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波澜起藏千涌
    转眼四年过去,日子风平浪静,偶尔刮起的波浪,也可一挥衣袖散去。

    看看封文,遛遛她的北大,骑骑她的清华去赏景,日子是潇洒得不行。

    手里拽着一捆草,往鱼塘里丢一些,又往清华嘴里塞一些,北大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看着苏挽歌这个闲人。

    “啧啧”苏挽歌砸砸嘴,满意的看着鱼塘里数量颇多的草鱼。

    真好养,两年里居然由四五条发展得到二十几条,倒是件让人展颜的事。

    突然苏挽歌的弟子僧一行急匆匆的跑来,“师尊,岐山的人又来了,已经到大殿了”

    苏挽歌听见皱了皱眉头,岐山吴氏来干嘛?不是说好一笔勾销了吗?现在又来算什么事?

    “嗯,所为何事?”把手里的嫩草一把塞到清华的嘴里,苏挽歌问道。

    “不知,不过看他们面色有些不善”

    苏挽歌想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无妨,我去看看便是”说着便迈着沉稳的步子去往云清的议事大殿。

    未至,就听见吵闹的声音传来。

    苏挽歌刚刚走进来,就有人指着苏挽歌的鼻子骂,“人面兽心的家伙,说一套做一套,真是有够恶心的”

    “就是,当初是自己说要承担三十条人命的,如今却记恨在心,反过来杀人”

    苏挽歌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额间细嫩的皮肤褶皱的裹在一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穿越人群,苏挽歌落座于大殿的最上方,缓缓开口,在所发之音中注入灵力,使在场的人一字一句都能听清,“各位此来为了何事?为何不见吴宗主?”

    “姓苏的,你还好意思提,吴宗主死了,不是你干的吗?”一个中年容貌的人听了苏挽歌的话立即叫嚣道。

    一个人又接着道:“娼妓之女果然不能登大雅之堂,尽是些小人”

    “我看苏峰主就是包藏祸心,她护着的那徒弟如今成了魔界安南王,权势滔天,指不定要回来怎么报复我们。当初没有成魔就那副德行,现在成魔了那还得了”

    “我看八成是她早就打好算盘了,准备和她那徒弟里应外合搅得人间不得安宁”

    “听说她还和鬼界绝境鬼王有交情,谁知道她想干嘛?”

    苏挽歌越听头越大,这都什么跟什么?不过大致还是理出一点头绪来。

    吴冠天死了,认为凶手是她。

    苏挽歌冷了脸色,眼里无波,拿出当初镇慑群臣的气势,沉声道:“请各位嘴下留德,在下确是你们口中的娼妓之女,可本峰主凭的是本事,做云清的峰主当之无愧。至于吴宗主的死,各位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是凶手?”

    吴冠天的弟弟吴冠朗出来说道,手里竟然拿着苏挽歌四年前丢的玉佩,氲着暖光的玉上清清楚楚的刻着云清二字,“这是在我兄长遇害的房中找到的,苏峰主作何解释?”

    苏挽歌勾出一个讽刺的笑,“其一,我这玉佩前几年就丢了,从此再未佩戴过,如今我这腰上系的是我重新命人打造的,如果吴兄不信,大可查看上面的红线,这是云清前几年才用的结法。其二,我若杀了吴宗主,为何要留下自己的东西等你们找上门?这明显是有人设的局,明显是栽赃陷害于我。其三,苏某不知我在各位的眼里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身受三十道魂钉之刑还有本事去杀人,我一个残破之躯,各位觉得我有能耐杀了一宗之主?是各位高估了我,还是低估了吴宗主?”

    吴冠朗没有想到苏挽歌如此口齿伶俐,一下就把罪推得干干净净,急忙道,“就苏峰主当年与兄长结过怨,除了苏峰主还有谁会想加害于他”

    “吴兄此言过于牵强了,吴兄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苏某不才,但知言行一致,说到做到,吴兄此言可谓是无稽之谈,摆明了要泼脏水”苏挽歌一字一句清楚说道。

    “你……”吴冠朗一时被苏挽歌说得无言以对。

    “岐山是欺我五峰没人了吗?上次一行我家师妹就受了三十道魂钉之刑,这次又想做甚?”渊元的浑厚的声音传来,殿门前出现了四道身影,一起颇有气势的走了进来。

    苏挽歌心道:这四人是掐好时间来的吧!这么快就到了?谁去通知的?

    看见了他们后面跟着的僧一行,苏挽歌了然。

    岐山的人看见五位峰主聚齐了,一时面露苦色,真是有苦不敢说,憋屈得很。

    “明明是五峰欺负人,苏峰主杀了我们宗主”一个蓝衣少年站出来说道。

    渊远淡淡的看了那位蓝衣少年一眼,“有什么证据?”

    “我们在宗主的房里发现了苏峰主的玉佩”一个人又出来道。

    “那又能说明什么?”沈清寒冷冷道,“人,你们没有亲眼看到是苏峰主杀的,对与不对?这只能说明这件事与云清峰有关,而不能说明就是云清峰干的”

    “既然与云清峰有关,那云清峰是不是要给个说法”吴冠朗说道。

    “给,当然给。五峰派出三位掌门,追查真凶,可是很有诚意了?”沈清寒坐在黑椅上,散发着犹如坐在龙椅上的威严,口气沉稳得让人不得不信服。

    话都说到这份上,岐山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认命的走了。

    等岐山的人都走了,五人的脸上才慢慢显露出忧愁来。

    “师妹,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渊远面色沉重的问道。

    苏挽歌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唉”渊远叹了一口气,“就沈师弟和不染师弟和你一起去调查吧”

    “嗯,如今也只能这样了”苏挽歌低低的回答了一句。

    等到他们都走了,苏挽歌才慢慢的回到留兰居,来到一颗树下,无力的蹲在那里。

    突然肩膀上覆上一只手,苏挽歌抬头就看见了正低头看她的沈清寒,“不怕,有我在”

    听了沈清寒这一句,苏挽歌莫名的心安起来,刚才的无力感也一挥而尽,“嗯,谢谢师兄关心”

    听见苏挽歌的道谢,沈清寒的眼神暗了暗,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回道:“应该的”

    “师兄,你想不想吃东西?我做一顿饭给你吃吧”苏挽歌站起来,有些雀跃的问沈清寒。

    看见苏挽歌一张如花的笑颜,沈清寒不自然的别开脸,应了一声“嗯”,就见苏挽歌亢奋的转身跑去厨房。

    沈清寒看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抿唇笑了笑,沉醉了清风。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