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卷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37章 暴君是个老婆奴
    正在打扫卫生的张妈见李依研下楼,连忙笑呵呵地洗干净手,去厨房端早餐。

    可能是喝中药的原因,李依研最近胃口不太好,简单吃两口就有了饱意,端起参汤微微皱皱眉,咬着牙一口气喝完。

    收拾妥当,告诉管家她走路去公司找沈秋寒,背上斜挎包就出了门。

    管家慌忙招呼司机兼保镖开上车跟在后面,虽然这里离公司很近,可也不敢大意。

    李依研知道管家的小心谨慎都是沈秋寒授意的,保护自己周全是分内的事,也不为难他们。可她不想坐车,忽视身后跟着的保姆车,一步一跳兴高采烈走向沈秋寒的办公楼。

    这是李依研第一次来公司找沈秋寒,没有提前通知,想给他一个惊喜。只知道办公室在依支付办公大楼顶楼,一边走一边找寻,按照导航地图很快抵达目的地。

    走到楼门口,想起自己因睡眠不足导致的黑眼圈,撇了撇嘴,拿出包里的口罩戴上了。

    沈秋寒的三家公司集中在两栋相邻的楼里。最近三家公司正在整合,行政部门基本都搬到依支付行政楼层,依支付的技术和风控部门移到旁边的依安保公司。

    由于最近人员变动大,依支付所在大楼门口的保安还没把人认全。扫视一眼,以为戴着口罩、穿着朴素的李依研是来办事的人,让她登记一下证件就放了进去。

    李依研低调惯了,没必要和保安置气,心平气和地按要求登记,默默收起身份证,来到楼梯口等电梯。

    这阵已经过了上班时间,可来办事谈事的人不少,还有很多正在搬私人物品的公司员工,不一会楼梯口就围了一圈人。

    两部电梯都在向上行进,李依研抬腕看表,10点半了,距离和郭老约的时间只有半小时。思忖再三,为节约时间,还是打电话让沈秋寒下来吧。

    焦急地伸手去包里摸手机。糟了,手机前一天落在会所了。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等电梯上楼吧。

    电梯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没人注意到一个戴着口罩,身形瘦弱的小丫头。

    人群中有两个女孩是从依安保公司行政部调过来的,手里端着沉沉的物品箱,无聊透顶,开始低声嚼舌根。

    “听说,今天暴君又震怒,当场把一个高管开了。”

    “是吗?他年轻又多金,有点脾气很正常。再说,公司是有些乱,他回来后,那些人收敛不少。都是吃软怕硬的货。”

    “我听上面的人传,昨天暴君领证结婚了。”

    “是吗,这几年公司员工全是男的,女员工加起来十个手指头够数。像我这种有身材有样貌的精致女孩,在他面前经过,都是视而不见。我以为他是个GAY,原来是有主了。”

    “你没见到而已,暴君对赵总说话很温柔的。”

    “那是,也就她了,谁让赵希西是个美人胚子,还那么能干。进公司四年了,深得龙恩。”

    “对啊,你说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总裁倾心?我们办公室的都在猜测,赵总是未来的总裁夫人,没想到竟然另有其人。”

    “西,夫人哪有三儿受宠,我看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这可不能乱说,在公司传播总裁的八卦会被开的。”

    此时电梯来了,两个女孩闭了嘴,推搡着进了电梯。

    李依研跟着人流也进了电梯,脸绷着,想起刚才的流言,像吃了苍蝇一样,直泛恶心。

    这两个女孩嘴里的暴君应该是沈秋寒无异。那个赵希西,李依研在医院见过两次,脸颊的梨涡很可爱,确实长得不错,也很年轻。

    暗暗告诫自己,这些电梯口的舌根话不可信,但从别人口中听到沈秋寒的疑似绯闻,李依研醋劲大发,心里还是介意了。

    随着电梯上行,电梯里的人越来越少。李依研这才想起没按楼层,抬眸望去,咦,怎么没有顶楼30层的按钮?

    李依研左顾右盼,冲刚刚那两个女孩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美女,麻烦问问顶楼30层怎么去,这里没有按钮?”

    两个女孩听见问话,转身狐疑地瞅着戴了口罩的李依研,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去顶楼?有什么事吗?”

    李依研心想去顶楼有什么奇怪的,眉眼带笑,言简意赅“找人。”

    两个女孩再次上下打量李依研,那眼神仿佛要把人剥光,看的她心里直冒冷汗。

    一个女孩嗤笑一声,虚情假意地热情解释道“大姐,30楼只有一间办公室,是总裁办。你确定去30楼吗?”

    自己很老么,被这个浓妆艳抹的妖精叫做大姐?

    李依研暂时忽略对面射来鄙夷的目光,饶有兴致地盯着这两个女孩,点了点头。

    女孩不可思议地咧嘴耻笑道“30楼是吧,有两种办法去。一种是从一楼做专属直梯上去,不过要刷脸的,除了总裁,只有赵总可以进去。还有一种,坐电梯上到29楼,与总裁秘书约好时间,才能去楼上。我们就是秘书处的,刚好也去29楼,可以带你去总裁秘书办公室。”

    李依研撇了撇嘴,意味深长地说道,“谢谢,不用了,我知道还有第三种办法”。

    两个女孩吃惊地望着她,嘴角挂着浓浓的嘲讽意味,第三种办法是什么?飞上去吗?

    到了29楼,李依研大步流星出了电梯。两个女孩像看笑话一样跟着李依研,看看她怎么飞去30楼。

    李依研走到一个伏案工作的文员桌旁,轻声征求意见,“你好,能否借用一下座机电话?”

    文员头也没抬,扬扬手,“请便,只要别打国际长途。”

    李依研笑呵呵地点点头,三秒后,一本正经,抬高音量说道“喂,沈秋寒,我在29楼。”

    五秒钟电话就挂了。

    文员还有身后的两个女孩,包括听见电话声的员工,都吃惊地抬头看着这个戴了口罩的姑娘。

    如果没听错,她刚刚直接称呼总裁的全名了。试问在这栋还有旁边那栋办公大楼,谁人听见过“沈秋寒”这三个字?“暴君、大独裁”都耳熟能详,“总裁、老大”那是日常称呼,唯独是他的全名无人敢叫。

    可刚刚这个戴口罩的女孩分明叫了“沈秋寒”三个字,谁都没听错。

    一分钟不到,一个焦急的身影旋风般地跑了过来。

    “总裁,上午好!”

    “总裁,上午好!”

    “……”

    29楼的人全部起立,颔首鞠躬,今天总裁竟然亲临秘书处,难得啊。

    秀颜如花,轻轻摘了口罩,一个调皮和优雅兼具的转身抬眸。

    沈秋寒眉眼带笑,欣喜若狂,双手扶上李依研的秀肩,柔声说道“老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我回家接你啊。早饭吃了吗?路上冷吗?走,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看别累着了。”

    李依研没有挪步,娇声说道“老公,电梯好难等啊,我脚都站疼了。”

    俊颜微蹙,心疼地揉揉她的发顶,轻声说道“楼下有专属电梯,你可以面部识别,直接来我这里的。”

    言毕,要伸手抱李依研。水眸有丝慌乱,她只想小小地秀一下恩爱,可太多了会不好意思,连忙用手阻止伸来的胳膊,柔声说道“你扶着我就行。”

    沈秋寒冷眸闪耀,抿着唇,霸道地拦腰抱起小丫头,快步上楼去了。

    整个楼层的人顿时愕然,眼眸圆睁,不可思议地互相对望着。

    一双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迷惑不解和羡慕嫉妒,仿佛在无声地质问和呐喊:

    “刚刚那个老婆奴是总裁吗?”

    “那个暴君怎会如此温柔?”

    “那个小女孩好幸福啊?”

    “完了完了,刚刚电梯里我叫她大姐来着。”

    “原来总裁是个宠妻狂魔,有个可爱的小妻子。”

    “这第三种见总裁的方法果然好,只是专属。”

    “总裁够霸气,好有型,好酷。”

    “……”

    李依研被沈秋寒抱着,所经之处,一片哗然。

    尴尬之余,心想暗暗叫苦,谁让自己在男神面前撒娇说脚疼呢?自己撒下的谎,厚着脸皮也要圆下去。没事没事,进了30楼就结束了。

    然而,李依研又估计错了。30楼确实只有一个办公室,可办公室对面有个会议室,里面十几个高管透着玻璃窗定定地望着她。

    李依研无奈地闭上水眸,脸皮羞得红彤彤,这下糗大了,装睡得了。

    进到总裁办,关上门,李依研才敢睁开水眸。沈秋寒把她放在沙发上,背后垫上靠垫,轻轻把她的鞋子和袜子脱下来,用手给她捏脚。

    边捏边嘟囔“你来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楼下接你啊。这栋楼的电梯就是不好等,我正考虑在外墙增加一部电梯。”

    李依研不好意思,想收回脚,沈秋寒捏住脚踝,固定住她的脚,沉身道“再动,就捏错位置啦。”

    秀颜娇俏,唇红齿白,蜜唇鲜红欲滴,沈秋寒揉着脚,冷眸乱转就走了神。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松开手,栖身上前,霸道地品尝蜜唇的甘甜鲜嫩。

    李依研回应着他的热吻,含含糊糊提醒道“快11点了,郭老在学校等着呢。”

    沈秋寒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笑吟吟“老婆说的是,该走了。”

    沈秋寒整理一番衣服,来到对面的会议室,叮嘱休会,下午再继续。随即,满面笑容地挽着李依研离开了公司。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