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请继续!
    “你——你怎么哭了?”

    话刚说完,书老发现云默眼中居然氤氲着水雾,嘴角略略抽搐,似乎有些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小伙子,你要淡定一点。感谢我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书老看到云默这般“激动”,快要落泪的样子,“自然”以为是对他的行为,太过感动。

    所以书老直接摆了摆手,显得很淡然。

    “——哦!”

    云默一脸郁闷收住眼泪,心中只能自我打气。

    反正只要能修炼就行,管它是什么启脉之法,练它!

    想到这,云默直接一扫之前的郁闷,重重点了点头。

    “那就请您赐法!”

    忽然,书老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动,直接是立身于虚空之中,脸色格外郑重。

    “既然你已经作了决定,那我赐你最强启脉之法!”

    随后书老手掌一翻,一张玉色的古纸,直接浮现在他的手上。玉色灿灿间,依稀可以看到上面,居然画着一个小人,而且小人上面画满各种密密麻麻的小点,而一条条细线连接着那些小点,犹如人体的一道道穴位,连接而成的一条条经脉。

    “这便是上古最强启脉之法,名为‘九转启脉之法’!”书老手执玉色古纸,一脸严肃,“此法乃是上古一位大能所创。那位大能本身就是天纵奇才,在古人的研究基础之上,开创了这一启脉之法。”

    “当时此法一出,立即震动整个修炼界。因为除了那位大能以外,整个修炼界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学会!”

    看到云默,脸色带有惑色,书老接着说道,“上古时代,脉者之间比较坦诚,没有现在这般勾心斗角。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大能,也会将自己所研发出的功法或是脉术,毫不保留分享出来,绝不藏私。”

    听到这话,云默不禁有些感叹,“那这么一看的话,现在时代倒是有些倒退了!”

    “那也未必。”对此,书老却摇了摇头,“时代毕竟不同了。”

    “说起来,上古时期若是——”

    似乎谈到了什么禁忌话题,书老立时间止声,而后转回正题,“好了,关于这‘九转启脉之法’的介绍,先就讲到这里。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和你说个清楚。你还是赶紧做好准备,我这就将此法传授给你!”

    书老的话让云默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连忙说道,“不对,您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有机会的话?”

    “此法毕竟是上古最强启脉之法,自然无与伦比。”书老看了云默一眼,神色无比平静,“如果你修炼失败的话,极有可能死掉!”

    “——”

    云默当场愣住。

    什么?启脉失败会死亡?这简直闻所未闻。

    不过云默转念一想,似乎也有些在理,毕竟此法被冠以“上古最强”的名号,怎么可能那么随便。

    “想要获得,就先要付出!”这时,书老悠悠说道,“不过付出再多,也未必会有多大的获得!”

    两句话,让云默有些犹豫了。

    前一句话似在劝他接受,而后一句话却又像在劝他放弃。

    蓦然间,云默眼神中折射出一抹坚韧,低声吼道,“为了父亲和大伯,也为了云家,更为了我自己,我接受!”

    “由不得你不接受!”书老在旁淡淡说道,“此法我都拿出来了,哪有随便收回去的道理?随随便便拿出来,又随随便便拿回去,那样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此话让云默有些无语。

    不过没有理会书老的话,云默盘膝坐下,稳住心神,腰板挺得笔直,深吸一口气,“来吧——呃,对了,我要怎么修炼?”

    “算你走运,这页玉色古纸就是那位大能留下来的。”书老手指摩挲着那页古纸,手指划过之处,光芒更盛,似乎是在激活,“待会,我就会将这页古纸打入你的身体,它会自行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到时候,你要一直忍着!”

    “到底——有多疼?”

    书老一脸平静,“普通的启脉不过是将天地元气引入自身,开辟经脉,储存元气,化为脉力。不过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虽有个别痛苦,但基本上不会出事。”

    “而这‘九转启脉之法’,则是一步到位,将你体内所有的经脉全部开辟出来。还不算完,在这过程中,你的身体经脉也将移位,按照最佳的方式运行。所以其中的痛苦,不用我多说了吧!”

    全部开辟?经脉移位?

    这话让云默脊背发凉,怪不得会有生命危险。先前只使用脉力冲击经脉就已经让云默痛不欲生了,而现在是以更加强力的手段冲刷经脉,并且还伴随有经脉移位。

    这简直比最残酷的刑罚,还要可怕!

    “我若死掉,麻烦您给我父亲托梦,就说我被世外高人带走,需要历练一段时间。”

    闭眼之前,云默如此说道。

    没想到他居然如此重孝,这个时候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他的父亲。

    书老有些沉默,良久才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这接近遗言的话,将气氛渲染得有些莫名伤感。

    云默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决然道,“来吧!”

    看着云默缓缓闭上眼睛,书老也是叹息一声,随后手掌一挥,那页古纸直接飞到了云默的头顶,却没有直接没入其体内。

    “这——有些古怪!”

    这一幕,引起了书老的好奇。

    古纸仿佛化作一团玉色光球,光芒居然缓缓散去,似流水一般,洒在了云默的身上。等到光芒散去之后,玉色古纸居然也有了异变,那个小人竟然像要活过来一样,居然在纸上活动起来。

    片刻后,那小人直接跳出玉色古纸。

    一把将玉色古纸抓住,当做是食物,小人直接是将其吞食干净,而后小人居然长高了半寸。

    “咻”的一声,那小人直接是来到了云默的丹田处,一跃而入。

    “来了!”

    感受到一股凉意冲入身体,云默的神经立即绷紧,等待着接下来的强烈疼痛。

    不过等了好久,却也没有任何痛感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云默奇怪之时,他又感觉到一只温软如玉的手掌抵在了他的头顶。

    “这次启脉似乎有些古怪。”书老的声音传来,“我用脉力为你催动此法,你要忍住!”

    书老这边刚一用力,云默便感觉到一股针扎的强烈痛感,像是密密麻麻,数不尽的细针在猛扎自己的身体一样。

    不过紧接着痛感一变,如同利刃剐肉刮骨般,疼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髓——

    这一次的疼痛果然是非比寻常,比起之前的疼痛,更为激烈,而且疼痛的感觉更加多样。

    云默的身体直接在剧烈颤抖,甚至是抽搐,顷刻间脸色煞白,紧接着浑身布满血色,看上去格外吓人。

    见此,书老直接眉头紧皱,有些郑重问道,“这好像出了点问题。要不,我们先停下吧。你好像有些——”

    “请——请继续!”

    即便强烈的痛感让云默的脑海有种炸裂的感觉,但他依旧坚持,不肯放弃。

    毕竟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

    知道云默的执拗,书老只好点了点头。

    “唉,那好吧!”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