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3章她就立刻喊人过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晚晚的玉坠怎么会在你们这里?”林娜璐面色惨白地看着他们,眼底尽是警惕。

    护工连忙按照陆言岑说的那样,解释道:“向少奶奶,您别误会,我们不是坏人。”

    她这句话并没有让林娜璐放松警惕。

    想到向晚当初就是在贺老爷子葬礼上,被人直接带走,她警惕性又强了些。只要对面两人做出一丁点可疑的行动,她就立刻喊人过来!

    “向少奶奶,我们真的不是坏人。”护工一动不敢动,就怕被林娜璐误会,“听说向小姐的事情后,关小姐就是想去现场看一下,结果发现了这个玉坠。”

    林娜璐还是不信。

    他们那么多人,还有警察在内,想找找晚晚有没有留下来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结果这位关小姐一去,就发现了晚晚的玉坠?

    “关小姐受伤这么严重,怎么会想去现场看看?”林娜璐问道。

    她的反应跟陆医生跟护工说的完全一样。

    护工心里暗叹,陆医生猜的全对,赶紧说道:“这件事解释起来,稍微有些麻烦:关小姐接受了向小姐的资助时,只是腿出了些问题,她被泼硫酸,是在向小姐出事地点。”

    林娜璐没出声,等着她往下说。

    “当时警方的人都已经撤了,还没查出来事情是江清然做的,然后关小姐想去现场看看,觉得说不定可以发现线索。”

    “结果线索没发现,关小姐发现了一个玉坠。她正在研究那个玉坠,考虑交给警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冲了出来,让关小姐交出玉坠,她没交出来,那个人就用硫酸攻击了她。”护工说道。

    这一连串借口都是向晚想的。

    贺寒川还有嫂子哥哥他们警惕心都很强,她一个‘陌生人’想要接近他们很难。可贺寒川现在这么颓废,她不接近他也不行。

    综合考虑下,她虚构了自己现在的角色:接受她帮助的人,关湘。

    只要嫂子他们相信了她的话,那她既是向晚资助过的人,也是受到向晚牵累的人。

    而且她还是为了保住遗物玉坠受的伤,到时候她不清楚贺寒川会是什么反应,但是嫂子哥哥他们一定会对她有一定愧疚心理。

    她再想要接近嫂子他们,就没有那么难了。

    但即便护工说了这么多,林娜璐仍旧不是很相信,“出事地点那么空旷,想藏一个人很难。关小姐,你去现场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发现还有旁人在?而且……对方好像也不知道你会去,难道会专程拿着硫酸等你?”

    “这……这……”护工有些急了,“向少奶奶,如果我们得到这条玉坠的办法见不得人,那我们也不会来找您啊!”

    陆医生跟她说,要是向少奶奶怀疑,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就这么说。

    听此,林娜璐愣住了。

    这倒也是。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对劲,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搜索微 信公众号WSG2255“谢谢你们把这条玉坠还给我。”

    绝口不提带他们去见贺寒川的事情。

    护工也没强求,看了眼向晚后,说道:“能物归原主是好事,就是关小姐的脸……”

    她没继续说下去,免得林娜璐觉得她在替向晚邀功,“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该回去了。不能见到贺总很遗憾,麻烦向少奶奶把玉坠跟信一起交给贺总,我们就先走了。”

    这也是陆医生交代的:如果向少奶奶不愿意带他们去见贺总,那他们就离开,只需要向少奶奶把玉坠跟信带给贺总。

    “……好。”林娜璐觉得就这样让他们走,有些不人道,可他们来的目的实在太可疑了,还是不带去见贺总了。

    护工也没再啰嗦,冲她点了下头后,推着向晚往外走。

    林娜璐看着他们离开,才拿着玉坠和信去找贺寒川,“贺……”

    “这是从哪儿来的?”没等她说完,贺寒川打断了她的话。他几步上前,抢过她手中的玉坠,那双空洞的眼睛里焕发别样的光彩。

    林娜璐猜到他看到这些会很激动,但他这么激动,还是吓了她一跳。她顿了下,把那封信也拿了出来。

    “是向晚以前资助的一位关小姐送来的,她到现场想要找线索,但是偶然发现了玉坠。除了玉坠,她还带过来一封信。”

    贺寒川接过那封信,想拆,但他只是拆了一半,就把信重新合上了,只是不断抚摸着手里那块玉坠。

    总觉得,上面还留着向晚的温度-

    护工推着向晚走出去后,想立刻带她离开,却被她拒绝了,“我想在这儿再待一会儿。”

    “你全身都烧伤了,在外面很容易感染。而且写那封信,再加上今天这么一折腾,伤口都裂开了,还是赶紧回医院比较好。”护工说道。

    向晚摇了摇头,“向小姐帮了我,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

    葬礼结束后,贺寒川还有哥哥嫂子他们肯定要离开的,到时候,说不定她可以近距离看一下他们。

    只是几天没见而已,她却觉得恍若隔世。尤其看到贺寒川现在这样子,她心里真的……很难受。

    可她不能暴露自己没死的事情,那样不只会给她自己带来杀身之祸,而且她也会再次成为贺寒川还有哥哥嫂子他们的了累赘。

    “哎,要我说,你也不欠那个向小姐的了。她那么有钱,帮你也只是举手之劳,可你为了护住她的遗物,都被硫酸泼脸,毁容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觉得向晚知恩图报,护工对她很有好感。

    向晚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护工见她坚持,也不好再劝说,只是说道:“其实你跟向小姐之间的事情,应该你自己说。我觉得要是你说,说不定向少奶奶就带我们去见贺总了。”

    主要关小姐现在这样子,太能引起人的同情心了。

    “嗓子疼,说不了太多话。”向晚随便找了个借口,要是她一开口,到时候嫂子肯定能认出来,事情就不好办了。

    护工觉得这倒也是合情合理,没再多说,只是给她动了动腿上的毛毯,以免她着凉。

    向晚直盯盯地看着葬礼现场,可惜人太多了,她又太远,根本见不到想见的人。

    倒是一个她不想见的人,突兀地进入了她的视线。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