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无知的幸福
    看到挽月儿突然间晕倒,云默抱住前者之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昏过去了?”

    书老这时缓缓分析道,“她似乎是因为体内的脉力消耗过度,再加上过于高兴,一时血脉不畅,所以就昏过去了!”

    “那我该怎么办?”

    “给她输点脉力就行了!”

    听到书老的话,云默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后一把抓住挽月儿玉手,一股温玉的感觉顿时传到云默的手上。

    “这手还挺滑的!”

    云默不禁感叹了一声。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想这个?”书老斥责了一句。

    云默直接撇了撇嘴,“我这不就是随口一说吗?”

    不过说完之后,云默便立刻将体内的脉力输了过去。

    片刻之后,挽月儿才悠悠醒了过来。

    只是她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居然一脸紧张地找那本医典。

    直到云默将那本医典递给她,她紧张的神色这才缓缓消了下去。

    “我刚才怎么了?”这时,挽月儿似乎有些记不清刚才的事情,一脸古怪的看了云默一眼,“你不会又把我给打晕了吧!”

    她这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

    云默无奈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之前只是一时没想清楚而已。无缘无故,我干嘛要打晕你?你刚才只是脉力消耗过大,所以才昏过去。”

    想了想,挽月儿点了点头,“刚才的解封之术,的确是消耗了不少的脉力。”

    “这东西似乎对你很重要啊!”

    刚才挽月儿反应,云默可都是看到了眼里。

    她醒来第一件事,居然不是自己为何昏倒,而是找那本医典。

    这就足以证明这本医典在她心中绝对是相当的重要,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没有多想,云默直接拿起那仿制的神农杵递给了挽月儿,一脸淡然说道,“这本古书还有这枚玉杵,我就送给你吧,算是弥补我之前对你的冒犯之举!”

    “真的吗?这不太好吧?”

    虽然挽月儿嘴上还想着客气一下,但是手上却一把接过了那仿神农杵,一脸开心,就像是得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的孩子,笑容简单却又真诚。

    “没关系,这东西在我手上也没用,就送给你吧!”

    云默点了点头,看着挽月儿脸上那简单真诚的笑容,不由得也是笑了笑。

    忽然,挽月儿脸色一凝,转而问道,“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云默先是愣了一下,思索片刻后,“好像是四月初六。”

    “今天已经是初六了?”

    听到这个日期,挽月儿脸色更加凝重,目光有些摇摆不定,似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怎么了?”

    看到挽月儿这个反应,云默觉得很是奇怪。

    这时,挽月儿直接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慌张,“今日的恩情,月儿必将铭记在心。只是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先行离开。”

    正说着,挽月儿就要离开。不过还没走两部,挽月儿就觉得身体有些虚脱,差点摔倒。

    云默一把扶住挽月儿,一脸惊奇问道,“你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这个样子,只怕走不了多远就会再度晕倒!”

    “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挽月儿似乎很倔强,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身体,非要离开。

    云默摇了摇头,扶着对方,“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这么心急的吗?”

    看了云默一眼,挽月儿略微一犹豫,随后回应,“我要赶着去参加神农盛典!”

    神农盛典?这个似乎听她提到过。

    云默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问道,“如果非要去的话,至少也要等到身体恢复完全再说!”

    摇了摇头,挽月儿叹了一口气,“这距离神农盛典大会召开,只有不到两天了。四月初八就是召开的日子,如果不立刻动身的话,我怕赶不到!”

    说完,挽月儿轻轻推开了云默,“谢谢你的好意,只是我不得不出发了。如果迟到的话,我就要再等五年。到时候,那家伙可能就不会再参加了!”

    话音一落,挽月儿就摇摇晃晃朝着一处方向走去。虽然有些步履蹒跚,但是那股倔强的精神,却是让云默有些莫名的心疼。

    “跟上吧!”

    书老的声音传来。

    “这小姑娘的身体绝对撑不到神农城,一个人上路的话有些危险。你如果不放心的,就跟上吧,顺便去神农城看看,说不定会有些意外收获?”

    意外收获?

    云默有些古怪问道,“那神农城有什么特殊的吗?”

    这时,书老娓娓道来,“这神农城乃是上古大能神农所创。神农大人极为擅长医道,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曾经将两名濒死的大能都给救了回来。他遗留下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些好东西。”

    这话引起了云默的好奇,不由问道,“大能也会受伤吗?”

    “当然会!”书老肯定道,“别说会受伤,甚至陨落都不在少数!不然的话,你以为现今修炼界为何不复当年盛况?”

    “上古究竟发生了什么?”云默似乎像一个好奇宝宝,又接着问道,“古书上记载,上古时期大能辈出,不过之后似乎全都销声匿迹了。大量的脉术功法,全都失传,险些使得整个修炼界就此断绝。书老,您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是——”

    未等云默问完,书老却是破天荒出声打断,“有些事情,你现在知道的越少越好!”

    云默皱起眉头,“为什么!”

    书老直接叹息一声,“唉,无知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啊!”

    忽然间,云默觉得书老似乎知道什么,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不愿意或者不能告诉他。

    不过书老末了来了一句,“如果你能够成长到和我一样的高度,到那时,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话!”

    沉默片刻后,书老不再出声,而云默也是犹豫了片刻,最后看着挽月儿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我们一起去吧!”

    云默十分贴心地扶住挽月儿,脸上微微一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看到云默跟来,挽月儿先是一愣,随后又有些羞涩,“不介意。只是如果你把手往下移三寸的话,那就更好了!”

    呃?

    云默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放在了某处高峰的正下方。

    一时间,云默的脸“噔”的一下子就红了。

    “误会,误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