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7章 谎言和真情
    沈秋寒见到李牧冲他招手,疑惑地走到别墅门外,见到了心惊胆战、悲伤难过的管家和张妈。

    冷眸倏然睁大,急切地问道“管家,张妈,你们怎么站在这里?为什么不进去?依研呢?她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

    张妈听着沈秋寒的责问,控制不住的泪水,稀里哗啦涌了出来,上前一步拉着他的胳膊,悲戚戚地哭诉“大少爷,快点去找大少奶奶吧。”

    沈秋寒面容凌厉,双眸寒气四射,低吼一声“怎么回事?说。”

    张妈哭得泣不成声,管家掩面直摇头,幽怨地接过话“大少爷,凌晨老夫人来了,上二楼找你,结果看见大少奶奶,把她骂走了。

    大少奶奶穿着睡衣光着脚被赶出了门,老夫人不让我和张妈出去找她,一直把我们关在卧室。后来见我俩想爬窗,气急败坏也把我俩赶出了家门。

    我和张妈沿着下山和上山的路分头找了两遍,没见到大少奶奶的人啊。我去别墅区大门口保安室问过了,没见到有姑娘走下山。

    我们俩没有办法,又不敢进屋,只能在这里等你回来。大少奶奶身子弱,在这么冷的山上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言毕,也控制不住地低声啜泣。

    沈秋寒瞬间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从头冷到脚,心里一抽一抽,太阳穴突突地直跳,处于月子期的李依研在深秋接近零度的凌晨,衣着单薄孤身在外……这个画面让他不寒而栗,心碎了一地。

    正欲开口让管家和张妈先进屋,只见两人露出胆怯的面容,身子直往后退。沈秋寒扭头望去,是他妈目光如炬地瞪着俩人。

    沈母冷冷地说道“管家,张妈,你们不是和李依研一起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我知道你们回来就是在我儿子面前嚼舌根、混淆视听、胡说八道。我看你们伺候那个小妖精时间太长,本性也跟着坏了。”

    张妈被老夫人这番话惊的不知所措,倏然抬眸,壮着胆子刚想争辩,就被察觉出端倪的管家一把拉住,讪讪地说道“老夫人,您消消气,我们做下人的,懂规矩。”

    沈母得意地咧咧嘴,嗔怒道“这次我就饶了你们,下次再犯,走了就不要回来。好了,天都亮了,赶紧去做早饭。”

    管家和张妈搓着手,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望着沈秋寒,这个家的主人最初是沈老爷,现在是大少爷,沈母只是偶尔来住两天。

    沈秋寒面色阴冷,朝管家和张妈点点头,“去吧。”

    见下人走了,沈秋寒侧身对身旁的李牧小声耳语“赶紧去保安部调监控,看看依研去哪了?”

    看着李牧开车离开,俊颜紧蹙,严肃地问道“妈,下人的话我可以不信,我听你说,但是你不能骗我,你知道我的脾气。”

    这两年沈秋寒的狠戾作风逐渐显现,沈母早已见识,比沈父当年的霸气更胜一筹。可当下,她必须把这出戏演下去,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演。

    沈母眼眸潮红,委屈巴巴地说道“儿子,妈怎么会骗你。真的是那个丫头想赶我走,结果自己气跑了。两个下人也是狗仗人势,丢下我,前后脚跟着那丫头走了。现在两人回来,肯定是受李依研的撮使,来给你告状的,他们就是为了挑拨我们母子的关系。”

    沈秋寒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给了他妈最后一次说实话的机会,可她还是满嘴胡言乱语,令他心寒。

    他怀念妈妈的温柔呵护、爸爸的悉心教导,让他和沈君南在幸福和谐的家庭中成长。曾几何时,他的妈妈竟变得如此尖酸刻薄,谎话连篇。

    冷眸睨着,幽幽地说道“妈,你说完了,那听我说两句。”顿了顿“我知道你对依研有成见,如果没记错,始于四年前君南退婚导致爸爸心梗去世。

    爸爸的病逝我们都很痛心,但是不能把责任推到依研头上。我反省过,本质上责任在我。我不该为了家族生意,逼着君南联姻。当时情况下,就算君南喜欢的女孩不是依研,是别的女孩,按照他的性子,也很难委曲求全,退婚或者离婚都是早晚的事。”

    沈母眉眼低垂,沉默不语。因为她看见沈秋寒在说话的同时,冷眸中的寒气和疏离直射向她,盯得她心虚。

    沈秋寒忽视他妈不以为然和尴尬的面容,自顾自继续说道“妈,从小你就教导我,做人要诚实、善良,我很听你的话,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人。也是你的教诲,让我走到今天,拥有了名望和财富。”

    沈母听着沈秋寒的言辞灼灼,对他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隐隐感受到暴风雨要来了,可她不信,沈秋寒的狠辣会针对他的妈妈,侥幸心让她继续心安理得地站在那里。

    沈秋寒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妈妈还是一副气势昂然,不甘示弱的模样,心里又开始阵阵发疼,他妈在自己面前尚且如此,对那个小丫头会刻薄冷漠到何种地步。

    把那丫头找回来前,他得为今后的安稳日子做点什么了。

    俊颜紧蹙,薄唇轻启“妈,这么多年,你都没回过澳洲,爸去世后,你也一次没回过。我看,你尽快回澳洲吧。去年我去看望过姥姥姥爷,他们年岁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你回去好好照顾他们,也尽些做女儿的孝心。”

    沈母不可置信地瞅着沈秋寒,惊呼一声“什么?你……你要赶我回娘家?你知道我和娘家处不来,你爸在的时候我们就不相往来的,再说澳洲有我大哥,不缺我这个女儿照顾老人的。”

    冷眸睨着,不容置疑地答道“妈,吃了早饭,让司机开车送你回乌市,收拾东西,明早你就坐飞机去澳洲吧,就这么定了。”

    沈母一听沈秋寒的语气,知道他下了狠心,说一不二的性子,她是见过的,慌乱的面容露出悲怯,急切地喊道“儿子,你不能撵我走,你爸都顺着我,从没撵我回娘家。我嫁到沈家30年了,生生死死都是沈家的人,你不能对我这么狠心,我不走,哪都不去。”

    沈秋寒点点头,漠然地说道“我爸在的时候,你是慈母,我敬你爱你。我爸走了,你成了什么样,自己心里清楚吧,我都觉得不认识你了。

    对了,易安也有直飞澳洲的航班,早饭不用吃了,飞机上有餐。让老张现在送你去机场。”

    “秋寒,我是你妈,你不能这么对我。明明是李依研作妖,脾气倔,自己傲气地走了。你干嘛迁怒于我。你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更何况那个狐狸精不是你老婆,你们都离婚了,她还有过别的男人的孩子,你是被她迷惑住双眼了。她走了更好,以后你就能过上安神日子。”

    沈秋寒气的胸脯起起伏伏,咬着牙低吼一声“妈,住嘴。你怎么就这么容不下她。你知不知道,她小产的孩子是我的,我那么爱她,你看不出吗?我用真情把她从国外带了回来,你这些谎言就像尖刀割我的肉。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哪怕你有一丁点爱屋及乌,也不会在这么寒冷的凌晨赶她走,你有没有一点点慈悲之心,简直是枉为人母。我怎么能容你继续留在这里。”

    沈母心里一惊,随即撒泼哭喊道“秋寒,你凭什么说是我赶她走,不能听两个下人的话就妄下结论。你没看见她趾高气扬的样子,是她自己要走的。”

    沈秋寒冷笑一声“妈,我敬你爱你,可也容不得你这么飞扬跋扈、满口谎言。你和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我无需听任何人的谗言,凭我对你们的了解,我就猜出事实是个什么样。”

    “儿子,日久见人心,李依研她这几年在外漂泊,遇人不淑,难免性情改变,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丫头了。我是你妈,永远疼你爱你的亲妈,不会骗你的。”

    沈秋寒失望地叹了口气,他现在要去找李依研,不想在这继续浪费口舌“妈,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在二楼卧室门口装了监控,你想听听自己的声音么?”言毕,拿出手机,点了两下,举到沈母面前。

    别墅门口顿时异常的安静,静的李依研委屈可怜的哭泣声与沈母尖酸刻薄的辱骂声,横冲直撞地钻进沈秋寒的耳膜中,事实胜于雄辩,沈母的嚣张气焰顿时烟消云散。

    “儿子,我……我无心的,就是太想你,又看见那丫头躺在你床上,就说话过头了……”

    “老张,立刻送我妈去机场。”

    “儿子,别撵我走,我不去澳洲,回娘家还不如让我死了。”

    “妈,你今天早晨做这一切的时候,想过依研被你撵走的感受吗?她刚刚小产,身子虚弱,在这寒风中鞋都没穿,你是想要她的命吗?”

    “秋寒,我无心的,我当时真是气坏了,我知道错了,别撵我走。”

    “老张,我让你现在送老夫人去机场,没听见吗?”

    正在此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冲到别墅大门口的奔驰车上跳下两个人,沈君南和陈天育。

    沈母知道她的救星来了,一个箭步跑向前去,扑进了小儿子的怀里,哭得悲悲切切,她不想被大儿子继续责难,不想离开这里,不想回娘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