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人生无地着相思 第37章 开弓没有回头箭
    李依研坐在马桶上,瞪着两条杠的验孕棒发了好久的呆,终于在柳安臣的急切锤门声和绵绵细语中回神过来。

    她欠这个大叔的恩情太多了,他救了自己的命,救了沈秋寒的命,现在又深明大义不介意当这个孩子的爹。呵呵,就算李依研再想要她和沈秋寒的孩子,此时也决绝地放弃了。

    也许这个孩子来的有些晚,如果现在身处国内,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所向,放下所有的愧疚,不假思索地奔向沈秋寒。欣喜若狂地告诉他,自己有了属于两人的孩子,她要回心转意,回到他的身边。

    可这些只是想象中的美好愿景,因为一个多月前她已经再婚,已经与沈秋寒恩断义绝的永别,已经与柳安臣来了非洲,她和沈秋寒早已身处两个世界,即使有了这个无比珍贵的孩子,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情路很不幸,总是在两难中选择,无论选哪一方,都会留下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李依研轻轻拭去眼角的湿润,努力隐藏着悲伤的情绪,以自己没有怀孕,只是来了大姨妈,哄骗着门外焦急等候的柳安臣。

    卫生间门一打开,柳安臣慌张又怜惜地瞅着李依研的秀颜,见她闪烁的水眸,直觉告诉他,这丫头大概率是怀孕了,来大姨妈说辞应该是骗自己,没有直接揭穿,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宝贝儿,你……到底怎么了?我是你丈夫,有任何事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和你一起承担,一起解决。”

    李依研捋了捋长发,一丝不耐地笑道“大叔,瞧你紧张的,我能有啥事,就是来大姨妈了呗。这几天,我会情绪波动大,爱发脾气,你迁就我点啊。”

    柳安臣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柔声说道“那,我去厨房给你准备些姜糖茶,晚上本来就吃得少,还都吐了,看别贫血和低血糖了,你的血小板一直有些低……”

    李依研正愁想支走柳安臣,一个人琢磨打胎的事,见他说要给自己做姜糖茶,高兴地直嚷嚷“大叔,还是你对我最好,那你快去吧,姜糖茶我最爱喝了。哦对了,我这会想吃杂酱面,能不能辛苦辛苦露一手,满足我的愿望?”

    其实李依研就是信口一说,为什么是杂酱面,因为这个饭做起来程序复杂,起码要一个小时,她得把柳安臣绑在厨房,不能让他发现端倪。

    柳安臣听到李依研想吃杂酱面,眉开眼笑,一口应下,这两天她总是不思饮食,主动提出想吃东西,太难得,于是兴致勃勃地去厨房准备。

    看见柳安臣钻进厨房,李依研借口去集市上买姨妈巾,一会就回来。白天她和柳安臣在集市上买菜时,无意间发现了一间中国人开的药店,因为她不能去医院做手术,又不懂如何打胎,准备去那碰碰运气。

    集市离红十字会驻扎地很近,步行10分钟就到了,这个城镇相对安全,民风淳朴,柳安臣也就放心让她一个人去了。

    推开药店的门,一个50多岁的中年妇女正在翻看账本,见一个小姑娘进来,还是一副熟悉的亚洲人面孔,自然而然露出了友好的笑容,但不敢肯定是不是中国人,就用英文问了个好。

    李依研看见门口大牌子上用中文写的“特效药”三个字,就知道这里面的老板应该是同胞,看着笑容满面的大姐,傻乐起来“你好,我是中国人。”

    “噢,我也是,见到熟悉的面孔就是亲切。姑娘,你是来这旅游的吧,这风景不错,这两年国人来这自助游的很多。对了,你需要什么药?”大姐热情地招呼着。

    李依研毕竟是个21岁的小姑娘,脸皮薄,眼神有些飘忽,搓着手,吞吞吐吐,“我……我也不知道。”

    热心大姐扑哧一下笑了“姑娘,那你告诉我哪里不舒服?是感冒发烧还是肚子疼腹泻?我替你选药。”

    李依研站那越来越紧张,她有些后悔来中国人开的药店,可眼看过去20分钟,时间所剩无几,羞红着脸,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治怀孕那种药?”

    声音虽小可大姐还是听见了,笑容满面的脸庞微微蹙起,关切地问道“姑娘,我看你年纪不大,你成年了吗?你是和父母还是朋友一起来旅游的?”

    李依研是娃娃脸,来非洲这一个多月脸圆了点,微微透着婴儿肥,更加显年龄小。此时,秀眉微蹙,有些反感国人的八卦陋习,可她没办法,只能接话“大姐,我21岁,已经结婚了,来这度蜜月。”

    热心大姐释然一笑,从柜子里拿出一盒药“姑娘,这个是事后药,同房后72小时内吃了,基本就不会怀孕。”

    李依研撇了撇嘴,看来自己没说清楚,小声嘟囔着“大姐,要是已经怀孕一个月,不想要这个孩子,可以吃哪种药?”

    热心大姐一听,浑身一震,眼神凌厉地瞅着李依研,“哎呀,姑娘,你是要打胎啊,你这必须得去医院的,随便吃打胎药万一出了事,会要命的。

    对了,这几天国际红十字会刚好在镇上,离这不远,走过去10分钟就到了,你去找苏珊大夫,前两天她来我这拿过药,她是美籍华人,妇科专家,一定会帮到你。”

    李依研听大姐这么说,面色阴云密布,内心腹诽,自己刚从那过来,苏珊和柳安臣的关系很好,两人在一个医疗团队共事多年,如果去找苏珊相当于自投罗网。

    医院不敢去,红十字会不能去,这可怎么办,越想越急,水眸一下泛上了雾气,湿润越积越厚,最后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了下来。

    热心大姐见眼前的姑娘哭了起来,心里有些于心不忍,又是递纸巾又是倒水,轻声问道“姑娘,你是不是有苦衷,反正这会没生意,你有苦给我说说,能帮我就帮。”

    李依研抽抽噎噎地止住了眼泪,委屈劲十足地说道“大姐,实不相瞒,我出国前被人强.暴了,今天忽然发现怀孕,不敢给丈夫说,更不敢去医院,你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

    李依研觉得自己这个谎编的还算凄惨,不过细细一想,那晚在雅苑,沈秋寒一开始是用强的,也不算完全诬陷他,可这锅他得全背。

    热心大姐面色微怔,左顾右盼想了一会,低声问道“姑娘,看你这么可怜,我也是同情你。我这是有打胎药,不过这个对妊娠期有要求,怀孕时间不能超过49天,否则就会很危险,必须去医院做手术。”

    李依研一听有戏,顾不得自己到底怀孕几天,连忙接话“大姐,我怀孕不到45天,肯定没问题。”

    热心大姐想了想,从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一盒药,忐忑地瞅着眼前哭肿了双眼的小丫头,压低声音说道“姑娘,这个药你拿着,今晚开始连吃三天,三天后会有东西从下面掉出来。记住,如果三天后东西没掉出来,或者掉出来后流血太多,你一定要去医院,可不敢拿生命开玩笑的。”

    李依研紧紧攥着药,看了一眼上面的英文说明书,全都是专业术语,一个也不懂。不过既然大姐说可以,仿佛这是她的救命法宝,千恩万谢,付了钱,风一般地冲出了药店。一路马不停蹄的小跑,赶到驻扎地时,柳安臣正在发动越野车,准备出门找她。

    越野车刚启动,就看见小丫头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一个激灵,跳下车迎了上去“宝贝儿,你上集市买东西才回来吗?怎么这么久,天都黑了,我好担心你。这里毕竟不是国内,天一黑晚上很不安全。”

    李依研抹掉发丝渗出的虚汗,这才想起抬头看天,去的时候太阳还在地平线上,回来竟然天都黑了。

    未等李依研搭话,柳安臣就发现了异常,凑近她的身边,接过背包,狐疑地问道“宝贝儿,怎么,你哭过了?眼睛都红肿了。你的东西没买吗?包包都是空的。”

    秀颜紧蹙,心虚地不敢直视柳安臣的眼睛,露出歉意的笑容“大叔,我刚才在集市上,看见很多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他们无父无母,饿的皮包骨头,看了让人好心塞,我就拿钱买了食物给他们。着急回来,东西忘买了。”

    李依研买了打胎药后确实看到了流浪儿童,也确实买了食物,这个是她从心底对流浪儿童的关切,就如国内上学期间一样,从牙缝里省钱捐给山区留守儿童。

    柳安臣知道这丫头心善,宠溺地揉揉她的发顶,柔声说道“这个国家战火连连,有很多这样的流浪儿童,我们尽力就好,你也别太伤感。今天是我大意了,应该让人陪你去集市。

    对了,杂酱面做好了,我给你盛好放在餐桌上,你先吃饭,姜糖茶也熬好了,晚一点再喝。我开车去集市给你买姨妈巾,二十分钟就回来了。”

    李依研点点头,挤出一丝感激不尽的笑容,看着柳安臣开车出了大院,知道吃药的机会来了,伤感布满秀颜,一步一趔趄进了厨房。

    看着营养丰富、美味扑鼻的杂酱面,李依研眼里又噙着泪水,她自认为是个吃货,想到吃就想到了人。她回忆起沈秋寒在雅苑给她做的烛光晚餐,从他爸李华生那学艺归来,给她包的虾仁和茴香饺子,还有陈天育做的满汉全席。忽然,她好想回家,回到熟悉的地方。

    哎,心里这么想,可现实问题必须要解决。按照热心大姐的嘱咐,这个药服用前后两小时不能吃饭,否则会刺激胃引起呕吐。

    她托着碗仔细地闻着杂酱面的香味,熟悉的味道,就如柳安臣以前给她做过无数次一样,她知道一定很好吃,可此时不能吃了。

    柳安臣的厨艺比不上陈天育,可与沈秋寒不相上下,毕竟满世界奔波,自理能力必须强。沈秋寒实践经验不足可理论水平高,毕竟专门学了厨艺,一年进不了一次厨房,偶尔的一次挥铲,不是在雅苑就是在易安政府大院,他也就给小丫头做饭有兴致,自己一个人大多也是瞎凑合。

    李依研快步走向垃圾桶,狠狠心把一半面倒了。叹了口气,从裤袋里掏出那盒药,抠出一颗,就着凉开水咽了下去。边咽边用手轻抚腹部,内心荒凉一片,宝宝对不起,妈妈不能要你,你重新投胎找个靠谱的好妈妈吧。

    感受着那颗硬硬的药丸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李依研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开弓没有回头箭,她终于还是对这个未成形的胎儿下了狠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