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老狐狸
    “这次你阻止了特工总部和中储银行,为发行中储券而采取的极端措施,维护了沪市的社会稳定,也为市政府立下了功劳。”

    “但是眼下这个事情比较敏感,中储券关系到整个金陵政府的运转基础,我作为立法院长和市长,不能对你进行公开的表彰。”

    “在金陵的时候,我就听说老弟在沪市呼风唤雨手眼通天,日本方面对你非常器重,没想到实际情况,远远超出了我之所想。”

    “李仕群从特工总部的副主任成为主任,兼任特务委员会的副主任和警政部长,深得梅机关的信任,行事风格向来骄横,没想到他这样的人物,也得给你几分面子,你实在是市政府的一员干将。”陈恭波很是高兴的说道。

    这是莫果慷的住处,也是陈恭波的小家,陈明翔此刻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手边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陈恭波面前的书桌上,摆着一套文房四宝,就是笔、墨、纸、砚四样,还有一把镇尺,这套东西是周海文搜罗来的古物,花了一大笔钱才得到,非常的珍贵而稀少。

    另外就是蜀锦、蜀绣、杭洲丝绸、茶叶和白酒,包装非常精美,清一色的木雕盒子,看上去很上档次。

    对于喜好舞文弄墨的陈恭波来说,这套源自于宋代的文房四宝,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完全可以用来传家,他知道这份礼物的分量。

    能够投领导的所好,又能为领导排忧解难,难怪陈明翔这么年轻就得到了日本人的欣赏,被誉为是宪兵司令部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第一红人。

    “不敢当市长如此的盛赞,我作为下属,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倒是市长能够心系沪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爱民如子,实在是沪市民众的福气。”陈明翔笑着说道。

    旁边的莫果慷,拿着陈明翔送来的整套法国进口化妆品和珠宝首饰,简直是爱不释手,对蜀锦、蜀绣和杭洲丝绸也格外喜欢,用来做衣服绝对是上品。

    陈明翔真讨女人喜欢,这些化妆品和首饰不但价值昂贵,更重要的是,全都是最新款式,莫果慷对这方面是专家。

    “我已经和租界工部局方面,签署了越界筑路地区的警权协定,沪西地区的警权协定,沪西警察署很快就要成立了。”

    “眼下警察局和特工总部都在竞争这个署长的职务,为此,李仕群和卢应都找我谈了几次,对这个职位是志在必得。”

    “我初来乍到,对沪市的情况不太了解,老弟有什么好的建议?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提出来,我会优先加以考虑的。”陈恭波笑着说道。

    看起来他似乎是要给陈明翔一个丰厚的回报,沪西警察署的署长,眼下可是含金量很高的职务,想要坐这把交椅的人很多。

    可是陈明翔却暗暗生出了警惕心理,陈恭波能做到这个职位,做事情绝对是有深度的,把费尽心思谈下来的沪西警察署的署长人选,交给自己来做决定,这绝对是一次试探。

    事有反常必有妖,言不由衷定有鬼啊!

    “按理说这样的大事我不该多嘴,但作为下属,既然您问到了,我就说说自己的想法。沪西警察署的署长,属于市警察局的下属,应该是由警察局长卢应来任命,这样符合规则和流程。”

    “但李仕群兼着警政部的部长,是名义上金陵政府的警察部门领导,您也知道,特务委员会下属的特工总部,属于沪市的特殊暴力机构,深受日本人倚重,以后市政府的工作,少不了和他打交道。”

    “其次,李仕群和梅机关的关系很特殊,而梅机关的影佐将军和晴气中佐,是金陵政府的军事顾问团高层,这件事上一定会偏向于李仕群,我觉得市长还是把这个职务给特工总部的好。”

    “至于我自己,我是市政府的下属,也是特工总部的下属,对这个职务没有非分之想,领导们怎么决定,我是全力支持服从的。”陈明翔说道。

    陈恭波赞许的笑着点点头,他刚才的问话,就是要用沪西警察署的署长这个大蛋糕,试探陈明翔的野心。

    作为汪伪政府的第二号人物,他可能不知道特工总部和梅机关的关系,可能不知道梅机关对汪伪政府的约束力吗?那是扯淡!

    陈恭波的确希望把陈明翔收入麾下,他在沪市的心腹嫡系太少,而像陈明翔这样有能力有手段的下属,不容他放过。

    市政府对警察局和特工总部并没有实质性的管理权,因此,需要一个能够与梅机关、日本陆军省驻沪特务机关、日本驻沪宪兵司令部、日本海军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警察局和特工总部专门打交道,协调工作的人。

    但是,想要提拔重用,除了聪明和办事能力之外,还得有敬畏之心,懂得进退知道分寸,一个时刻想要把上司踩在脚底下,见到好处就要冲上来抢夺的人,留在身边那是威胁。

    “你觉得陈明翔这人怎么样?”等到陈明翔走后,莫果慷笑着说道,喝了酒的她,格外有种迷人的风情。

    对她而言,也希望陈恭波能把陈明翔收为己用,那样,她也将会从陈明翔的资源中得到巨大利益,不要忘记,这个年轻男人有日本军方撑腰,是沪市最大的走私商人,能满足她对财富的需求。

    看着神情自若从容不迫的陈明翔,她觉得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比陈恭波这个年近半百的老家伙要顺眼很多。

    “可堪大用,在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能力和自制力,不被利益迷惑了眼睛,的确很不容易了,后生可畏啊!”陈恭波拿起砚台左瞧右瞧。

    这个意思就是过关了,从做事的风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他对自己的鉴别能力是很有信心的,可是这个汉奸忘记了,陈明翔整天混在一堆汉奸特务里面,年纪虽然很轻,可心智却比老狐狸并不逊色!

    真是有点意思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莫果慷送自己出门的时候,居然采用西方礼仪握了握手。

    穿着一身女士西装的她,别有一番韵味不说,陈明翔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好像被她的手指头轻轻的挠了两下,这是什么鬼啊?

    。顶点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