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拍卖爱情
    “猫屎,有人买的吗?起始价,一百万!”

    他说完这句话,很显然,全场没一个人理他,可以说是意料之中。虽然吃了瘪,他也没有介意,轻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虽然这只是猫屎,但效果你一定意想不到哦!只要拍下这碗猫屎,就可以用一百万将自己赎出去哦。保证不撕票,童叟无欺。”

    “我去你马的!”很显然,骂人的是蔡浩。

    “咳咳,这位贵宾,不拍可以,但不要骂人哦。”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我能想象到,他那副虚伪的面具背后,露出的是怎样阴险的笑,亦或是愤怒。

    虽然我们没一个人感兴趣,但坐在我旁边的那个日本女孩忽然站起了身,高高举着右手,似是恨不得逃离这个地方。我扭过头去,望着她,这才发现,她竟然满脸都是泪水,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好,就你了!”疯子见她举手了,抖了抖肩膀。随即,小偷便将那碗猫屎端给了她。

    “一日之内,我的卡里若是多了一百万,你就能出去。如果你敢告诉任何人......”

    “

    o

    o

    o

    o

    o!”日苯女孩拼命摇着头,示意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与此同时,我看到她的眼里,显然露出了一丝放松。也许是觉得自己终于能出去了,心里不由而衷地感到释怀吧。

    那两个坐在后面的日苯男人似乎是对这个女孩十分无语,脸上都露出鄙夷的神色。我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优越感,居然用这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别人,毕竟同样是人质。

    女孩颤巍巍站起身,端起那盘猫屎,刚想走去门,谁知道疯子忽然喊了句“等等”,吓得她立马呆在了原地。

    她惊恐地转过身,目光躲闪他着,疯子上前便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他似是特别钟爱这个动作,对谁都这样。

    接下来,他做了个我们都没想到的动作。他忽然摘下头套,只是他的脸上居然还戴了半个面具,遮住了上半脸,只露出下半脸。

    随即,他将女孩手上的猫屎放在一旁,一把搂住了女孩的腰,就这样当着我们的面,搂着这个日苯女孩便开始疯狂地吻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空气一片凝固,没有人出声,大家似是对他的这个举止都感到一阵恶寒。我扭动了一下身子,绑着我的绳子依旧牢固,我根本就挣脱不开。

    很久之后,我问起薄砺辰,为何当初那个男人亲那个女孩的时候,他没有阻止,他只回答了我三个字。

    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虽然那个女孩是在被强吻,但她竟然一脸享受的样子,而且还反手搂住了那个疯子的腰。我闭了闭眼,不知说什么是好。

    约莫过去了四五分钟,他们两个人完全将我们一群人当空气。疯子松开了她后,那女孩恋恋不舍地望了望他,准备离开,忘了她“拍下”的那盆猫屎。

    “Wait,eat them.(等等,吃了它们。)”

    男人朝女孩抖了抖肩膀,随后端起那盆猫屎。我心中冒气一团火,随即,想也没多想便高吼一声:“我他吗受够你了!”

    男人意识到我这边的声音,冷冷笑了一声,朝我点了点头,用中文说道:“那么,你要替她吃吗?”

    说着,他便端起手中的猫屎盘朝我上下晃了晃。我愣住了,谁知道他忽然提高音量,就这么朝我吼了一句。

    “你不替她吃,你在这喊个屁啊!装什么好人,假惺惺的。你知道这世上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假关心和真虚伪,都真特么恶心!”

    疯子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我,语气极其激烈。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又忽然冷静了下来,淡淡说了一句:“还没轮到你们,别着急。待会,我们再来好好拍卖下一件物品。”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一旁的那个日本女孩撕心裂肺地哭着,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她就伸出手,直接朝那疯子手里的猫屎探去......

    她大口大口地吞咽着,一脸痛苦,清冷的两行泪从脸颊划过。见她想呕吐却不敢吐出来,疯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摸了摸女孩的头发,简直和恶魔没什么区别。

    “自己买下的,怎么能不吃了呢?多浪费,你们说是吧?”

    他询问着台下每一个人的意见,依旧是没一个人理他。

    曾经有人问我天使和恶魔的区别,我说不知道,那人告诉我说,天使会为了全世界背叛你,而恶魔会为了你背叛整个世界。而现在在我看来,恶魔就是恶魔,十恶不赦的恶魔。

    那女孩走后,下面的人鸦雀无声。我痛苦地低下头去,也许他说的对,我的确是太爱管闲事了,而且我明明还什么都帮不到,只会添乱而已。

    紧接着,小偷便展上了第二间“拍卖品”。等他再次推着车走进屋子屋子的时候,我们这才发现车子上竟然什么都没有。

    “各位,是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别着急,我们第二间要拍卖的,是爱情。”

    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目光扫过我们每一个人。我被他盯得不舒服,也觉得他说的话很扯。拍卖爱情,他究竟是被什么样的女人所伤,才会这么不相信爱情。

    就在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他忽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唱了一首我曾经听过的歌。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听到这首歌,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不得不说,他唱的真是贼难听,但却莫名带着些喜感。

    “写小说这么多年,第一次听人说拍卖爱情的。那你告诉我,这爱情,该如何拍卖?”

    说话的人,正是蔡钧。他写的悬疑小说我也看过,其中有些案子会涉及到爱情,可以说,蔡钧大佬在人类之间的情情爱爱方面算是我们一行人里造诣最深的人了。

    疯子咧开嘴笑了笑,摆手道:“先别急嘛。虽然你是个小说家,但我相信我也是个成功的导演。我这里有三个剧本,都是鄙人写的。你们分成三批,来演这三场戏。最成功的那位,可以获得五百万释放的机会哦!”

    说完这句话,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记得你们中有两个是演员吧。为此,我帮你们挑了最简单的剧本,毕竟要这些新人演难一点的剧本,才是我想看到的呢!”

    他的语气轻佻,就好像我们每个人是他可以尽情玩弄的棋子。我在想,如果我们要动手演戏,不就代表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干不过他?

    谁知道,疯子虽然是疯子,却不是个傻子。就在我纳闷的同时,他忽然走到洛菲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一下子就逼迫她将未知物吞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小偷拿出了一根注射器,轻而易举地就打在了蔡浩的身上。蔡浩龇牙咧嘴地看着他,但由于双手双脚被捆着,根本动弹不得。

    “混蛋,你给他们用了什么!”蔡钧在一旁扭动身子,满脸愤怒,奈何疯子根本没理他。

    “别乱动哦,只有我手里有解药。你们要是你敢反抗,可是会毒发身亡的呢!”疯子一边说着,一边给洛菲松绑。一旁的小偷完事后,也给蔡浩松了绑。

    洛菲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能望着她漂亮的双瞳之中,尽是恐惧和不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她,只是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先按疯子说的做。也许现下,走一步算一步了。

    “五分钟,看剧本,背台词,其他人稍安勿躁。”疯子说完这句话,似是因为职业习惯,洛菲和蔡浩拿起剧本就开始细细端详起来。也许是被打了针的缘故,蔡浩没有再说什么,难得没有再反抗。

    ......

    我转过头去看了看刘法医,朝他用唇语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刘法医朝我莫名笑了笑,竟然用唇语回答我道:“你安全就好。”

    看来,他应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就让人头疼了,眼前的这两个人显然是有待而来,我们人生地不熟,完全是被动出击,这果然是异国他乡冷。

    五分钟后,洛菲的确和蔡浩演了一出戏。这出戏不禁让人大跌眼镜,也让人无可奈何。

    故事的内容大概是,洛菲追了蔡浩很久,蔡浩本对她毫无感觉,后面却慢慢动情了。狗血一样的开头,中间的故事还算曲折。因为有小偷当旁白以及扮演其他角色的缘故,再加上洛菲和蔡浩的演技的确是可圈可点,我们竟然还看了一出好戏。

    这其中,洛菲因为时间久了,开始喜欢上了另一个人。她告诉蔡浩自己的真实想法,蔡浩没有骂她,也没有说什么,而是选择原谅她。洛菲因为心怀愧疚,打算悔过,却还是在不久后的一天离开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