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他对这小丫头到底什么心思?
    一整夜,顾谨言躺在鸢尾的身旁,翻来覆去的,有些难以入眠。

    鸢尾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少女的清香,揉在他的怀里,让他敏感的心弦阵阵紧绷。

    怀里的小家伙,早已睡着了去,可他却还是半分睡意都没有。

    顾谨言甚至会想,自己怎么就和这小丫头走到了这一步,对于男女情事这方面,顾谨言自认自己属于理智型的,他怎么都没料到,今儿他居然差点就……要了怀里这小丫头去!

    他想,他大概真的是太久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吧!到现在几乎都有些不择手段了!

    可若是如此,那自己对苏解语呢?他甚至有那么多的机会对她下手来着,可他为什么偏偏就是对她提不起任何性趣呢?更甚至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着她。

    顾谨言凝着鸢尾绯色颊腮的深眸陷了进去,眸色也跟着转柔了些分,下一瞬,探手,一把将身旁熟睡的小丫头揽进了自己怀里,他把下巴抵在她的发心里,“……对不起。”

    他低哑着声线,同鸢尾道歉。

    他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该做的,却偏偏还任由着自己放任下去,若不是怀里这小丫头因疼而抗拒,恐怕今儿这错就真犯下了,而且是,永无回头。

    顾谨言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账!

    这小丫头是谁?是他好朋友的女儿!是因为信任他,才把女儿托付给他照顾的,可结果……

    居然把她照顾到床上来着!

    顾谨言庆幸,刚刚自己及时刹了车,不然他可真是没办法像自己,像鸢尾,像她父母交代了!

    顾谨言眸色暗了下来,越发用力的把怀里的小家伙锁进怀里,“小尾巴,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许是因为他抱得太用力的缘故,鸢尾在他怀里不适的挣了一下,清秀的双眉蹙成了一个小团子,顾谨言见势连忙松开了手去,哪知下一瞬,怀里温软的小东西又重新朝他贴了上来,两条小手臂缠上他精硕的腰身,将他锁得紧紧地,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均匀的呼吸扑洒在他的胸口,撩拨着他的肌-肤,温温热热,酥酥麻麻的……

    顾谨言喘了口气,能感觉到自己敏感的下腹正因为她亲密的靠近而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他大概真是疯了!!

    顾谨言闭上眼,强逼着自己入睡,免得再继续胡思乱想。

    …………………………………………………………

    翌日醒来,已经是七点时分。

    顾谨言站在空荡荡的洗漱台前,有些不知所措。

    这里自然是没有他的洗漱用品的,看来只能等回家再说了。

    随意的抓了抓自己有些凌乱的短发,稍稍整理了一下,又给自己倒了杯清水,预备先用水漱一遍口的,却倏尔,一支可爱的电动小牙刷从身后探了过来。

    顾谨言回头。

    他的身后站着头发蓬松,面色慵懒的小尾巴。

    这会儿,她的小嘴儿上还挂着白色泡沫,显然也是刚漱口完毕,还没来得及洗脸的,不过这副凌乱的模样儿印入顾谨言的眼底,却仍觉得可爱至极。

    她的睡袍懒懒的挂在她娇小的身躯之上,胸口那片诱人的绯色还若隐若现着,让顾谨言不由沉了沉色。

    鸢尾又往他递了递自己的牙刷,“给,借你。”

    顾谨言敛了敛眉,伸过手去,替她把肩上的睡袍拢了拢,哑声提醒她道:“这两天天冷,记得穿高领毛衣。”

    真的只是因为天冷的缘故?明明是因为担心被人看了她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吻痕去。

    顾谨言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昨儿晚上,自己怎么就对这小丫头忽而兽性大发了呢?居然还把她这满身弄得红红紫紫的,真是犯罪!

    “给啊!”鸢尾见他在犯愣,又提醒了他一句。

    顾谨言沉目看她一眼,最后到底还是伸手把她递过来的牙刷给接了过去。

    鸢尾不满的看着他,“我怎么觉得你一副特别不乐意的样子?你嫌弃我吗?”

    “你们宿舍几点开门?”顾谨言并没有回答鸢尾的问题,只问她。

    他把手里的牙刷搁在水龙头下认真的清洗了几次。

    鸢尾拧眉,“连我的口水你都吃过了,还有必要洗这个牙刷吗?”

    顾谨言目光深意的看她一眼,又转了头过去继续洗牙刷,“这跟接吻不一样。”

    他又换上了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儿。

    鸢尾瘪了瘪嘴,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浴室去。

    顾谨言看着手里这支属于鸢尾的卡通牙刷,眉眼间多了几分柔和之色,这是一支典型的小女生专用的牙刷,手柄是一只造型非常可爱的小奶牛,刷头也是那种非常可爱娇小型的,跟她的气质,确实很搭,只是,与他堂堂的一个大男人,实在是格格不入!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挤了一层牙膏在牙刷上,开始认真洗漱起来。

    ……………………………………………………………………

    从c大出来,顾谨言先是回了家里一趟。

    沐浴,更衣,方才觉得通体舒畅了,换了衣服之后,适才出门去了工作室。

    今儿一大早还有个高层会议要开。

    才一进工作室,李制作仿佛就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似的,连忙凑了过来,“哟!顾总,今儿莫不是遇上了什么好事儿?难得,一进办公室,嘴角就扬得这么高。”

    “有吗?”若不是他说,顾谨言可还真没发现,他不着痕迹的敛了敛唇边的笑意,刻意板起脸来,“大概是今天天气不错的原因。”

    “天气不错?”李制作往窗外看了一眼,“这会儿外面都雨夹雪了呢!还不错啊?我若没记错的话,你可是最讨厌下雨天了!老实说,看你这副通体舒畅的模样,昨儿晚上没少纵欲吧!”

    顾谨言拿着手里的资料,毫不客气的直接拍在他的头上,“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还不跟我赶紧工作去?绩效奖不打算要了是不是?”

    “要,要要!当然得要!!”李制作捧过桌上的乐谱就准备溜去录音棚,走前,还不忘道:“顾总,放纵没错,不过,得悠着点,毕竟都已经是而立之年的人了!”

    “去——”顾谨言一脚毫不客气的踹在了他的腿上,李制作简直是连滚带爬的逃了。

    其实,李制作是一句玩笑话,可顾谨言竟然还当真往心里去了。

    确实,大多数的男人,过了而立之年之后,确实就很容易力不从心,而他更是比鸢尾年纪大了足足有十八岁!

    顾谨言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为什么要忽而联想到鸢尾来,难不成他还在设想着以后?怎么可能!!

    昨儿晚上已经是越轨了!所幸的事,在最后一步,止住了!

    他到底没有真正要了她去!

    顾谨言收回心神,强逼着自己潜心工作。

    早会开完,差不多已到午饭时间,才一出会议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顾谨言第一想法,认为电话定是鸢尾打来的,然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在见到上面的名字后,心里竟不觉还有些落空。

    电话并非鸢尾打来的,而是苏解语。

    他愣了小半会,到底还是把电话给接通了。

    忆起昨夜自己和鸢尾发生的所有事情,顾谨言心里不免有些愧疚。

    这……应该算作是出轨了吧?

    顾谨言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出轨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让他很是烦闷。

    当年他和林吱吱为什么会离婚?还不正是因为这些事儿?

    关于林吱吱,顾谨言并不想回忆太多,他把电话接了起来。

    “谨言,中午一起吃饭吧!”苏解语热情地邀约着他。

    顾谨言犹豫了数秒,点头,应承了下来,“好!”

    顾谨言的情绪并不算太高涨,甚至还有些淡淡的,但苏解语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自然也就没有往心里去,“那你中午下班之后来接我,好吗?我在公司楼下等你。”

    “行。”顾谨言应承着。

    两人没聊多久,就把电话给挂了。

    却哪知,电话才一挂上,他的手机又重新响了起来。

    这回,还真是鸢尾打来的!

    顾谨言眸仁微亮了几分,而后,又敛了敛眸光,迟疑了数秒后,把鸢尾的电话接了起来。

    “喂——”他好听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传入鸢尾的耳中,鸢尾心情本就不错,在听到他动听的声线之后,心情更加愉悦了许多,鸢尾在电话里的语气也变得更加活泼了些,“顾谨言,你在干什么?刚刚我打你电话,一直占线呢!”

    “找我有事吗?”顾谨言的语气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鸢尾却并不以为意,只满心期待的问他道:“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

    其实,鸢尾这会儿,正背着她那大大的书包,站在了他的工作室楼下。

    外面的冷风吹着,冷得有些刺骨,但鸢尾这会儿心情甚好,所以她并不觉得冷,反而还觉得自己心里暖洋洋的。

    鸢尾一边等着他的回答,一边在他楼下无聊的跳着方格子,忽而就听得电话里的顾谨言回道:“我中午已经和解语约好了。”

    鸢尾闻言,跳格子的动作,蓦地一僵,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滞。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