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苦处(一)(一世篇)
    过了一会,青繇才走了出来,脸色缓和了许多,没有刚才那般臭。宁婴走在他身后,递给苏挽歌一个胜利的眼神。

    苏挽歌毫不吝啬的给了宁婴一个表扬的眼神。

    青繇坐回原先的位置,“说吧,要我帮什么忙?”

    “你能让我知道我前世发生了什么吗?”苏挽歌问道。

    “你要知道前世的事做什么?”

    “有用就是了,能吗?”

    “能啊,刚好我这里有一块浮梦镜,倒是可以知前世”青繇缓缓的说道。

    “在哪?”苏挽歌问。

    “随我来”青繇起身,走出殿外。四人跟着他来到一个宫殿,极尽奢华。

    苏挽歌再次感叹:真是有钱。

    入里,青繇旋开一处机关,出现了一道石门,往里走,是一片漆黑。好在青繇手里拿了一颗明亮的夜明珠,勉强照亮了路。

    苏挽歌皱眉,“自己家为什么都不安盏灯?”

    青繇淡淡的回道:“你不觉得这样很有神秘的气氛吗?”

    走在青繇后面的四人:……

    走到尽头,又出现了一堵石墙。青繇按了一个地方,石墙缓缓的打开了,里面还是一片漆黑。

    青繇走到一面镜子旁边,把夜明珠放在那里,“这个就是浮梦镜”

    几人看过去,才知道为什么叫浮梦镜。

    一眼看上去与普通的镜子没有什么区别,镜子表在一个金盒里,缠绕着诡异的纹路,最底下有行字: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苏挽歌问道:“我能不能自己一个人看?”

    青繇瞥了她一眼,“当然不能,你一人看受浮生镜影响很大,一不小心你的灵魂就会被吸进去。必须有人在,若你沉溺上世无法自醒,还可以叫叫你”

    “行吧,那开始吧”苏挽歌认命的说道,同时走了过去。

    青繇拍了拍镜身,镜内慢慢的浮现了黑光,幽暗昏惑。

    苏挽歌:……

    青繇拍镜子的动作怎么有种拍电视机的既视感?!

    “看见没有,这里有个小口,弄你的两滴血进去就行了”青繇看着苏挽歌说道。

    苏挽歌拿出清歌往手上割了一个小口,将流血的手放在浮梦镜的小口上,鲜红的血慢慢的流了进去。

    刚才还漆黑若墨泛着幽光的镜面渐渐被白光所替代,慢慢呈现出影像来。

    苏挽歌突然有中自己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好玄幻。

    ——分割线——

    古墨的小院里,人影蹿动,传来女人痛苦的喊叫。

    “啊”

    “啊”

    “夫人,用力,再用力”产婆焦急的声音传来。

    江簌月娇美的脸色有些苍白,面上都布满了汗水,发丝皆染湿了。眉头皱得很紧,死死的咬住唇瓣,下身用力。

    “呜哇呜哇”

    传来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江簌月总算松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也舒张开来。

    产婆抱走孩子,一番清理之后包上软毯才抱到江簌月身边,笑的慈祥,“夫人,是个可爱的小姐”

    江簌月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生出来的玩意,皱了皱眉头,嫌弃的说道,“皱巴巴的,好丑”

    产婆听此忍不住笑道,“夫人这话说的,刚刚生出来的孩子都这个模样,过几个月长开了,准保你爱得都不愿让别人碰一下”

    江簌月的眼神暗了暗,声音因为刚才喊了好久有些沙哑,“老爷呢?”

    产婆面露难色,“老爷……老爷在翠兰居”

    江簌月眼神悲凉,心中更是寒冷:她在想什么呢?温曜素来不喜她,今日也是他那心尖宠的产日,怎的会来看她?

    “听雨,去我房里拿些珠玉赏给李婆婆”江簌月轻轻的说道。

    被唤做听雨的丫头,应了一声是便走入江簌月的房里,不一会手里拿着一个泛着暖光的玉镯走了出来。

    这玉镯倒不是听雨自作主张拿的,这是江簌月早就准备好的。

    李婆婆见到如此质地上乘的玉镯,眼睛都闪亮起来,连忙夸了几句,“我看小姐天生一副富贵像,将来定是个良金美玉的聪慧人,福泽一生”

    江簌月听完,淡淡的点了点头,李婆婆也不自讨没趣,乖乖的退了出去。

    江簌月才转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小小的人,小小的嘴微微嘟着,像在吹口哨一般,黑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不哭也不闹。

    江簌月摸了摸小孩的脸,声音低低的,却很温柔,“娘亲没用,不能让你父亲喜欢你,可娘亲……好喜欢你”

    想了一会,江簌月才又开口,“古言‘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娘亲给你取名为温婉好不好?”

    小孩还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江簌月不满意的说道,“为何不理娘亲,不管你喜不喜欢,娘亲都要叫你温婉”

    江簌月觉得眼睛有些困涩,将孩子往自己怀里拢了拢,便闭上眼睛睡了。

    一转眼,温婉已经有两岁了。小小的温婉跟着娘亲走在荷塘边的小道上,穿着粉嫩的轻纱衣裳,扎了两个短短的啾啾,额前有些细碎的刘海。眼睛大大的,眼眸的颜色有些浅,却也灵动。睫毛很长很黑,眨眨眼就像两把小刷子扑闪的动。皮肤白白嫩嫩的,被日光晒出了些许淡淡的粉红。

    产后的江簌月身姿一如从前般婀娜,柳腰盈盈一握,上了些胭脂的脸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美哉,美哉。

    江簌月抬眼看见荷塘中心亭子里的温曜和他视若珍宝的母女,眼神暗了暗,漫出悲伤的情绪。

    身后的小温婉有些跟不上自己的娘亲,声音软糯含糊不清的喊道,“娘娘……泡泡”

    江簌月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女儿,冷声道:“自己走”

    小温婉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娘亲不来抱她,她便哭了,“呜呜哇呜”

    江簌月听见温婉哭,皱起了眉头,眼泪也跟着掉了出来,走了过去,“哭,哭,就知道哭,娘亲就是只知道哭才落得这个样子,你也只要学娘亲的窝囊模样吗?”

    说着又抱起满脸泪水的温婉快步离开,像在逃避什么似的。

    温曜远远的看见了那江簌月母子俩,随意的渡步在这青荷小道上,也有清雅的气质生成,江南第一才女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可见她看了这边一眼就匆匆离开,不由怒上心头。

    她是有多不愿意见到自己?果然只念着她那旧情郎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