍各一部劲旅编组成,能征惯战,于二月三日夜自郯城冒风雪严寒东驰,所辖四、五、六三个师于五日抵达预定位置,六日晚突然发起讨伐郝叛总攻。郝部不少士兵受过我党教育优待,在我凌厉攻势下放下武器。战至七日白天,郝率死党坚守白塔埠,并发动反冲击。

    由于中央军委批准华野放弃临沂,集中兵力于莱芜歼灭李仙洲,要求二纵速战、速决,速撤。如打不下白塔埠,就不打;限七日必须移兵北上,其四师(师长朱绍清、政委高志荣;该师系老红军师,即今某集团军之六十一师)调整兵力火力,于黄昏时勇猛穿插迂迥突击。

    郝军司令部所在地白塔埠之郝部官兵,在我解放军强大的攻势面前,战斗意志已丧失殆尽,纷纷缴械投降,我军干净利落地歼灭。郝部两个师及一个军部共六千余人。郝鹏举也在鲍庄住地被我活捉,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

    此役,二纵歼敌集团军总部及两个师部,俘郝鹏举及其参谋长刘伯扬,师长李铁民。七日当晚,二纵兼程北上莱芜战场。俘虏及缴获武器除能带走的,全部移交滨海警备团地方武装接收。

    韦国清带大队人马来郝逆鹏举司令部大门前,同方晓、宋继柳和侦同志们胜利会师了。韦国清精神抖擞地向战士们讲话:“同志们,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另外,我告诉大空一个好消息,郝逆在石榴树、苘庄湖、驼峰、鲁兰岭等地的叛军,也不例外地被我军消灭了。”现在我祝贺你们的胜利,美丽的白塔埠又回到了人民怀抱。”

    红旗在白塔上空飘扬,战士们欢呼讨逆的胜利,光荣属于正义的人民,属于英勇机智的武工队勇士们。

    郝鹏举就擒后,自知罪孽深重多次请求见陈军长。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三日,郝鹏举押解到临沂前沿河村华野前指,陈毅即赐见。

    郝鹏举见着陈军长,即说:“万分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军长。能见军长一面,虽死无憾,不知军长能原谅我吗?”

    陈军长说:“请坐下,慢慢说。”郝此时手足无所措,感愧交集,眼泪夺眶而出。

    陈毅问:“你到过徐州,见着陈诚吗?”

    “到过徐州,见着陈诚,谈了两小时。”

    “见着蒋介石吗?”

    “没有。”

    “你和陈诚谈些什么?”

    “谈战局,薛岳也在座。”

    “陈诚、薛岳对战局看法怎样?”

    “陈诚说,蒋介石谕示山东会战是**成败关键,要我率部参加。”

    “他们有信心吗?”

    “我看他们的信心是不够的,因此他们采取稳扎稳打的办法,各部队都怕侧翼暴露和后路被切断。且半年来失败太多,故均无信心,而且都知道即使进了临沂,仍不能解决问题。”

    “难道叫你出任鲁南绥靖司令,你反而有信心吗?”

    郝鹏举长吁叹气:“陈诚对我说,四二集团军的番号仅是一个号召,因为**整编,战区团军番号均已取消,要我只用鲁南绥靖分区名义指挥。我就知道上了当。陈诚和蒋岳不过是要我以一孤弱部队在鲁南。我曾要求后调整训,他们不答允。我不便多提。”

    陈毅问道:“陈诚蒋岳对你们部队的补充如何?”

    郝鹏举连连顿足长叹回答:“我一月二十九日当天由徐州经海州回本部后:一、我部队不准进入海州城;二,立即接防白塔埠,并担任进剿任务;三,部队未领经费,仅由段霖茂的五十七师师长部驻海州的一部,暂借一部分,又不够用,且取款手续太繁。领不到钱款改领军米,又论包不论斤,实际每包只米一百三四十斤,但仍照二百斤算。”

    “你们投了国民党得到了什么好处?”

    “什么都没有得到,所以部队吃不饱。吃烟、穿鞋谈不上。想到一年来在解放区衣食毫无顾虑,样样满足,领款手续简便,且待遇较新四军八路军部队为更好些,比之国民党待我们真有天壤之别。所以部队将士均不满意我投蒋行为。到二月六日晚二纵突然发进攻时,部队便迅速放下武器,诸葛孔明所说攻心为上。我这一回是亲自领受。”

    陈毅在赐见郝鹏举时,回顾了一年来对郝部及郝本人耐心教育挽救仁至义尽大量过程,郝频频点头说:“无论是解放区的党政军民,**中央和军长本人,一贯对我们关心爱护,是事实!”

    陈老总严肃指出:“可你们硬是不听话,竞敢于二月初即参加前线进攻,我这时才派部队迎击,一昼夜捉你过来。”陈毅心情激动:“我在这里明白告诉你,对于你反水拖走部队,我是料定了的。对于拖走后,如敢反噬,定可迅速缉拿归案惩办,也早料定的!”

    “是,是是!”

    陈毅停了一下,以浓重的四川话强调:“我还可以告诉你,你们拖走部队时,竟捕杀我派去的联络人员,则出乎我陈毅意料之外的。因为我未料到是,你这个的无良心的人,竟坏到这种地步!”

    郝鹏举俯着捶胸叹息而答:“对于临走捉杀军长派来联络干部一事,完全是禽兽行为。本人不知道,是部下干的,我不能约束部下,罪该万死!”

    陈毅训示说:“从你叛变到就俘,前后仅仅十一天,这就证明了干民主事业要有为人民服务的自我牺牲精神,凡投机取巧必身败名裂。你就是一个例子。第二,证明了一支归式军阀部队不经过彻底改造,是绝不能担负伟大的民主革命任务;第三,从美帝国主义到蒋介石以及你郝鹏举,都是腐朽力量,而中国人民基于爱国和正义自卫,故师出有名,力量伟大。”

    “是,是是!”

    “以上教训,对于任何人都有用处,恐怕对美蒋和你,作用最大。你的罪恶实在太大,一切应由人民发落处理。但是,如你还有宽恕的地方,党和人民定可准予考虑。我现在派人送你到后方去。”陈司令说。

    郝鹏举低头不语。陈毅余怒未息,奋笔赋《示郝鹏举》诗:

    教尔做人不做人,教你不苟竟狗苟。

    而今俯首尔就擒,仍自教尔分人狗。

    郝鹏举在后来的脱逃中,被宋继柳击毙!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