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22章 撕破脸谁怕谁
    “啪!”

    狠厉的一巴掌扇在了宫无暇的脸上,立时肿成了小山,可见力道之重。

    “不孝女!竟敢如此辱骂长辈。”宫谨之暴怒,走上前将小虞氏扶起来,指着黎氏道:“将你的女儿带回去,你们母女一起给我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我宫府的千金小姐竟然如此大逆不道辱骂长辈了?”

    言下之意,女不教她这个生母也必然脱不了干系,若没有姨娘的唆使,一个孩子怎会在突发状况中说出这番言论。

    一旁的虞容音见宫谨之为了小虞氏动了气,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顶着一张苍白的脸,宽慰道:“暇儿,你父亲说得对,不管是姨娘还是母亲,都是你的长辈,你出言不逊顶撞长辈实属该罚。

    你如今尚在闺阁,娘家自然能宠着你,管着你,可你终有一日会嫁人,日后去了婆家,若还是这般不知礼数,怕是要受尽委屈的。”

    她看了眼宫谨之,又问宫无暇:“你父亲是在替你忧心,你可明白?”

    宫无暇自知理亏,跪在地上郑重的磕了头:“女儿谢父亲母亲教诲。”私下却又狠狠挖了一眼小虞氏。

    老夫人点点头觉得处理的不错,便径直走进了祠堂,她倒要看看,宫无眠这个不孝女在祠堂作什么幺蛾子。

    老夫人都进去了,其他人也跟着走了进去,这一看,瞬间都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只见那宫无眠跪在蒲垫上,拿着刀子在身前身后的比划。

    宁嬷嬷的尖叫声差点震碎众人的耳膜,众人一回头,就见小虞氏已大受惊吓晕了过去。

    听见动静的宫无眠,转了个身,便看到宫府的一众人除了白姨娘竟都来了。

    “你这是做什么?”

    “二妹妹快放下刀。”

    宫谨之想要上前夺刀子,宫无眠的刀子却恰到好处的举在了脖颈。

    宫谨之一顿,在不敢上前。

    小虞氏吓昏了,众人的吵闹,加上宫无眠又拿着刀比划来比划去,虞容音只觉是个伤心少女威逼家人正是此情此景,心里直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哪里还做他想。

    “二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快把刀放下来,有什么不能先和母亲说,做什么要寻短见啊。”

    众人也觉得宫无眠这次做的太过分,有人看在老夫人,老爷的面子上假意劝解,也有人觉得是条鲜活的生命死了实在可惜,也跟着劝解:“二小姐,太危险了,快放下刀子吧。”

    前者以黎姨娘为首,后者以卫姨娘为首。

    “你们不要过来。”宫无眠拿着刀子,情绪有些激动。

    “哎呦喂,孽障哎,怎么敢在祠堂里动刀子。”终于赶到的老夫人,一进祠堂便看到宫无眠拿着刀子,只觉头昏目眩,气的直戳拐杖。

    倒是对宫无眠喜爱有加的苍夫人,在检查了小虞氏的脉搏后,闭口不语。

    此时,宫无双被宫无眠的举动震得有些发懵,毕竟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般情景。

    可虞容音就不一样了,心中大喜,更加确定了宫无眠这小贱蹄子就是想逼着老爷让她回家,她若再点上一把火,宫无眠彻底失宠,待一会罪名一落实,哪还有人再管她的生死,到时,她再出手将她带回来,就是死心塌地的为她们母女所用。

    一想到女儿日后的锦绣前程,心里美的要命。

    宫无暇捂着额头,在众人身后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莫不是真的在清心庵惹了什么祸事,怎得这般要死要活。”

    这一提醒,众人也觉得非比寻常,纷纷猜测:“莫不是在清心庵遭了打骂?”

    “大夫人就是太过宠爱她,这般无法无天。”

    “她一个女孩子,能惹什么祸事?”

    “连命都敢豁出去,只怕没那么简单。”

    女孩子,祸事?众人皆是一愣,难道……

    宫谨之一听,脸色更黑了,看着宫无眠的样子,眼睛里闪出一道不明所以的情绪,对一旁的小厮道:“去把小莲给我叫来。”

    虞容音来连连摇头,一个虚晃差点倒下去,好在被丫鬟扶住:“统统给我闭嘴,老爷,我二姑娘还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怎么会如她们所说,有辱家门,何况那清心庵更是圣洁之地,不会的,不会的。”越说声音越小,说的人都开始不自信。

    “母亲,我……”宫无眠一句话又停住了,眼里含泪。

    这一顿,让人浮想联翩。

    虞容音扑通跪在地上,抓着宫谨之的衣角苦苦哀求:“老爷,求你开恩,不管二姑娘做错了什么,妾身求老爷看在妾身费尽心力教导的份上,网开一面。”

    虞容音因为早就知道宫无眠被破了身子,所以喊得声情并茂,恨铁不成钢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你这孩子,倘若真的有难言之隐,就该说给母亲,往日你打骂下人,夺人地契,就连偷御赐金钗,母亲都不计较,帮你助你,怎的今日这般糊涂,如此大逆不道,胆敢要挟你父亲。”

    “母亲,她……”无眠又是说了一半,然后盯着宫无双。

    宫无双躲在了父亲身后,探出脑袋,柔柔弱弱道:“二妹妹,我听你的,我以后都听你的,母亲是你母亲,你就是宫府嫡女。”

    宫无眠似乎在思考宫无双这句话的真假。

    宫谨之大怒:“混账,嫡女是说换就能换的吗?你们拿我这个父亲是什么?”

    虞容音面色也是一变,气的直哆嗦:“你……竟然敢这般欺负长姐,若不是你日日在我身前母亲长母亲短,说尽花言巧语,说将我视为亲生母亲,将长姐视为亲生姐姐,我怎么会宠你这么多年,可怜冷落了我双儿这么些年,原来,你竟藏着这般野心,逆女,逆女!今日起,你不准再叫我母亲。”

    宫无眠心里乐了,来啊,撕破脸啊,从此就是地狱的开始。

    这时,小虞氏转醒过来,直奔宫无眠身前,急得直转眼圈:“眠儿,你快说话啊。”

    众人嘲讽,说?说什么,说她胆大妄为吗?这次二姨娘母女彻底完了!

    宫无眠清了清嗓子,眼睛恢复了一片清明,仿佛换了个人:“父亲,母亲,哦不对,您不让我叫母亲了,应该叫大夫人,你们是不是误会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十分默契的等待下文。

    刚才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态度,都以为这二小姐遭了不幸,持刀逼父,突然话锋一转,怎么成了一场误会。?

    莫非这位二小姐深藏不露?

    虞容音一惊,握紧了拳头。

    宫无眠放下刀,离开蒲垫,走到父亲和老夫人面前,跪下来:“眠儿给祖母,父亲请安,让大家受惊了。”

    接着继续道:“眠儿夜里回来见大夫人穿的单薄,心想定是大夫人身边的丫鬟觉得她脾气好,好敷衍,夜里极冷,眠儿眼见着大夫人在微风里打颤,可大夫人没有责怪下人,眠儿也不好开口,只好到祠堂一跪,为母亲祈祷,希望列祖列宗保佑母亲早日看清身边丫鬟的真面目,身子早日康复。”

    “为我祈祷?”虞容音一个不稳,没跟上宫无眠的思路,问的话轻飘飘,瞬间沉入谷底。

    众人吃惊,感情人家在这长跪不起,是为给嫡母祈祷。

    不止误会,还误会大了。

    从没有人看过大夫人这般狰狞的面孔,也没有人看过大夫人吃瘪的样子。

    宫谨之看着宫无眠的面上缓和,又看向虞容音,心里将宫无眠的话听了进去。

    无功不受禄,他的信国公之名自然不是白得的,早已见惯了阴谋诡计,此时将事情重新梳理了一遍,只觉得其中真真假假。

    虞容音被看的心里发毛,想不到千算万算,竟然栽在了心急上,只盼着静月老尼赶快报官。

    老夫人也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但仍是心有余悸:“你拿着刀子比划来,比划去是做什么?”

    众人又都看向宫无眠,对啊,拿着刀子干什么,总不会是祈祷用的工具吧。

    宫无眠一听祖母问话,小脸一红:“是眠儿考虑的不周全。

    眠儿听闻这把刀子是上品,记得祖父生前有收藏好刀的癖好,祖母自然耳濡目染,可眠儿还是不敢拿给您鉴赏,毕竟名声不太好,心里又怕惊着您,也怕是假的在祖母那丢脸,所以,借着为大夫人祈祷的机会,将这把刀带过来耍给祖父看,想请祖父替眠儿长长眼。

    是眠儿错了,不该一心二用,又想替母亲祈祷,又想找祖父帮忙。”

    说完,将刀子高举过头先递给了父亲,由父亲转而递给老夫人。

    礼数到位,竟挑不出一点错。

    众人不免觉得有些荒唐,拿一把刀让死人长眼,听都没听说过,可见老夫人不但没责怪,眼睛还微红,似是很感动,所以都不去挑明。

    但总有不识相的,比如好似脑袋缺根弦的宫无暇:“呵,让死人鉴赏,你骗鬼呢!”

    “啪!”

    宫无眠站起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宫无暇完好无损的另一侧脸,立时,两边脸对称,看起来舒服多了。

    “人都有一死,祖父不过是先我们一步,祖父在时对我们都极好,不偏不向,你若忘了他老人家,我便帮你回忆回忆。”

    “你……”

    宫无暇刚要发作,只觉老夫人的拐杖一震。

    “不是说让三姨娘和三小姐反省思过吗?怎么还杵在这里?”老夫人辒怒转而又柔声道:“二丫头,你这个刀子确实不出奇,走吧,随祖母去挑一把你喜欢的。”

    “谢祖母。”宫无眠甜甜一笑。

    宫家老太爷只娶了一位夫人,也就是宫老夫人,两人执手白头,可想而知,在老夫人的心里,宫家老太爷何其重要,老人家刚过六十,还不糊涂,刚好宫无眠抓住了她的心思,才轻松过关。

    只是,众人还未出祠堂,便见管家匆匆赶来:“老爷,不好了,前厅来了好些官兵,说是前来捉拿二小姐。”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