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15章 救援团队
    专机成功返程,可等了十分钟机舱门也没开。

    大家都有些焦急,左顾右盼,不明所以。柳安臣示意地勤人员从外面打开舱门。

    五分钟后,张彬彬呆愣地站在轮椅前,忐忑不安“秋寒,安臣,不……不好了,飞机里没有人。看情形,她俩可能是跳伞了……”

    “什么?跳伞?”众人震惊之余,面面相觑。这丫头总让人大吃一惊,惴惴不安。

    柳安臣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亲自上机查了航行日志,片刻功夫,回到地面,自责地说道“秋寒,怪我大意了。系统显示,飞机返航后舱门确实开过。机上的两个降落伞也不在,依研应该是跳伞了。”

    沈秋寒酸涩地低着头,轻声问道“她在哪里跳的伞?”

    柳安臣平静地说道“根据飞机最后返程的路线,她们跳伞后,会飘落在边境的原始森林里。”

    话音刚落,沈秋寒的秘密手机响了,“陶子?”

    “老大,有紧急情况,依研在哪里?是不是在边境啊?”陶子急切地问道。

    沈秋寒答道“是的,她为了救君南,要去金三角见厉震天。专机带她返航时,在边境附近跳了伞。”

    陶子高声喊道“老大,听监控语音,厉震天说要亲自接夫人回家,坐直升机去了边境。刚刚……我听见依研的声音。她已经上了直升机,飞往林中木屋……”

    沈秋寒周身一震,千算万算,小丫头还是去了金三角,羊入虎口,落在厉震天手里。

    眉头皱着,唇角绷得紧紧的,毫不掩饰冷眸中的悲凉,难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吗?他和她终将一生分离吗?

    柳安臣感受到沈秋寒的失落与无奈,微叹一声,小丫头深入虎穴,凶多吉少,内心也如针扎般痛。

    倏然,周围俨然升起一股热流,烧的他回神凝望。只听沈秋寒面色凛然,指天誓日,坚定地说道“我要去金三角,一定把依研和孩子平安带回来,再杀了厉震天,否则绝不离开。”

    大家都被沈秋寒的执着感染了,柳安臣赞同地点点头,小丫头有危险,他也坐不住,即刻安排专机。张彬彬也要求跟随前往,做沈秋寒和柳安臣的医疗保障。

    正当大家统一意见,商议出行细节时,张彬彬的电话响了。

    “李叔?你……找我?”

    李华生气急败坏地吼道“张彬彬,依研呢?她今天去医院找你复查身体,人到哪去了?”

    张彬彬瞅了一眼沈秋寒,吭吭唧唧答道“她……她可能回家了吧?”

    李华生暴跳如雷,“张彬彬,你也成了谎话精。我现在就站在和苑院子里,管家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沈秋寒和你一起吧,他怎么不接电话?让他立刻接电话。”

    张彬彬气馁地把电话递给沈秋寒,用唇语说道“你岳父,骂人了。”

    沈秋寒刚刚看见李华生的电话,怕耽误行程,故意没接,现在不得不面对了“爸。”

    “别叫我爸,依研在哪?我现在过去。”

    沈秋寒不敢隐瞒,直言道“机场附近的柳家物流中心。”

    挂了电话,沈秋寒垂眸沉思,李依研去金三角,是个大事。一会李华生来了,怎么和他说呢。在李华生面前,他撒的谎会立刻被识破,只能如实相告。也许他知道实情,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二十分钟后,李华生站在五人面前,看着发动机转动的飞机,狐疑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依研呢?”

    沈秋寒知道瞒不住,否则李华生一定会听接收器录音,微叹一声,简短汇报了经过,顺带着也把小丫头怀孕的事禀报。

    李华生多少有些诧异,寒眸微怔,没有开口责备他。内心暗叹,没想到引蛇出洞计划让他们有了孩子,这也算是造化弄人。沈秋寒做出的牺牲够大了,这个孩子算是一点补偿。

    李依研在边境失踪,也许和前段时间的洗钱有关联,经向上级汇报,特批李华生带着姚局和四名有经验的警员前往金三角营救。

    李华生接到命令,即刻安排部署,但是坚决不让沈秋寒、柳安臣和张彬彬前往金三角。他俩一个半身瘫痪,一个刚做完器官移植手术,还都在轮椅上,去金三角那种地方,行动不便,会拖后腿。

    为了让沈秋寒安心留在乌市,李华生许诺,只要他配合柳安臣和张彬彬积极治疗,一旦手术成功,能再次站起来,就同意他去金三角。

    考虑到李依研孕早期出血,柳安臣让苏珊跟着李华生一起前往。

    黄昏时分,一个七人的营救团队乘着专机直奔目的地。

    李华生带领的团队抵达金三角营地时,已经夜幕降临,天色漆黑一片。

    陶子、李牧、大冰和张山早已等候多时,见在李华生的带队下,大家平安到来,暗暗舒了口气。

    李华生知道女儿来金三角危机重重,下了飞机,见到李牧那一刻,第一时间要来接收器,想听听女儿的情况。

    听了几分钟,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寒眸微抬,狐疑地问道“阿牧,依研的接收器里没有声音,她这么早就睡觉了吗?陶子,厉震天那边什么情况?今天厉震天为难依研了吗?”

    李牧没吭声,瞅瞅陶子。陶子小心翼翼抬起头,支支吾吾答道“李叔,今天……依研基本上得到了厉震天的信任,怀孕的事没有暴露。厉震天答应不杀沈君南和白静莲。至于为难……应该……算是没有为难她。”

    李华生面色严峻,沉声道“算是没有为难?到底是为难了还是没为难啊?把厉震天的接收器给我听听。”

    陶子知趣的把耳朵上的接收器递给李华生。

    贴耳听听,狐疑地问道“为什么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张山,你去把这几个小时的历史录音导出来,快进听一下,我等你汇报。”这话明摆着是不信陶子的答复。

    姚局瞪一眼陶子,气呼呼地说道“陶子,说实话,隐瞒这个有用吗?最后只能是耽误事。现在我们救依研和君南,都是争分夺秒的。”

    陶子窘着脸,点点头,轻声说道“厉震天想非礼依研,但是依研身体不适,就放弃了。他说有朋友远道而来,要外出约朋友叙旧,大概一周回来。

    后面我听见直升机的声音,再后面就没声音了。根据我的推测,他应该也像依研一样,怕暴露,故意禁声,用手语或书写与他人交流。”

    李华生冷眸圆睁,暗骂一句“非礼?这个混蛋。”

    陶子咬着唇,轻声提醒道“李叔,是未遂,没成功。”

    站在旁侧的大冰撇撇嘴,倏然抬眸“李叔,姚局,既然厉震天一周都不在,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杀进去,端了他的老窝,把依研和君南都救出来。”

    李华生寒眸微怔,言辞犀利地说道“咱们能想到这一点,厉震天也一定能想到。他应该知道依研来金三角的目的就是救君南。

    七天外出见朋友,很可能是故意为之,一方面引我们上钩,另一方面探探依研的真心。”

    大家听完都觉得有道理。姚局眯着眼眸,轻声问道“陶子,厉震天离开木屋后的行动轨迹如何?都去了哪些地方?”

    陶子打开电脑,点开网络地图,盯着看了几秒,说道“他离开木屋,去了附近一处原始森林,位置在木屋和我们营地中间位置,各相距30公里。在那里一直都没动过。”

    李华生微闭着寒眸,心里寻思,沉声问道“陶子,这段时间你一直监听厉震天,有没有发现类似情况?除了睡觉时间,定位地点离开木屋后,一直处于安静状态且位置不移动,语音也没有声音?”

    陶子眼眸微怔,认真回忆后,点点头“白天有过几次,少了半小时,多了几个小时。根据后期语音分析,他是喝醉了或者谈大生意。怎么?李叔,有可疑吗?”

    李华生脑中闪过的那束疑惑转瞬即逝,想抓住却丢了头绪。

    正在思量,李牧的手机响了,低声交谈几句,挂了电话。

    李牧的面瘫脸破天荒露出喜悦之色,“李叔,咱们当年在金三角卧底时,结交的一个老朋友小光联系上了。他在厉震天的保安团队里讨生活。会尽快过来一趟。”

    李华生惊喜地问道“这些年,小光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和线索,他来了,我们好好商议营救方案。”

    顿了顿“小光来前,大家把东西准备一下,如果条件允许,今晚就行动。

    接收器监听还是重要的线索来源,依研的接收器由我来听,厉震天的接收器由陶子来听。

    张山,你把无人机准备好。大冰,你把武器备齐。苏珊,辛苦你给大家做点简单的饭。李牧,你时刻与小光联系,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到。”

    大家有条不紊地按照李华生的安排,各司其职,等待着今晚的营救行动。

    两小时后,金三角的深夜静悄悄,营地周围时不时传来野兽的低嚎。李牧站在营地门口,焦急地望着丛林深处。没一会,一个精干的小寸头一路小跑过来了。

    李牧呵呵一笑把他领进营地帐篷,李华生、姚局、李牧、大冰、张山和陶子都已经围桌而坐,等待着。

    寸头小子对着李华生嘿嘿一笑“叔,好久不见啊。”

    寒眸柔和地瞅着“小光,这些年谢谢你的帮助。今天辛苦你来一趟,确实有急事。”

    小光摸头羞涩地笑笑“叔,当年不是你,我就被乱枪射死了。只要能报恩,怎样都可以。”

    李华生莞尔一笑“好,咱们就不客套,直奔主题。李牧应该已经告诉你,我们此行是营救我女儿李依研,还有女婿的弟弟沈君南。

    根据监控,厉震天今晚不在林中木屋。一年前追踪到木屋,地形大致都清楚,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化。我们想尽快行动,你给点意见。”

    小光点点头,坦诚说道“叔,各位大哥,实话实说,虽然厉哥不在木屋,可你们要救人,风险很大。”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