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浴火八针
    此刻,挽月儿正在给两牙哥解毒。

    如果说现场上谁的内心最复杂,那肯定当属——嗯,大概当属两牙哥。

    他的心情复杂,那是显而易见的。

    之前的时候,他对挽月儿骂得最狠,不仅将她骂了一顿,还把她的师父痛骂了一顿。

    本想借着这次机会,“一骂成名”,虽然不能够和鄂东之类的名人相提并论,但也算崭露头角,对自己未来的成长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骂的兴起的时候,云默居然让他当众出丑,失去了两颗牙还不算,这事情居然还不了了之了。

    这简直让他郁闷到想要撞墙。

    因为之前的骂仗,他已经与挽月儿结下了梁子,而云默给他造成的伤害,自然也要归咎到挽月儿身上。

    毕竟云默和挽月儿关系不一般,所以他要怪挽月儿。

    当然,这与他打不过云默没有丝毫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他害怕云默的缘故。

    不过现在挽月儿居然要给他解毒。

    这便是复杂的根源。

    他有些希望挽月儿能够给他解开这毒。

    自己中的七色夺命散,乃是十分罕见的剧毒之物,凶名远播大陆,基本上没听过有几个中了此毒还能够活下来的。

    虽说鄂东不可能不顾自己的头衔,但是万一留下点后遗症啥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若是挽月儿给他解了毒,又有些说不过去,因为对方就有可能成为新一任的“神农医师”,那到时候仅凭自己之前的那番话,未来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现在的两牙哥只寄希望于事情赶紧结束,至于结果,他已经不再奢求,能解开自己的毒就行。

    挽月儿并未急着动手,而是拿出了一套工具,将散落在地的一些七色夺命散提取出来,探出一道脉力,小心缠绕,似乎在进行某种探查。

    这一行为引起了台下医师们的关注。

    “她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一名医师眉头一皱,“这七色夺命散与脉力斥力较小,一旦沾染的话,很有可能就会顺着脉力,流遍全身,到时候她自己也会中毒!”

    这时,有人出言讥讽道,“我就说她没什么真本事!”

    对于别人的质疑和讥讽,挽月儿全然没有在意,她现在全身心投入到验毒的工作中。

    虽然那鄂东已经道出了这毒是七色夺命散,但是挽月儿的直觉告诉她,这毒有些问题,绝非一般的七色夺命散。

    直觉一直都很可怕,尤其是女人对男人的直觉。

    片刻之后,挽月儿手指微弹,居然将那股占有毒物的脉力,直接挥散出去,“砰”的一声,直接没入到了地面上,地面顿时出现了一口大洞,而后洞中五光十色,格外绚烂。

    “果然这毒有些问题!”挽月儿心中一凛,一股莫名的悲哀在胸中氤氲,“怪不得师父一生与草药打交道,身体早已经是百毒不侵,却在身死之时,出现了中毒的征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一时间,挽月儿想到了什么,目光一转,思忖道,“看来,不能用普通的手段来解此毒,只能用那招了!”

    想到这,挽月儿也是有了新的盘算。

    “脱掉上衣!”

    两牙哥虽然有些不愿,但也只能配合。

    只见她从布札中取出了八枚银针,分别用两只玉手夹住,深吸一口气,体内的脉力也在慢慢积聚起来,似乎在进行蓄力。

    一名年迈的老医师,似乎慢了半拍,对刚才挽月儿使出的指法,有些惊诧,“刚才她施展似乎是点虚指法?”

    点虚指法?

    旁边一名医师,神色也是有些惊诧,“那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吗?”

    “快看,她这是什么手段——”

    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一声。

    台上,挽月儿的双手,犹如被一团白色火焰覆盖住,居然没有丝毫烧焦的感觉,而八枚银针之上,也泛着白火。

    接下来,挽月儿开始动了。

    双手犹如跳舞一般,上下翻飞,变化出各种形状,脉力碰撞到了两牙哥身上,犹如点穴一般,些许脉力涌入,而那些银针也在她的玉手控制下,来回飞舞,不时有银针扎在两牙哥的身上,每当落下针的时候,那些白火都会不由钻入两牙哥的体内。

    紧接着,那些被针扎过的位置,就会流出些许黑血。

    而黑血流出之后,两牙哥身上的色彩也在慢慢的暗淡,最后居然在慢慢恢复正常。

    一名医师看了许久,莫名叹了一口气,“这应该是——那个人的绝技!”

    “浴火八针!”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是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挽月儿的师父“浴火手”的独门绝技——“浴火八针”。

    虽然他们对挽月儿师父的人品很不齿,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医术实在是不俗,尤其创出这门针法,足可以让他与上古那些名医齐名。

    “浴火八针”是一种独特的针法,双手被如同火焰似的脉力包裹住,以特殊的手法,将脉力投射入病人体内,逼出其体内的毒素。

    因为双手被火焰覆盖,所以得雅号“浴火手”!

    等到挽月儿收功之后,黑血已经不再流出。

    按理来说,挽月儿应该要把那些银针收回,但是挽月儿却一如刚才那般,将八枚银针丢了出去,没入地面之上。

    “这是——”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反应不一。

    台下那群人一脸沉思,但是不知道她为何如此,而台上的鄂东却是脸色深沉,似有愠怒。

    “没想到,她居然学会了那家伙‘浴火八针’!”鄂东心中十分愤恨,“该死,当年为了得到这门绝技,我费尽多少心思,就算得到了针法,却还是没有学会。她一个黄毛丫头居然学会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当年,他之所以会逼迫挽月儿师父参赛,其目的就在于想要得到这门绝世针法。

    只可惜,就算他从那人手中拿到了针法秘籍,也没能够学会。

    但这门绝技,今天却被挽月儿施展出来。这让他既震惊又愤恨!

    “我一定要得到这门绝技,不惜一切代价!”

    韦斛看到挽月儿的针法,震惊之余,也是颇有些欣赏,“原以为他的这门绝技会失传,没想到却被他的徒弟学会了。挽月儿,挽月儿,可真是了不起的小姑娘。”

    而韩岳看到这一幕,欣喜异常的同时,也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她学会了这门绝技,怪不得会来挑战,看来是有所依仗。”

    这时,挽月儿将那些银针用布捏住收起,转而对着韦斛说道,“城主大人,我已经解毒完毕!”

    此话一出,顿时震惊到了场内的所有人。

    尤其是鄂东。

    他这边还没有验出云默所中为何毒,对方居然已经解毒完毕?

    难道他的“神农医师”称号就要易主了吗?

    这时鄂东猛然喝道,“你胡说,我这七色夺命散可不是一般的毒,纵然是那个人的‘浴火八针’,也休想解开它!”

    挽月儿目光一瞥,一脸平静,“谁说我只用了‘浴火八针’?”

    场内所有人再度震惊,一片寂静。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