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有心无力
    华通贸易公司添了两辆新车,陈明翔就在周海文的指点下,开始学习如何驾驶,周家作为沪市的富商,周海文早就是老司机了。

    “我考虑在沪市找两个好点的位置,开两家药店,药品特别是西药,现在是价比黄金,我们以后少不了做这样的买卖,为了应付各方面的检查,也是给特高课一个借口,这个事情要做到前面。”陈明翔说道。

    “兄弟,你比我还适合当商人,你说的很对,现在只要手里有货,有多少就能卖多少,全都是黄金大洋结算,像是磺胺、奎宁、阿司匹林片,都是日本人禁运的战略物资,也是国统区急需的物资,我看可以做。”周海文说道。

    “明天我就到英美和德国的公司联系一下,组织货源,你关注前来公司洽谈业务的客户,看谁有这方面的关系。”

    “我们分为两步走,一部分是明面上的,向特高课备案,一部分是我们兄弟的,夹在货物里暗箱操作,公司没有隔夜粮,我觉得心慌啊!”陈明翔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现在就是个典型的皮包公司,一是利用客户的定金收货,二是利用供应商的货物远转,也可以说是借鸡生蛋,这样下去可不是长久之计,公司必须得有流动资金。

    要赚取更多的钱,提升自己在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心目中的价值,交易的品类和规模一定要增加。

    而特高课的活动经费有规定用途,想抽调也拿不出多少来,而且还要经过监管部门的审核,特工总部就更不用指望了,自己还缺钱呢,所以陈明翔把眼睛盯到了药品方面。

    这可是明令禁止的战略物资,哪怕是特高课也要慎之又慎,好在有梅机关纵容特工总部向国统区交换物资的先例,陈明翔也不怕特高课不答应。

    “我们公司的业务,进展远远低于我的预期,这么好的条件,不应该是这种成色才对。”周海文皱着眉头说道。

    “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在观望,如果第一笔业务顺利做成,你瞧着吧,接下来的客商会踩烂门槛的。”陈明翔笑着说道。

    他不是商人,但是他比周海文更懂得商人心理,尽管华通贸易公司号称有宪兵司令部的免检通行权力,可这是嘴上说的,没有实际的例子作为证明。

    万事开头难,第一单买卖就是向沪市的商人们展示实力,等大家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还发愁没业务?这简直是开玩笑!

    仅仅一周的时间,一千件二十支棉纱由纺织厂生产完毕,用卡车运到码头,刘奎旭带着人清点完毕,陈明翔和特高课负责货物交易的新井少尉,盯着码头把货物装上了轮船。

    许多沪市够分量的商人,都派人或者亲自来盯着交易,他们看到,码头负责检查的宪兵,根本对这一幕视若不见,交易顺利完成。

    “明翔,还真叫你给说着了,昨天下午咱们刚给国统区的客商交货,晚上几个大纺织厂的老板就到我家,哀求着想让我帮他们开工。”

    “沪市经历了大轰炸和炮击,很多纺织厂的机器都被炸坏了,战后日本人又开始全面压制本地纺织业,有大量的纱锭闲置,你看这个事怎么处理?”周海文刚上班就找到陈明翔的办公室。

    开战之前,沪市的纺织企业有六十多家,占据全国总份额的百分之四十还多,纺织业是高度发达的。

    在战争期间,纺织企业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很多纺织厂的机器和厂房都被损毁了,严重影响了行业的发展和生存。

    这还不是最为致命的,日本企业仗着军队的势力,疯狂抢夺机器和物资,强行入股纺织厂达到控制纺织业的目的。

    棉纱棉花都属于禁运物资,这就从根本上断绝纺织厂的原料,导致没法开工,产品也禁止对外销售,纺织业被折腾的苦不堪言。

    丰昌纺织厂搭上了华通贸易公司的线,重新开工生产,这也让一部分留在沪市的纺织企业看到希望,周海文可是名义上的副经理,于是找到了周家。

    “你自己都说了,日本纺织业为了霸占沪市的市场,极力压制本地纺织业的发展,我哪有这个胆量从狗嘴里夺食?”

    “要是公司下面挂靠的纺织厂太多,特高课也不同意,再说,那些日本的纺织企业看到自己的利益受损,会把我们告到日本政府的,没有强有力的后盾,你就别把手伸得太长。”

    “最多三家,这是极限,还得一家家的慢慢挂靠,特高课还没有尝到黄金美元的甜头,现在说话不好使。”

    “让那些纺织厂把纱锭先卖给丰昌纺织厂,然后咱们全力开工,争取到月底再发出去两千件,这个数字就漂亮多了。”陈明翔摇了摇头说道。

    “明翔,你就想想办法吧,一个纺织厂能给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带来生存条件,我们这是为日本人做事,大部分人虽然不太清楚,可该知道的都知道,好歹也得留条后路吧?”周海文说道。

    华通贸易公司能有免检通行权力,这绝对是宪兵司令部的关系,沪市的富商们都是老成精的人物,不用想就知道咋回事。

    周海文其实并不愿意来当这个副经理,周家的少爷也不缺钱花,可陈明翔是他的好哥们,加上老爹一个劲的劝说,又不是公开当汉奸,只是在华通贸易公司打工,前面有陈明翔顶着呢,所以才答应的。

    他的心里对沪市民众抱着同情的心,很想通过陈明翔,能为家乡父老做点什么,这个老同学是高深莫测,似乎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树大招风,你折腾的这么大,是要把我往风口浪尖上送,你以为这点权力来的那么容易?你以为日本人找不到做事的人?”陈明翔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何尝不清楚,盘活一个纺织厂,最少能给三四千个家庭带来温饱,可眼下的局面,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归根结底他是一个特工,完成总部交办的任务才是正事,华通贸易公司的成立,只是获取情报的辅助手段,戴老板不需要他挽救沪市民族工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