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来对地方了
    一月二十号,阴历腊月二十九,林倦带着李清雨来到了羊城,国内此刻各个地域气温普遍在零度或者零度以下,好一点的也不过十多度,但是在羊城,却有二十五度的‘高温’,简直如同春天一般。

    “清雨,这天气可以吧。”陪着林正夫妻来接林倦李清雨的还有林倦的姑妈,林倦娶了一个大明星回家,家里的这些亲戚其实也没有见过李清雨几面,今天都踊跃的很。

    “恩,我以前冬天的时候就最喜欢来羊城。”李清雨笑着说道,她本来上飞机时穿着黑的的羽绒服,现在也拖了,内里一件修身的毛衣,看起来很显身材。

    明星嘛,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形象。

    几人聊着天来到了姑妈家,她去年买了一栋三室的房子,奶奶也住在这里,在羊城她子女多,好玩一点。

    跟天海的什么路多少弄为单位的小区不同,羊城比较喜欢说是什么什么小区,姑妈家买的这个房子在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林倦投资她的酒楼近些年也赚了不少钱,她在酒店业几十年,对于羊城的酒店业非常了解了,人脉也不缺,一个酒楼经营的风生水起。

    其实如果是在天海的话,以林倦的人脉扶持,把酒楼弄成网红店都不成问题,明星都会去,但在羊城林倦就没那么好办了,不过好在也不需要。

    “奶奶。”

    一进门,跟叔叔舅舅姑姑他们打过招呼,林倦就带着李清雨跟奶奶见面了,这一见林倦发现奶奶脸上的皱纹更多了。

    要知道奶奶可爱美的很,以前就喜欢对着镜子抹香,就那种以前卖的铁盒子百雀羚,两块钱一小圆盒,后来也用的大宝,直到林倦发财了,陈琳给她买一些贵的她才接受。

    她就不喜欢脸上的皱纹,而且还喜欢试子女给她买的新衣裳,每次对着镜子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都跟少女一样羞涩欣喜。

    “诶。”奶奶答应着,脸上笑开了花,手伸在半空像是挥手,又像是打招呼一样晃了一下,然后又收回搭在了自己的左手上,看起来有些局促,也不知道是因为李清雨还是什么。

    在老家时那么霸气的一个人呐,拿着扫帚指着爷爷骂的人呐……

    爷爷走了,她就像没有依靠了一般,也没了目标,这不是子女对她多好就能解决的问题。

    “奶奶。”李清雨也笑着打招呼,给奶奶乐的笑开了花,直说好。

    姑爷拿出来一瓶酒,一口港普笑着说道:“看看,十五年飞天茅台,特意准备了等着小倦来了喝的。”

    虽然并没有太那个的意思……但现实就是,酒桌上,杯杯先敬有钱人,林倦虽然是小辈,但论地位,谁能拿他当一般小辈?

    ‘那个’,是个好词,可惜林倦不喝酒。

    一家人上桌,吃饭,唠嗑,然后打牌,李清雨被那群妇女拉走了,林倦跟奶奶在大厅嗑瓜子聊天。

    “奶奶,过的还好吧?身体怎么样?”

    “还行,还能怎么样,天天就是在屋里坐着跟个傻子一样,闷死人了,又没有人玩,我这就是等死了。”奶奶有些不开心的说道,林倦想了想说道:“那要不我把您接去我那里住?我忙完明年应该就能休息一段时间了,到时候再给您生个重孙子带,怎么样?”

    “那好,等你生了孩子就给我带啊,我过去给你带孩子,保证给你带好。”奶奶笑开了花。

    林倦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人呐,得给他一个目标跟被需要感,不然精气神就散了,别说老人了,那些年轻人一个个天天在家里蹲着无所事事一段时间,精气神散了也跟个鬼一样。

    想要奶奶多活几年,就得给她找个事做。

    聊了一会,林倦就回房间工作了,他也得找点事做。

    打开电脑,看着文档里的剧本。

    《钢铁侠2》,恩……剧本还没写完,前段时间一直在忙《英雄》跟《大国机长》的剧本,《钢铁侠2》还是在《英雄》拍摄途中开始动笔的,写一点,然后在系统中模拟一下,慢悠悠的倒也不急,离拍摄还得两个月呢,更何况还有拍摄途中的那两个月,半年时间,够林倦写个剧本了。

    【第五十三场日,内,晴。】

    【托尼家的床上,托尼压着海蒂】

    【托尼斯塔克严肃的:你到底是谁?】

    【海蒂·斯坦尼:亲爱的,你喝多了吗?连我都不认识?】

    【托尼:你不是小辣椒。】

    【海蒂挑起托尼的下巴:什么时候,大名鼎鼎的托尼会在意跟他上床的女人是谁了?】

    【托尼:我只是怕你真正的样子会让我恶心。】

    【……】

    伴随着键盘的敲击声,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期间陈琳端着果盘跟一杯茶来了一趟,还告诉他李清雨跟姑姑她们打牌,已经输了五十多块。

    恩……他们没玩太大,输赢也就大几百上千,就是平常人家里的大小。

    听着这些,林倦有些想出去看看那种温馨的画面,但是忍住了。

    不然这一出去,估计今天的工作就只能到这里了,他笑了笑,剥了一个橘子,吃完后继续码字。

    在林倦工作的时候,远在上京,一家规模较大的全封闭式精神病院里,穿着病服的李冰正在跟同房的病友聊天。

    本来院长要给她安排一个单独的房间的,但是她特意要求要跟病人住一块,病人越多越好的那种,于是她被安排到了六人一间的那种病房,她记得院长在走的时候看着她那有些怀疑的目光,那种目光就好像……真的开始看病人了。

    “喂,新来的,还不快给我跪下!”

    左边铺的病友坐的端庄,忽然对拿着笔记在默默观察她们的李冰吼了一嗓子,李冰一脸懵,还指了指自己,她试图跟对方沟通:“我吗?为什么?”

    “为什么?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嫔妃,见到本宫居然不跪!!来人啊!赐她三尺白绫!!”

    李冰:“……”

    没人理她。

    然后那病友就疯了,左右一看,一脸惶恐,起身到处疯跑了一阵忽然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哀嚎:“皇上你在哪里啊皇上!!您不要臣妾了吗?为何把臣妾打入冷宫!!我再也不善妒了!!”

    “大胆,你竟然用前朝的剑来斩本朝的官!”右边的床友申请加戏。

    李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手里的笔迟迟难以落下,这时,窗边的病友开始对着窗外深情的唱起了歌。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

    她对面的病友在做着伸展运动,她斜睨了嚎啕大哭的那病友一眼,不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出,疯子。”

    李冰一下来了精神,难道这人快痊愈了?看起来挺正常的,她正准备开口问,忽然就听到那人又说:“地球人真是愚昧,我还是回我的潘多拉星球吧,而且地球人的身体真难看。”

    说着,她就拿起床边的香蕉当电话,给潘多拉的人打起了电话,还不忘问李冰:“朋友,要不要一起去潘多拉?”

    李冰无语凝噎了半天,最终叹了一口气。

    这是来对地方了啊……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