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疼
    夜,迷离的月光从窗口照进来,增添了一室暧昧。

    房间里光线昏暗,衣物散乱一地。Kingsize的大床上,两具年轻的躯体厮缠在一起。

    “疼……”

    苏芷兮低低的呻-吟出声,迷迷糊糊中,她觉得好像有个人压在自己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可是眼皮沉重,她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是鬼压床吗?

    可是鬼压床怎么会这么热,这么疼……身体似乎被撕裂了一般……

    耳边传来沉重而微哑的喘息,苏芷兮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小船,在海面上随波沉浮。昏昏然中,一个柔软又冰凉的东西覆盖在她的唇上,她下意识的轻启唇瓣,任对方长驱直入……

    疼痛很快被异样的愉悦感所取代。

    难道她在做春-梦吗?苏芷兮迷茫的想,接着,心底不期然的浮现了宁奕辰的名字。

    真可笑。即使做春-梦,她居然也会想起宁奕辰,那个注定不属于她的男人……

    ……

    翌日。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苏芷兮的睫毛颤动了几下,跟着翻了个身,这才睁开了眼睛。

    接着,她愣住了!

    入目是一张轮廓深邃的帅气脸庞,如雕刻一般完美。英挺的浓眉下,男人的双眸紧闭,浓密的睫毛铺陈在眼睑上,显得安静而动人。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可是,她的床上怎么会有男人?苏芷兮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不不,这里压根就不是她的房间!她挣扎着坐起来,但是浑身的酸痛却让她倒吸一口气冷气。

    尤其是某个地方隐秘而撕裂的疼痛,让她如坠冰窟!

    昨晚的片段涌回了脑海,虽然模糊,却也足够让苏芷兮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这个事实让苏芷兮的脑海一片空白,她哆哆嗦嗦的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手指一直在颤抖。因为紧张,她连鞋子都穿不好,索性拎起鞋子,赤足往外跑去。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而性-感的嗓音:“睡了我就想跑?”

    苏芷兮惊恐的扭头,却撞入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如夜晚最深沉的夜空。

    咚的一声,苏芷兮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男人已经醒来,他站在床边慢条斯理的穿着睡袍,面对着苏芷兮,俊美的脸上一片慵懒的笑意。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苏芷兮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仓皇的道歉,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门外,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叔正打算进来,他看到披头散发的苏芷兮,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你……”李伯看到自家少爷的房间里忽然冲出一个女人,下意识的想拦住她,但是女人已经飞快的跑开了,身影迅速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李伯的脸色很难看,飞快走进房间,他本以为少爷多半已经昏迷,结果却发现他好整以暇的穿着衬衣,没有丝毫不舒服的征兆。

    “少爷,你没事吧?”他担忧的问道。

    “没事。”赫敬尧勾起唇角。

    “可是刚刚明明有个女人……”李伯不解的说道。

    “看来,我对她免疫。”赫敬尧优雅的扣着钻石袖扣,神色很愉悦,“调出监控录像,我要知道她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以及,她的全部资料!”

    “免疫?这么说,少爷你可以接触那个女人?”李伯喜极而泣,脸上满是激动,“太好了,我马上就去!”

    李伯说完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一向从容的他,步伐竟然有些趔趄。

    赫敬尧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床单上,一抹浅浅的暗红色让他的瞳孔微微一缩,接着,他轻轻的勾起唇角。

    身体还残留着异样的舒爽感,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女人,呵……

    那种滋味,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美妙许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