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人生无地着相思 第34章 窃听与反窃听的困局
    李依研从沈秋寒的重症监护室出来,直接与柳安臣回了病房,她自知自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勇气和必要了。

    陈天育和沈君南目送两人离开,担心沈秋寒做完评估检查会有意外,心照不宣地没有离开,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聊公司的事,时不时透过玻璃窗朝里看看,守着尚未苏醒的沈秋寒。

    凌晨时分,天蒙蒙亮,沈秋寒醒了过去,张张嘴,竟然能发出声音,心头一惊,抬手按铃叫人进来,他有很重要的事说。

    见沈秋寒扬手叫他们,两人迅速穿上无菌服进到里面。沈秋寒急切地摘掉氧气罩,简单说了几句话,示意沈君南回家去接妈来,留下陈天育一人在病床旁。

    沈秋寒的冷眸透着久违的阴冷气息,力度虽大不如前,可也让人畏惧三分,薄唇轻启,孱弱地发出简短的词语“依研……是不是……走了?”

    陈天育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昨晚她来看过你,只是你刚做完检查还在昏睡,她和你说了会话,时间太晚就走了。”

    沈秋寒顷刻间失神的冷眸焦急地左顾右盼,“我……听见……她说的话,快……快……把她……找来。”

    陈天育面色微怔,狠着心坦白“她不在医院,今天和柳医生一起去非洲,这两年应该都不会回来,你们已经离婚了,她又再婚,就忘了她吧。”

    沈秋寒左右扭动身体,情绪有些不受控,急切地想坐起来,旁边的心肺监测设备开始发出蜂鸣的警报声,门外值班的两名护士快步跑了进来,很不客气的要轰陈天育出去。

    沈秋寒拽着正要离开的陈天育的衣角,幽怨的眼眸闪过一丝惊恐的光芒,“车祸……有人想……杀我,依研也……有危险,叫李牧……一起去……去看她……耳朵。”

    陈天育听着沈秋寒断断续续的交代,一头雾水被护士赶出了重症监护室。

    此时李牧和赵希西刚巧赶来,张彬彬医生也来了。

    莫约过了半个小时,张彬彬带着医护人员出来了,释然一笑“秋寒没有大碍,刚才醒来有些情绪激动,现在给他注射了镇静剂,让他安静地睡会儿,多睡觉多休息对他康复有利。后面几天,尽量不要刺激他,脑震荡最忌讳情绪不稳,心情波动大。”

    送走张彬彬,陈天育惦记着刚才沈秋寒交代的事,时间紧迫,谎称公司有个棘手的事,需要帮忙处理,拉着莫名其妙的李牧快步出了医院。

    上了奔驰车,李牧狐疑的问道“天育哥,公司有什么事这么着急?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陈天育没有答话,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冲进了主干道,冷不丁问道“依研耳朵怎么了?”

    李牧眉头一皱,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解,装傻充愣地反问道“啥?依研的耳朵?我又不是医生,不知道啊?”

    陈天育转头直勾勾地盯着李牧,严肃地说道“刚才秋寒醒来,支走了君南,对我说有人想杀他,依研可能也有危险,还说如果依研不来,务必让你亲自去看看她的耳朵。这个哑谜你要是不懂,那我更不懂。”

    李牧清冽的面容倏然凛然,认真说道“如果是秋寒哥让我看,那我懂他的意思了,走,去柳家别墅,堵人。”

    ~~~~

    陈天育和李牧厚着脸皮站在柳家别墅前,当着柳安臣的面央求李依研能回医院一趟,看看苏醒的沈秋寒,结果被小丫头冷硬直白地拒绝。

    李牧真是气的不轻,沈秋寒在他心里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他的偶像,崇拜的老大,此时被小丫头如此狠心的藐视,令他心里酸涩难受。

    咬着牙,火冒三丈,他想骂人,想打人,最后是一记重拳出去,砸到旁边的树干上,四个指节转瞬间爆皮流血。

    秀颜大惊失色,慌忙从随身背的斜挎包里拿出干净的湿巾递给他,嘴里小声嗔怒“阿牧,你这是干嘛,有气你可以冲我来,别拿自己撒气啊。”

    李牧咧咧嘴,鼻子冷哼一声,没有接递来的湿巾。

    李依研知道李牧倔起来也是一头犟驴,怕伤口感染,迅速拉过他的手,轻轻按压擦拭手指的血迹。秀颜低垂,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诉说“阿牧,我知道你和秋寒是好兄弟,但有些事已成定局,你别难为我了。”

    李牧知道今天和陈天育来柳家门口堵人,肯定会失望而归,可冷面大神沈大少的旨意,他不能违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现在被拒绝也在情理之中。

    李依研见李牧低头默不做声,想起托付给他的事,忍不住又絮叨“阿牧,前几天在雅苑给你提的白雨薇的事,你可要上心啊,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拜托了。”顿了顿“我知道你们收费很高,可我没钱,先欠着你啊。”

    李牧冷着脸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你是大股东付什么钱。”

    李依研正专心致志地处理伤口,没听清,“啊?你说啥股东?”

    李牧瞥见对面的柳安臣双眸睁大,自知说漏了嘴,赶忙笑答“我是股东,不差钱,朋友一场免费服务。”

    李依研莞尔一笑,谢过李牧,站回到柳安臣旁侧,该走了,让柳夫人等久,她有些不好意思。

    陈天育抬头瞥见柳安臣面色严肃,有丝丝不快从眼角闪过,抱歉地笑笑“柳医生,今天来送行太唐突,一路平安。”言毕,上前一步,给他一个礼仪性的拥抱。

    旋即瞅着浅笑拂面的傻丫头,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依研,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们担心,也不许玩消失。”

    李依研抿唇一笑,秀颜舒展,水眸亮晶晶地闪动,点头应道“知道了,天育哥。噢,对了,好好照顾倩云……”

    还没等李依研说完,陈天育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瞟了过来,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上了奔驰车。

    两小时后,陈天育和李牧站在机场门前的停车场,目送李依研乘坐的航班,直穿云霄。她真的和柳安臣走了。

    李牧搓一搓坚硬扎手的板寸头,无奈地望着天空,“天育哥,依研没带回去,一会我们不好给秋寒哥交差啊?”

    陈天育麦色的面容露出不易觉察的一抹狡黠,幽幽地说“没事,秋寒他知道依研不会来,他就是让我们去门口闹一闹,让某些人知道他醒了,能说话了,紧张一下。”

    李牧不解的望着神色严峻的陈天育“啥,你意思是咱们刚才在柳家别墅门口堵人的目的,就是让柳安臣生气?”

    陈天育厚唇轻抿,低声答道“我不知道秋寒指向的人是不是柳安臣,总之谁有问题,谁紧张,谁就会露出马脚。”

    刚才他一直用余光观察柳安臣的面部表情变化,发现他眉间藏着很多心事。旁侧车里的柳夫人视线不清,很难琢磨。再看后车的柳常风,始终藏在阴影中,彻底看不到。

    但是除了三人的说话声,周围出奇的安静,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说明这些人在侧耳聆听,说不定都是各怀鬼胎。

    陈天育麦色的面容微怔“对了,秋寒让你看依研的耳朵,你看了吧?”

    李牧呵呵一笑,“看了,很正常。”

    陈天育瞪了他一眼,“我知道她耳朵好着呢,没少没掉,你也和我打哑谜啊,快说什么情况。”

    李牧点了支烟,猛猛地吸了两口,幽幽地说“你知道我是做专业安保的,保护客户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责任,依研就是我的重点客户。”

    陈天育从一脸茫然快速转变为略带嘲讽的神情,低声说道“你的重点客户莫名其妙失踪了三年,你还自称专业安保呢。”

    李牧面色凛然,无辜地抬眉争辩“我一周前才收下这个重点客户。哎,既然秋寒哥信任你,我也不瞒你。

    这次依研从美国回来,秋寒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让他的岳父李华生市长出面,把她带到了易安,与柳家暂时隔开几天。秋寒哥担心依研会有意外,就把她按照VIP客户安保标准委托给我。

    要保护客户的安全,第一位就是要知道客户在哪?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目前全球安保行业有种很先进的窃听定位装置,可以放在身上,随时启动和关停。

    依研去易安时不小心背部伤口撕裂住了院,我打算借机植入她体内,但秋寒哥担心对身体副作用大,就临时植入到她的钻石耳钉里。这事只有我和他知道,现在你是第三人。”

    陈天育恍然大悟,“所以,刚刚你去近距离看的是她耳朵上的窃听定位装置?”

    李牧点了点头,补充道“不过秋寒哥一直不同意启动,所以现在还没发挥作用。”

    陈天育狐疑地望着李牧,急切地说道“为什么不启动,如果柳家的人真的有问题,现在依研被带走了,很可能处于危险之中,必须启动窃听定位器啊,说不定很快就能知道真相。”

    李牧冷峻的眸子闪了闪,“这是个窃听与反窃听的困局,说来话长,上车我告诉你。”

    陈天育一脸懵逼地跟着李牧上了奔驰车,静候下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