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她是那个谁的谁 第7章 糟心的接风宴
    沈秋寒看着师弟师妹们各怀心思,忍不住腹诽,屁大点孩子事情到不少。冷眸对上王花衍的丹凤眼,暗示她最好不要搞事。

    人到齐了,别干坐着,饭也要正式开吃了。“君南,今天你主场,你说两句吧。”浓眉挑起,薄唇轻动。

    沈君南迎上哥哥的视线,微微点了点头,环顾一圈,提高嗓音,深情地说“今天依研第一天来乌大,咱们终于团聚了,欢迎依研归队!”在陈天育领头下大家不由地鼓起了掌。李依研抿着嘴笑看四方。

    沈君南把一杯橙汁放在李依研手边,轻声道“喝这个。”随后给其余人面前放了些许啤酒。酒杯斟满“来,咱们干杯。”

    王花衍一看不乐意了,娇嗔道“君南,依研妹妹也一起喝啤酒吧,都是大学生了。”沈君南清颜微愠,不耐烦地扫了一眼旁侧,低声道“依研对酒精过敏。”

    魏思成赶紧缓和气氛,“来来来,干杯!”“干杯!”。。。。。。众人的手集中在了一起,场景似曾相识。

    王花衍轻酌一口,瞥了一眼身侧,她早就把两人高中的事打探清楚了。沈君南当着她的面对李依研这么关照,让她这个现女友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了,这口气不能不出,否则往后在学校她的脸往哪搁。眉梢轻佻,深吸一口气,进一步确定了执行计划的决心。

    三杯酒下肚后,大家的话匣子打开了,觥筹交错,伴着火锅的香气,喝的也不亦乐乎。

    陈天育时不时给李依研夹菜、倒饮料,偶尔低语说两句俏皮话,惹得李依研咯咯直笑。反倒是另一侧的沈君南安静多了。

    沈秋寒瞥了一眼,*地吃着火锅。平时他可不吃这东西,又辣味道又冲,油厚卡路里超标,彻彻底底的垃圾食品,让他受不了。要不是为了给陈天育创造机会,他才不来凑这热闹。

    王花衍看时机差不多了,举起一杯酒,面向李依研,娇声道“依研,我是王志飞表妹,和君南是好友。”顿了顿“今天借此机会,咱俩喝一个,以后就是好姐妹了。”

    李依研浅笑拂面,拿起了橙汁杯,正欲和啤酒杯对碰,说时迟那时快,王花衍一个趔趄,身形歪斜,手背向下翻转,一杯啤酒结结实实越过沈君南泼向李依研的前胸。

    顿时,黄色的啤酒迅速下渗,粉红色的Bra在白衬衫下隐约透出。众人一惊,王花衍赶忙道歉,喝多了,脚下没站稳。

    秀颜窘迫,瞬间不知所措,沈君南快速抽出餐巾纸,正欲擦拭,但湿漉漉的部位敏感,愣了个神停顿在那。恍惚瞬间,李依研一手接过餐巾纸,用胳膊挡在胸前,冲出门去。

    王花衍施计成功,心中偷笑,仍面露歉意,嘴上说道“都是我的错,你们继续,我去帮帮依研妹妹,顺便去洗手间补个妆。”随脚跟了上去。

    李依研站在镜前,小心擦拭,奈何无果,不住地恼火为啥出门没穿个外套,现在如此狼狈,这副样子怎么见人,心中正打鼓思量,只见王花衍悠悠的站在她旁边。

    眼睛看也不看她一眼,一边拿出粉盒小心地补着妆,一边抛开伪装,露出预谋已久的叽笑“李依研,咱们终于见面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君南高中的前女友啊。本人比照片清纯一点,就是前后都没有。”不容李依研搭话,接着自语“哼,可惜了。沈君南还没告诉你吧,我是他大学的女友,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纠缠下去不会有好结果。”

    李依研停止了擦拭,瞪着满眼讥讽的王花衍,心里的那团火噌的就起来了。终于知道从火车站开始哪里不对了,原来症结在这。

    大伙都瞒着她呢。李依研啊,一年之约就落个这样的结局。倔劲上来转念一想,女主角换了又怎么样,君南一天没说,就还不作数,我没有这么容易被打倒。

    眼目一瞪,回呛过去“前女友还是现女友,恐怕是你自以为是吧。王花衍,今晚君南的心在我这,你这个女主角恐怕是一厢情愿。谁没有好下场咱们拭目以待。”说完扭头大踏步走出洗手间。

    李依研在斗嘴上没有吃亏,其实心里早就溃败的一塌糊涂,羞愧、自责、彷徨、失望交织在一起。虽然沈君南没有直接摊牌,从魏思安和马芳芳的异样,就应该早早感知的。只怪自己被感情迷住了眼,脑袋里的水多了,反映就迟钝。

    越想越乱,捂着前胸跑出了火锅城。

    包厢门咣当一声又打开了。瞧见王花衍一人面露喜色进来,已经猜到发生的事,沈秋寒如鹰隼般的冷眸寒气再现。

    王花衍落座后,好声好气地说“依研生我气了,她的衣服擦不干净,又不好意思进来,就先走了,我拉都拉不住。”满脸的委屈溢于言表。

    魏思成和马芳芳对视一下,正欲告别,沈君南快速起身,按住魏思成肩头,阴沉着脸“我去看看,你们接着吃。”

    王花衍可不干了,沈君南一走,这不正是李依研想要的结果吗,那自己这出戏岂不是白演了,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的男朋友必须看紧点。

    随即,两手拉着沈君南的胳膊,娇声发嗲道“君南,你现在是我男朋友,她就是你高中同学,连个前任都算不上,你不能走,必须在这陪我,我饭都没吃完呢。”说完,眼圈泛红,装出一副受气小女生的委屈样。

    沈君南扬起胳膊,欲甩脱缠在上面的两只手,奈何越甩缠的越牢,当众又不好冲她发飙,只能轻叹一口气,左右为难。

    沈秋寒早就看不惯戏精演戏,拿起椅背上的西服,抛给对面的陈天育,冷睦轻抬,夹杂着寒气“天育,你去找依研”,顿了顿“送她回去。”

    四目对上,心领神会,点头会意,拎起西服和依研留下的斜挎包抬脚而去。

    “大家接着吃吧”魏思成打破尴尬,赶紧张罗着。沈君南望向窗外,千言万语化成一声叹息,阳光帅气的面容焦躁不安。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也许是被迫联姻开始,他的脾气越来越难控制,阳光温暖的大男孩渐行渐远。

    包厢内燥热的气息一阵阵冲击着沈秋寒的额头,湿气上浮,莫名的燥火燃起。掏出一盒烟,轻轻点燃,吐着烟圈,安静片刻,若有所思,烟灰缸里已经立着2支烟蒂。燥火下去了,眉头确隐隐作痛,该出去透透气了。

    “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抬头望了一眼大家,朝沈君南意味深长地挑了下眉,眼中的同情、关切、安慰尽收眼底。

    是啊,这个弟弟从小到大都是他的死穴,要啥给啥,惹出来的麻烦事都要给善后,谁让自己是做哥哥的呢。

    黑色奥迪启动,移出车位,缓缓驶入校外主干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