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十二章 偶遇
    “你个混蛋,特么的为了女人不要命了是吧?”

    陈恭树接到总部的急电后,慌忙带着人来到陆文英家里,果然找到了藏在这里的展森。

    “你特么知不知道,你这个情妇的干爹,已经把你在这里的消息出卖给了丁默村,人家这就要来抓你了!”

    陈恭树咬牙切齿的狠狠踢了展森一脚。

    “区长,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展森先是大惊失色,随后顿时杀心大起。

    他知道陆文英有个在青帮当流氓的干爹叫张德钦,这个混球居然敢向七十六号告密,那下场就是一个,死!

    “我也不知道消息哪来的,人家直接和总部取得了联系,老板命令我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救你。”

    “七十六号的那些人不是要来抓你吗,正好打个伏击,给特务们敲敲丧钟!”陈恭树冷笑着说道。

    陈明翔吃完早餐刚到七十六号,就看到一个穿着绸布衣服的老家伙,被几个特务拖着进了审讯室。

    谁啊,张德钦是也!

    老东西是鼻涕眼泪齐流,看着就让人恶心,嘴里还大喊着冤枉。

    既然出现眼前的一幕,那昨天晚上的行动,肯定是失败了。

    “刘姐,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青帮老大吗,怎么成这德行了?”

    陈明翔明知故问的说道,心里却是暗暗高兴。

    自己的计谋取得效果,这在戴老板那里能得到好印象,展森也得好好感谢自己,人情嘛,多送点对以后有好处。

    “张德钦昨天晚上向丁主任密告军统杀手展森的下落,没想到警卫队和行动队赶到的时候,却让军统打了个伏击,死了十几个人!”

    刘妮娜对于这次失败,居然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可见,她对吴四保之间肯定有矛盾,还是很深的矛盾。

    陈明翔骑着刚买的自行车,优哉游哉来到了静安寺。

    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小翻译,是没有汽车接送的,最少也得混到队长和处长的级别,才能有自己的专车。

    为了上班方便,陈明翔就到洋行买了辆自行车,这也是眼下比较时髦比较高档的交通工具。

    民国时期的自行车也叫做自由车,稀少而昂贵,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的,大约为一百六十块法币或者大洋。

    “明翔哥哥,你什么时候回的沪市,怎么没有到我家里看我?”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漂亮姑娘,还穿着曾经的蓝色上衣和黑色长裙,典型的学生装扮。

    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留着清爽的短发,肌肤雪白水润,大眼睛清澈而明亮。

    学生服难掩她亭亭玉立的优美身段和青春的活力。

    看到她起伏有致的胸部,陈明翔不由得暗暗惊讶,原来自己的师妹已经长大了。

    陆琨瑜,大学陆教授的女儿,新闻系的大学生。

    这位对学生要求很高的教授,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学者,当时陈明翔很得他的欣赏,偶尔也到家里坐坐,帮着做些翻译类的工作,和陆琨瑜慢慢熟悉起来,以兄妹相称。

    在静安寺这里意外看到陈明翔,陆琨瑜也是非常高兴,两人之间是没有什么秘密的。

    这位师哥经常带着她满沪市转悠,打鱼摸虾打架斗殴,什么事情都干过。

    陈明翔骑着自行车刚到静安寺门口,意外遇到了陆琨瑜。

    “一言难尽啊,我现在哪里敢到你家去,要是让教授知道我现在的工作,还不得把我轰出来,他可是最讨厌日本人的。”

    陈明翔愁眉苦脸的说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华夏文化中很传统的思维。

    陆教授性格倔强,对侵占华夏河山屠戮华夏百姓的日本人恨之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要是知道自己居然到了特工总部,接下来的反应想想都觉得寒毛直竖。

    “什么工作啊,难道是你当汉奸了?”

    陆琨瑜问道,闪亮的大眼睛满是好奇。

    “小祖宗,你小声点行不行,这里人多嘴杂的,说不定就有日本人的特务,走吧,你哥请你吃西餐,和你说说这段时间的遭遇,吃完饭到你家走一趟,看看老师和师母。”

    陈明翔急忙捂住了她的小嘴。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动作不合适,急忙缩回手来。

    师妹可是大姑娘了,怎么能像学生时代呢?

    “自从日本人占领了沪市,复旦大学搬迁,我老爸没了工作,现在想吃顿西餐,那只能等到自己上班赚钱才能享受了。”陆琨瑜也是俏脸微红。

    她心里美滋滋的,陈明翔对她的感情没有变,习惯也没有变,没拿她当外人,瞧这动作,做得多自然啊!

    真是报应啊!

    我就知道事情肯定是这样!

    陈明翔骑着自行车一边往家走,一边还忍不住捂了捂脸,火辣辣的疼。

    脸上有个巴掌印,明天怎么上班啊,这可是要闹笑话的。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挨耳光呢!

    下午的时候捂了师妹的小嘴,晚上就被她老爹一巴掌扇在脸上,灰头土脸的赶出家门,好歹师母把东西给留下了。

    不过这个事情呢,早晚教授都会知道,这一耳光是少不了的,早打早安心。

    “你也真是的,怎么能打明翔呢,这孩子是被逼着当翻译,又不是去当汉奸,你这牛脾气什么时候改改!”

    师母心疼的差点掉眼泪,陈明翔在她眼里就像是亲儿子一样的疼爱。

    “在什么狗屁维新政府的特务机关做翻译,这不是汉奸是什么?”

    “教出这样的学生,我觉得丢人现眼,凭他的外语水平,到英资企业也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不争气的东西!”

    陆教授气哼哼的说道,他何尝不是恨铁不成钢!

    “爸,按照您老人家的说法,东三省沦陷区伪政府那些机关的工作人员,也都是汉奸了?”

    陆琨瑜心里更疼,是她一力坚持陈明翔回自己家的,结果师哥被当老爹的一巴掌打出家门。

    “我不和你说,总之,他一天不从那个日本人的特务机关辞职,就不要想着进这个家!”

    陆教授也知道自己的语言有些偏激。

    东三省在伪政府工作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也不能都说成是汉奸。

    指望着所有的老百姓都拿起抢来和日本人打仗,那也不现实,他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你可不要想着学这个混账,我给你联系了《新闻报》,你到那里做编辑吧,离家也不远。”

    “租界以外的地方你最好不要去,现在局势很混乱,到处都是地痞流氓和汉奸特务,一个女孩子家很不安全。”

    陆教授看着陆琨瑜说道。

    复旦大学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的指示搬迁到山城之后,他身体不好没有跟过去。

    总算是略有家产,顿顿山珍海味不敢想,荤素搭配还能做到,生活上倒也没有问题。

    儿子目前在美国留学,这倒不需要担心,女儿刚从港城大学毕业回家。

    他知道让陆琨瑜在家里闲着是不可能的,但是租界相对还安全一点,日本人不敢在租界太猖獗。

    “爸,你给我买辆自行车吧,上班很不方便的,万一遇到堵车,我给人家主编的印象不太好。”陆琨瑜说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