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画魔
        “怎么了?”

    看到云默的神态,萧浣纱不由上前询问,“哪里不对劲?”

    “这几幅画似乎有些不对劲!”

    云默随意打开一张画。闪舞

    这是一幅山水画,高山流水,意境深远,似乎是出自名家之手,颇有几分神韵。

    “哪里不对啊?”

    萧浣霜也是一脸古怪,“你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这些画为什么会如此干燥?”

    云默指着那幅画,淡淡说道,“你看这幅画的画面,干的都快要裂开了。”

    萧家姐妹一看,的确如云默所言,那幅画确实快要裂开。

    想了想,萧浣纱解释道,“大概是这几天的天气所致吧!连日以来,天气比较干燥,甚至连庄稼地里的禾苗都有不少枯死了。”

    天气干燥?

    听到这话,云默眼睛一眯,随后略作思考后,“天气干燥的很厉害吗?其他的画怎么样?你们带我去挂着画的地方看看!”

    虽然不知道云默所为何事,但萧家姐妹还是照做。

    “好!”

    于是,云默就在她们二人的带领下,将整个萧家所有挂着的画都看了一遍。

    “果然如此!”

    看完这些画之后,云默不由神色一冷,“看来,恪家那些画果然是有些问题!”

    “恪家的画怎么了?”

    听到云默提及恪家,萧浣纱便意识到了这事绝不寻常。35xs

    想了想,云默便缓缓说道,“你还记得前两天的时候,我去他们恪家追查那个凶手的踪迹?”

    “嗯!”

    萧浣纱点点头,“你不是说那家伙躲到了恪家后就消失不见,任凭怎么找都没有发现吗?”

    “的确是没有找到那家伙!”

    云默慢慢解释道,“说来也怪,那家伙明明被我的气息锁定,但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躲避了我的追踪。即便我在他们恪家,上上下下都搜寻了一遍,都始终没能够找到一点踪迹!”

    “不过这倒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在搜查期间,我注意到了恪家挂着的几幅画,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

    闻言,萧浣纱眼睛一凝,连忙问道,“哪里不对劲?”

    “其实倒也不是当时意识到了不对劲,而是现在才意识到不对劲之处!”

    云默悠悠解释道,“刚才你不是说这几天来天气颇为干燥,而我们也看到有不少画都已经有开裂的迹象。不过我记得他们的那些画,似乎有些与众不同,不仅没有开裂的迹象,反而软绵绵的,似乎水汽很足的样子!”

    “这就有些怪了!”

    听到这话,一旁的萧浣霜不由插话道,“难道说他们房间偏阴湿?”

    “不!”

    云默摇摇头,“挂画的地方是大堂,四面通风,怎么可能会偏阴冷,应该是那些画自身与众不同。”

    “几幅画而言,你会不会大惊小怪了?”

    萧浣霜撇了撇嘴,满不在乎地说道,“难不成里面还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不成?”

    “住着——可怕的怪物?”

    一句话点醒了云默,只见他的神色立时冷峻下来,“难道——那些画真的藏着怪物?”

    此时,云默似乎想起了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的记载。

    “上古大能,闲来无事,以大手段,成一画卷,画中藏魔,实力不凡,吞人食肉,诡异无比!”

    良久后,云默才有些迟疑说道,“难道是画魔?”

    画魔?

    这个字眼使得萧家姐妹无比惊诧。

    “那是什么东西?”

    面对萧家姐妹的询问,云默便把有关画魔的描述告诉给她们。

    听完之后,二人都是一阵沉默。

    “那样的怪物,我们能——打得过吗?”

    这时,萧浣霜有些没底气地问道。

    察觉到了妹妹的担忧,萧浣纱探出手,摸了摸前者的小脑袋,一脸慈祥说道,“放心好了,姐姐会保护你的!”

    “那谁来保护姐姐?”

    妹妹的提问让萧浣纱顿时愣住。

    这时,云默干咳两声,上前一步,“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你姐姐的!”

    “不——不要!”

    萧浣霜这样一说,使得二人都是有些纳闷。

    “为什么?”

    云默摸了摸鼻子,颇有些无奈问道。

    印象中,这小丫头明明已经放下了之前的敌视,而今怎么又会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说这小丫头在想什么鬼点子?

    这时,萧浣霜的话刚好印证了云默的猜想。

    “嘿嘿,我姐姐那么漂亮,温柔又贤惠,想要保护我姐姐的人,多了去了。”

    萧浣霜一脸坏笑,“我只让我姐夫保护姐姐,其余的人不行!”

    “——”

    “——”

    这话一出,云默和萧浣纱双双无语。

    后者更是俏脸一红,狠狠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只不过小丫头相当的机灵,做了一个鬼脸,直接笑着跑开了。

    小丫头人虽然走了,但是临走却丢下一句话。

    “姐姐,云哥哥,你们继续吧!”

    看到萧浣霜彻底跑开后,萧浣纱才稍显歉意地看了云默一眼,“对不起啊,我妹妹就这个样子!你不要见怪!”

    “我觉得——”

    云默抬起头,正视萧浣纱,嘴角一咧,“她蛮可爱的!”

    听到云默的评价,萧浣纱微微一怔,而后悄然一笑,“是吗?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

    一时间,气氛变得活跃了很多。

    “对于画魔一事,我们该怎么办?”

    笑过之后,萧浣纱一脸平静说道,“尽管此事尚没有得到确定,但我觉得有必要先研究一些对策,防范于未然!”

    “嗯!”

    萧浣纱的提议得到了云默的赞同。

    后者思索片刻后,慢慢说道,“这件事情的确不能马虎,越是不起眼的危险,越有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想了想,萧浣纱建议道,“如果那些画有什么古怪的话,应该会被他们认真对待,说不定会采用外松内严的看管策略!要不——我们去试探一下?”

    “不可!”

    云默当即摇了摇头,“如你所言,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他们极有可能采用外松内严的办法。搞不好是恪间亲自来看守,那家伙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我们若是贸然前去的话,打草惊蛇还算是好的,只怕很有可能会被他们给抓住,那到时候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一听这话,萧浣纱不由沉默好多,“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沉思一会后,云默补充道,“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反将他们一军!”

    “哦?怎么做?”

    云默的话让萧浣纱来了兴趣。

    “我们可以这样——”

    云默使用声音化线的手段,将这段话传给了萧浣纱。

    后者听完,脸上慢慢露出喜色,最后连连夸赞。

    “这个计划真是太精妙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