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26章 用生命捍卫承诺
    柳安臣见沈秋寒是铁了心要保护他们安全离开,细细一想,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如果执意帮着沈秋寒抵挡二楼下来的黑衣人,万一受了伤,就无人能开直升机,李依研是断然不能离开这里了。

    沈秋寒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那么决绝和坚持,柳安臣索性就成全他“好,说定了,咱们就按这个计划行动。秋寒,我向你保证,会用自己的生命捍卫承诺,全力以赴救依研。

    你也铭记做出的承诺,一定要好好地,健康地活下去,在和苑等她回来,一直等,一直等。我一定会把她带回和苑,健健康康、完完全全地交给你。”

    沈秋寒舒然一笑“谢谢你,安臣。这是我们两个男人间的承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谁都不能失言。”

    两人心灵相通般对视一笑。忽听楼下门边的人冲他们喊一声“哎,医生怎么站在这?夫人的伤看好了吗?”

    沈秋寒走下楼梯,冷眸睨着,幽幽地说道“大哥,手术已经准备好了,一直再等血浆。医生们都着急了,让我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能送来?那几个小兄弟手机号没有,麻烦你给打一个呗。”

    门边的黑衣人见沈秋寒边答话,边带着医生走下楼了,眉头微蹙,摆摆手,“哪有那么快,他们几个刚刚才出去,这会还没到医院呢。急也没有用,你们先上去等吧。”

    沈秋寒扭头望一眼柳安臣,唇角微挑,快步挪到沙发区域,见一个人正在抽烟,假装不经意间摸出一根烟,“楼上太压抑了,还是你们这里热闹,抽根烟再上去吧。哎呀,打火机忘在楼上了,大哥借个火吧。”

    沙发上的四人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擦枪,正抽烟那个指指茶几,“火机在这。”

    沈秋寒呵呵一笑“谢谢啊。”话音刚落,右手抬起,“砰砰砰砰”,连着四枪,沙发上的四人全部应声倒下。

    与此同时,站在身后的柳安臣抬起手臂,一枪一个解决了门边惊愕发愣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两人。

    枪声刚落,大门打开,探进一个头,柳安臣一个点杀,同时用尸体做掩护,来到门外,把正准备开枪还击的另一个看守解决了。

    以上动作快速而连贯,两人配合默契。枪声停下后,外科医生抱着李依研,苏珊拎着急救设备,快速跑向门外。

    此时,二楼传来惊呼和叫骂声,柳安臣知道厉震天房间的黑衣人已经惊了,事不宜迟,连忙把枪递给沈秋寒,用眼神示意他保重,跟着苏珊快步跑向直升机。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着,沈秋寒薄唇微挑,转身把大门关紧,并反锁上。他是铁了心要保护柳安臣带着李依研离开。

    片刻功夫,二楼的一帮黑衣人已经冲到楼梯口。沈秋寒扫视一眼,心里有丝慌乱,没想到厉哥房间藏了这么多手下。

    听见窗外直升机启动升空的声音,沈秋寒反而平静了。现在他没有外援,必须要靠自己,打赢了这一杖,就可以回到和苑,专心致志地等着小丫头康复回家了。

    大敌当前,沈秋寒冷眸睨着,咬着牙,沉稳冷静,一手一把枪,见一个杀一个。很快,二楼楼梯台阶上,东倒西歪着五六个受伤或死亡的黑衣人。

    直升机螺旋桨搅动的巨大声音,把麻药未退的厉震天惊醒了。

    他强忍着腿部的疼痛,环顾一周,房间内只有两个近身保镖,狐疑地挪到窗口,目光不错地盯着刚刚起飞、从窗口掠过的直升机。

    从透明机舱口里,看见李依研蜷缩在一个医生怀里,水眸紧闭,面色惨白。直升机里的飞行员和两个医生都不认识,应该不是李华生和沈秋寒那帮人。

    是谁如此猖狂,胆敢在他眼皮底下带走她?

    直升机升空后,噪音降低,厉震天这才听见有枪声。莫非楼下有余党?他甩开两个保镖的搀扶,一瘸一拐地来到楼道,正看见两个惊慌失措的手下往这边跑。

    见来人满身鲜血,受伤不轻,咬牙切齿道“怎么回事,谁在楼下?”

    保镖见老大醒了,战战兢兢、小心谨慎地答道“报告厉哥,有三个医生,开直升机劫走了夫人。考虑到夫人的安危,我们不敢启动空中防御系统。

    楼下有一个男的,是医生的同伙,枪法很准,正阻止我们下楼。”

    厉震天气的拔出腰间的枪,他要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竟敢在他的地盘挑事。

    快步来到楼梯口的隐蔽处,望了一眼,怒目圆睁,高声叫骂着“沈秋寒?奶奶的,你在洞穴里中了两枪,竟然都没死,还混进这里了。今天我要你好看,不信你死不了。”

    言毕,朝着沈秋寒的方向“砰砰砰”就是三枪。

    沈秋寒腿部中枪倒了下去。

    其实,不是厉震天的枪法多么出神入化,而是沈秋寒的两把枪都没了子弹。高强度的精力集中令他筋疲力尽,此时一个小喽喽都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厉震天见沈秋寒扔了枪,无望地靠在墙边,猜出他没子弹了。怒气冲冲扶着楼梯,一垫一垫地下到一楼。

    用脚踢踢沈秋寒受伤的腿部,狡诈一笑“沈大少,你也有今天啊。这次你是彻底落在我手里了。你说我是一枪让你毙命,还是慢慢折磨你,让你不得好死?”

    沈秋寒自知今天是逃不掉了,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柳安臣带着李依研顺利逃离。

    他觉得自己今天的决定是对的,牺牲又如何,只要李依研能救活。相信柳安臣一定会信奉承诺,救她的命。只是,自己可能回不去和苑,要失言了。

    俊颜显出孤傲之色,冷眸透着蔑视的寒光,幽幽地说道“厉震天,你不用费这么多心思,想杀我就来个痛快的吧。”

    厉震天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如果沈秋寒跪地求饶,哪怕低声哀求他,心里都会舒坦,可此时此刻对方眼中的轻蔑一览无余。

    寒眸射出逼人的火光,喊道,“好啊,你想痛快的死,我偏让你痛苦的死。来人,你们用脚好好帮沈大少松松骨,看看他能硬气多久。”

    沈秋寒抱着头,咬着牙,忍受着几个黑衣人轮番的踢打,他感受到内脏破裂,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不过这些都可以忍,绝不会对厉震天这个阴险狠毒的小人求饶。

    几个保镖都打累了,厉震天见沈秋寒浑身是血,鼻青脸肿,伤的不轻。可只是望一眼,那双冷眸就自带硬气和杀伐之力。

    他未曾屈服,还是雄姿英发的沈大少,还是小辣椒的丈夫。只要沈秋寒不死,小辣椒就不会忘记他。一想到这,厉震天杀心再起。

    他一步一拐地走到沈秋寒面前,随手拎起一根木棒,边打边骂道“沈秋寒,你以为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吗,我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手里的棒子厉害,我就不信今天要不了你的命……”

    终于,厉震天也打累了,朝着一动不动,满脸鲜血的沈秋寒啐了口唾沫。扔了棒子,冲身边的贴身保镖说道“这里可能暴露了,房间打扫一下,全部撤离。

    派人定位刚刚开走的直升机,把夫人尽快找回来,要安然无恙,毫发无损。劫走她的那几个医生,统统杀了。去新加坡医院找水平高的医生,给夫人治伤。”

    沈秋寒在失去意识前的一瞬间,精神恍惚,大脑进入混沌状态,以为自己回到了和苑。

    他站在和苑假山旁边的秋千架旁,专心致志地等一个人。

    等啊、等啊……

    终于,李依研银铃般的笑声由远及近,软糯的声音响起“秋寒,秋寒,我回来了。”

    看见朝思暮想的秀颜,沈秋寒笑吟吟地招招手“乖宝宝,快来,快来啊。你知道吗,我没有失信,一直在和苑等你呢。”

    李依研来到秋千架旁,与沈秋寒深情相拥。

    她轻抚他的短发,闻闻那股魂飞梦绕的马鞭草清香,娇滴滴地呢喃“秋寒,我爱你,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沈秋寒把头埋进她的乌发里,贪婪地吮吸着那股沁人心扉的清香,柔声说道“乖宝宝,我也爱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离开你。我们会在和苑相伴终生,直到一生一世。”

    “好,说好了,不许变。”

    “好,谁都不能变。”

    沈秋寒把李依研抱上秋千椅,冷眸和水眸相视而笑。他的大手用力一推,她就荡了出去。荡啊、荡啊,幸福又欢畅……

    “秋寒?秋寒?快醒醒!”李华生心疼地扶起奄奄一息的沈秋寒,急声呼唤,可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怜惜地看着女婿,冷酷的脸庞微微闪着泪光。

    二十分钟前,李华生带着众人走出洞穴,看见头顶上飞过的直升机,顺着飞行轨迹找到了这间木屋。

    进来后震惊地合不拢嘴。沈秋寒躺在门边上,只剩一口气。柳安臣联系不上,李依研不知所踪,厉震天也没有踪影。

    整栋木屋没有其他人,一楼和二楼已经打扫干净,可浓重的血腥味和若隐若现的血痕,告诉众人,这里不久前就是活生生的地狱。

    陶子照顾着被伤的面目全非的沈秋寒。大冰焦急地寻找线索。李牧不断地打电话,催促直升机快点来。

    张山黑进木屋监控系统,把今晚房间里的一切都回放一遍。

    最后十分钟,沈秋寒为了让柳安臣带李依研顺利离开,以一敌十,子弹打完后,被厉震天及手下人狠戾地残杀。

    那段视频,谁看了都眼眸湿润,动容落泪。他就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为了爱,愿意献出生命的男人。

    半小时后,直升机载着李华生、李牧、大冰和伤重的沈秋寒飞向新加坡。

    一个月后,沈秋寒在重症监护室苏醒。

    脱离生命危险后,在沈母的坚持下,回到了乌市。

    接下来半年时间,在张彬彬的专业治疗和沈家悉心照顾下,沈秋寒终于痊愈出院。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