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傲剑青鸿 第六十七章 再遇故人
    邪神庙内,崔烈面无表情地负手而立,目光冷漠。

    少许功夫之后,魔皇殿主罗冠躬身靠近,低声道,“陛下仍未出关”。

    身后数人隐隐绰绰,沉默不语。

    崔烈眼帘一垂,摊起掌心一颗圆珠,目光晦暗不明。

    圆珠暗沉无光,形似佛门舍利,其内暗藏心悸气息,场中众人色变不已。

    俄而,崔烈缓缓抬首,“大祭司势单力薄,你等前去接应吧。”

    罗冠等人身影一颤,恭声称是。

    身后众人躬身俯首后,便悄无声息地掠出。

    ------

    幻梦轩,邪神庙夷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左有御剑门霍少阳御剑飞行,割据百丈;右乃蛮族族长挥斥方遒,拳锋不断;前方更是司马元骑龙持剑俯冲而至。

    而背对着他的那团迷幻之境更是突然爆发,数座禁阵、剑阵与幻阵齐齐降下。

    仓促之下难分真假虚实,即便以他后期修为也疲于应对。

    头顶高空之上,武圣宗武胧拿出看家本事,一对鎏金铜锤泛着冷光砸下,气势浩荡,轰隆声响彻四方。

    夷霍然抬首,“莽夫杂碎,安敢犯我神宫威严?”

    其佝偻身躯缓缓挺直,噼里啪啦如爆竹炸响之后,浩瀚气息滚滚散开。

    砰砰响起,司马元四人齐齐吐出淤血,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然而四周五光十色依旧,阵营仿若牢不可破,稳如泰山。

    这时,轰隆声逐渐逼近,夷冷哼一声,猛然高高一跃,老拳递出,与铜锤咚声相撞。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传遍四方,一道无形的余波荡开,四人当即震开数步,继而再次聚拢。

    上方铜锤倒升回去,夷身影停滞空中,脸上皱纹凭添数道,华发白丝再染半边,身影复又佝偻。

    这时,一道撕裂声忽然响起,却是桃神真人闷哼一声。

    夷霍然转身,一步踏出,便破开重重幻阵,轰开数道剑阵,直抵那道窈窕身前三十丈。

    两人直视数息,继而齐齐消逝。

    两道闷哼声自碧空传下,旋即复现身影。

    窈窕身影娇躯极颤,夷身影愈发颤巍,气息似有回落。

    忽而,两人齐齐抬首。

    只见四周高空之上,数道陌生气机疾速靠近。

    夷气息阴冷而幽邃,忽然传音道,“桃神真人,紫霄之野心路人皆知,还望真人切勿为虎作伥。”

    窈窕身影沉默不语,疏离之意不言而喻。

    夷老脸深沉,“真人不会真以为对方摆出如此之大的阵仗仅是为老朽而来的吧?”

    生死危机迅疾逼近,他不慌不忙,饱含深意地道,“真人难道不知假道伐虢之真意?”

    窈窕身影气息一滞,似在迟疑不定。

    夷继续传音道,“倘若今次老朽逃脱,大敌在侧,彼等非但不会卸磨杀驴,反而会大力拉拢真人。”

    “反之,若是老朽陨落在此,真人恐也难逃其等毒手。”

    “真人,切勿一失足而酿成千古恨呐,那灵兽阁正是前车之鉴!”

    此言落下,窈窕身影身影沉默少许后,忽然闷哼一声,似遭受重创。

    夷气息当即猛然一冲,前方禁阵瞬间一冲而散,再无阻碍。

    他身影向前一踏,一阵飘渺之后,已然杳无踪迹。

    这时,碧空之中呼啸声传来,天凤、麒麟以及金鹰镇守姗姗来迟。

    被灿烂金光笼罩的天凤镇守冷目落下,直视那具窈窕身影,“桃神真人为何眼睁睁将大敌放走?难道不知纵虎归山、后患无穷的道理?”

    金鹰振翅落下,化作飘渺身影,淡声道,“真人须知我等是友非敌”。

    阴影沉默不语,似并无问责之意。

    三道身影落下,霍少阳与武胧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荫翳,随即悄然移开。

    蛮晟不满

    地冷哼一声,嘟囔了几句。

    司马元环视一周,先前其等早已做足谋划,为彻底留下那位大祭司足足调集了七大元婴真人,不料却在桃神真人身上出了岔子。

    虽是情理之中,但却出乎众人意料。

    猛虎出笼,便再难困住。

    司马元沉吟少许后,对着窈窕身影稽首一礼,“紫霄派司马元见过桃神真人”。

    窈窕身影闻言款款而出,袅娜窈窕身形显露在众人眼中,柔声回道,“司马道长有礼了,此番倒是多谢诸位道友援手之恩,岂料贼子势大,妾身一时不察,竟被其逃走。”

    司马元笑道,“真人无恙便好”。

    司马元既摆姿态,天凤冷哼一声,也不再纠缠,其余之人亦是收回口中问责之言。

    霍少阳目光瞥了眼下方恭迎的柳青丝等人,青月庵主、赤霞庵主与紫星庵主赫然在列,如众星拱月般将柳青丝围拢在内。

    而今郑卿颜、胡夭夭二人因阻路而死于司马元、霍少阳等人之手,碧云庵主慕容旋助纣为虐昔日在玄冥宫外被司马元一剑枭首,整个幻梦轩算是彻底落入青月庵主等人之手。

    武胧笑道,“桃神真人倒是后继有人啊”。

    分不清是衷心恭贺还是明讥暗讽,桃神真人外柔内刚地道,“小打小闹罢了,且任她们胡乱玩耍。”

    桃神真人历经数百年岁月沉浮,早已将诸多恩恩怨怨抛至九霄云外,今次若非小徒转世归来,她未必会现世。

    不过既入司马元等人眼帘,他们自不会再容她游离于鸿盟阵营之外。

    司马元摆了摆手,随即正色道,“今次我等前来,一是助桃神真人脱离樊笼,回归我青鸿正道;二则是为营救玄冥宫诸位道友,摆脱邪神宫控制,不知桃神真人以为如何?”

    窈窕身影沉默少许后,螓首轻摇,“恐令诸位道友失望了,妾身并无履尘之心,今日之后便云游东荒,再不回西冥三州。”

    千丈高空之上,罡风呼啸,冷风凄凄。

    天凤镇守本就不满,凤眉一厉,冷声道,“真人莫非就这般一走了之,不管幻梦轩数千弟子死活了?”

    金鹰镇守阴骘目光微寒,悄然蓄势待发。

    麒麟镇守目光瞥了眼司马元,闪烁不定。

    霍少阳皱眉道,“真人此时离去恐有些不妥”。

    蛮晟嘿然一声,身影稍稍逼近。

    武胧侧目,看向司马元。

    场中七大真境,但紫霄派便占四人,自然是以司马元为主。

    更无论那蛮族憨货还被司马元笼络了过去。

    窈窕身影目光投向司马元,似在静待司马元说话。

    半响之后,司马元负手而立,缓缓言道,“霍门主言之有理,真人此时离去恐怕不妥,毕竟大敌当前,我青鸿须上下一心,不容分离。”

    桃神真人凝眸看来,“若妾身执意要走了呢?”

    天凤镇守眸子一寒,垂目俯视,冷眼看向底下幻梦轩弟子,不言不语。

    场中再次陷入冷寂的尴尬局面。

    司马元轻笑一声,旋即笑意收敛,淡声道,“青鸿需要前辈镇场,前辈便须留在这里。此乃青鸿诸派之共愿,也是诸位道友之请,还望前辈不要让我等难做。”

    此言落下,紫霄三大镇守齐齐散开气机,瞬间笼罩四方。

    蛮晟铜锤在手,火光炽烈。

    霍少阳目光平淡,三尺青锋在手,向前一步踏出,气势正隆。

    武胧叹息一声,嘟囔了一句,“妹子,为了我青鸿大局,对不住了。”

    眼看众人愈发逼近,缓缓围拢过来,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忽然响起,

    “元哥,你放我师祖离去好不好,让影儿留下来,行不?”

    司马元闻声一僵,猛然抬首,看向窈窕身影身后那颗略显焦急的身影。

    他身形踉跄,喜出望外地颤声道,“小影?”

    桃神真人似皱眉,沉默不语。

    身后声音再次响起,“师祖您放心,元哥不会伤害我的。”

    司马元募然挥手,“等等!”

    此言落下,三大镇守气息一滞,蛮晟当即顿步。

    天凤皱眉,似有不悦。

    司马元声音低沉,“退下!”

    天凤沉默,缓缓后退。

    霍少阳与武胧看了眼司马元,随即收了气机。

    见四周不再逼来,桃神真人犹豫少许后,露出身后那道玲珑身影。

    司马元浑身一震,笑意纯真,“小影”。

    少女秀发垂直,面容清秀,明眸皓齿,楚楚动人。

    忽见司马元笑意绽放,她当即冲来,撞入司马元怀中。

    司马元浑身僵直,在桃神真人眼神一沉中,缓缓将怀中熟悉人儿抱紧。

    他喃喃自语地道,“小影,原来你在这里啊。”

    怀中玲珑少女正是龙驹寨王家次女王小影。

    四周几道气息缓缓后撤,桃神真人气息凝滞不动。

    -----

    地面幻梦轩柳青丝等人正忐忑不安,忽而一道平淡飘渺声音响起,“我将云游东荒,你等日后或可紧靠紫霄,再勿行将踏错。但有灭宗要事,可向司马真人求助。”

    轩主众女花容失色,齐齐奔出百丈,然却见千丈高空之上,一道烟云飘忽而去,再无踪迹。

    她们齐齐惊呼,“师祖”。

    “日后你等好之为之”。

    青月庵主浑身颤抖,既有谋算师祖的悔恨,也有千般算计终落空处的茫然无措。

    无有元婴真人震慑,她幻梦轩犹如一位被扒光衣服的美人,只能任人采撷,甚至是蹂躏。

    她忽然生出一道怨气,指天厉声喝斥道,“如此狠心将我等抛弃,为何不将我们杀了了事,也免得被那些野心勃勃之辈羞辱。”

    轰隆一声,一道烟花坠落,直击在青月头顶。

    在众人惊惧骇然之下,青月当即闷哼,浑身僵直。

    只见其眼神渐渐暗淡,气息跌落谷底,再无一丝生机。

    一道声音传来,“霍乱轩内,陷害同门,勾结邪宗,死不足惜!”

    其余两大庵主脸色唰地惨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青丝既任轩主之位,当担起重任,日后切记行事要以轩中为主。”

    柳青丝定了定神,俯身一拜,恭敬言道,“弟子谨记师祖教诲,恭送师祖!”

    顷刻,幻梦轩当即响起一阵齐声,“恭送师祖!”

    高空之上,六道气机靠拢。

    司马元看向远方渐渐走远的桃神真人,目光复杂。

    那道玲珑身影朝着他摆了摆手,嫣然一笑,“元哥,小影在东荒等你。”

    司马元脸露强笑,摇手道,“好,元哥争取早日来看你。”

    才刚见面,便要离别,委实不好受。

    身后百丈之外,数人脸色怪异,蛮晟瞥嘴,“原是还是个念旧的。”

    武胧幽幽言道,“谈情,伤利益啊。”

    天凤嗤笑道,“榆木脑袋”。

    麒麟镇守瞥了她一眼,淡声道,“重情义总比刻薄寡恩强”。

    金鹰目光微闪,似有异色。

    霍少阳皱眉道,“少了桃神真人这位后期存在,我等抗衡邪神宫那位又少了几分把握。”

    他语气一顿,看向玄冥宫方向,“况且方才那大祭司逃遁方向似传来剧烈波动,想来也是与人对上了。”

    方才波动明显,场上几道真境或多或少都感知得到。

    这时,司马元走来,霍少阳将方才之事告知。

    司马元问道,“你们如何看?”

    麒麟镇守淡声道,“事不宜迟,尽快前去或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司马元看众人并无意见,“那就走吧”。

    旋即七道气机震荡碧空,呼啸而去。

    同时,下方柳青丝娇躯忽然一颤,微微垂首。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