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受辱
    李泽道摇了摇头,又说:“不过我也不能百分之一百保证,请得动院长他老人家,事到如今只能试一试了,所以还请前辈做好两手准备。”

    药师青牛点了点头,就算李泽道不提醒,他也会做两手准备。

    将所有希望全部寄托在如此无耻的一个家伙身上,无非是一种相当愚蠢的行为。

    当下李泽道立即书信一封,交到药师青牛手中:“前辈,我有要事在身,得离开了,还请前辈自行带着这书信赶往不周学院。若是请不动院长,那就逃命吧。”

    “多谢!”药师青牛深呼吸一口气,郑重的接过这书信。

    这一刻,这位灵仙镜修为强者,四品魂匠也不淡定了。

    李泽道极其随意说道:“哦,对了,那须弥戒还能装下一些东西,那个……”

    “……滚!”

    在药师青牛的弥漫浓郁杀气的咆哮声里,李泽道落荒而逃。

    李泽道心里这个不爽啊,这个老头压根就不是个东西啊,自己帮了他那么大的忙了他竟然如此小气连几株破药草都不给。

    上了药师塔第九层,随后通过那道门进入了那条秘密通道,很快的,李泽道就回到那院落里。

    没多作停留,李泽道立即离开了雾城,两天不到功夫,李泽道返回那冥界山。

    此时这冥界山上依旧被倾盆大雨所笼罩,那一道如同恐怖龙蛇一般的闪电,毫不留情的倾泻而下,发出的那种闷响着实地动山摇,仿若要将这个世界那见不得光的黑幕给彻底撕碎似的。

    还有那爆戾无比的狂风,使得李泽道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甚至连往前行走一步,都变得极其困难,稍微一个不注意,便会被这狂风吹走。

    “真不愧是神域十大凶地之一啊,以自己的目前的修为,都心生恐惧,害怕被那雷给劈死。”李泽道舔了舔嘴角处那雨水。

    随即他那原本稍微放松不少的心,又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了。

    这个地方就是这样,充满了罪恶,充满血腥死亡,没有任何一丁点阳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在这种地方待久了,容易让人心生暴戾之气。

    就连李泽道这种内心可以说极其强大的人,也毫不例外的受到影响了。

    从须弥域取出那十枚成熟内丹,并且将须弥戒藏好之后,李泽道这才继续朝前走去。

    魂魄已经融入了出发之前,老者所发的那玉卡的缘故,因此即便不辨方向,不知道自己此时位于何处,李泽道却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道声音在帮自己引路,告诉自己应该继续朝哪个方向前进。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一道闪烁着蓝色寒芒的闪电猛地劈了下来,一时间黑夜如昼。

    这道威力惊人的闪电似乎改变了周围的虚无,使得这一片区域,仿若时间的流逝都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如同与世隔绝一般。

    随即,李泽道便感觉到有一股可怕的吸力一下子就将自己吸入这片虚无里,等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然出现在那条漆黑无比的通道里了。

    这股可怕的吸力自是须弥域本身的力量。

    万一,有人被挟持来到这里,须弥域这股可怕的吸力却是只会将魂魄融入那玉卡的人传送到须弥域里,至于那些挟持之人,将被阻挡在外。

    走出这条通道来到外头,李泽道看到那负责登记发放玉卡的老头正坐在那边,他那浑浊的老眼微微眯着看着上方,似乎正苦思冥想,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回来了?”

    老头抬头扫了李泽道一眼。

    “嗯。”李泽道点头。

    老头低头,登记了下,随即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与此同时,自己的手中已然多出了一张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玉卡。

    “前辈,给。”李泽道将玉卡归还。

    “前辈?不敢当,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老鱼头吧。”老头接玉卡,淡淡说道。

    “老鱼头。”李泽道改口,这才想起自己此时的身份是鬼面。

    “真没救了?”老头扫了李泽道胯下一眼。

    李泽道就觉得自己的胯下哆嗦了下,却是苦笑摇头:“被连根拔起了,你说呢?连正常尿尿都不行了,更别说是为复兴我女娲一族做出自己的贡献了。”

    “老鱼头你不知道啊,我有痛苦!我有多恨啊!我愧对女娲一族啊!”李泽道面色晦暗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老鱼头点了点头没再多说啥。

    李泽道点了下头,转身朝着戌亥峰走去。

    不多时,李泽道回到自己那位于戌亥峰北面的山脚下那漆黑阴冷的小屋里,稍作整理之后便提着那十枚成熟内丹,一步步朝着那位于半山腰的丹药部走去。

    跟之前一样,这一路上李泽道遇到了不少相貌极其丑陋的家伙。

    这些家伙见到李泽道之后,无一例外的皆面色变得炙热,或是高傲或是嘲讽,或是眼神怜悯,指指点点的说些啥。

    李泽道跟之前一样,看都没不敢看他们一眼,一副不敢见人的卑微样子,脑袋都没抬起来。

    即便如此卑微,还是有人过来踹李泽道一脚,往他身上吐几口口水。

    李泽道知道,他之所以有这样一种待遇,不仅仅是因为根断了是要被人瞧不起的,更是因为之前鬼面太嚣张跋扈了,欺负人那是常有的事。

    现在他落魄了,那被他欺负过的人自然要欺负回来。

    不多时,李泽道来到了丹药部跟前,这回却是极其卑微的站在大门口那里,一副想进去却又不敢的样子。

    约莫半柱香功夫,一个面容奇丑无比的男子从里头走了出来,当看到李泽道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嘴角翘起了一丝极其玩味幅度:“桀桀桀……这不是咱们大名鼎鼎的无根公子吗?”

    李泽道胆怯的看着这个对他来说极其陌生的丑八怪,作揖说道:“大哥……”

    “尼玛的什么大哥?谁是你大哥?这不是占老子便宜吗?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卑贱无比的废物?老子是你狗熊大爷!”男子那绿豆大小的眼珠子一瞪,口水喷了李泽道一脸。

    那大手更是重重的拍在李泽道那张脸上,一下子就打得压根就没想防御的李泽道嘴角流血。

    李泽道差点一个没忍住就一把掐住他的咽喉,然后将那还未来得及进行临床试验的无根丹塞进他嘴里。

    “妈的,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英勇无敌的帅哥吗?还不赶紧给老子跪下?你这样的废物有资格在老子面前站着吗?尼玛的!”狗熊又一个大耳光子过去。

    又挨了一巴掌之后,李泽道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却是依旧一脸谦卑无比的笑容,简直卑微如尘埃,压根就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尊严这种东西,早就被李泽道亲手从自己身上撕扯下来深深埋进那泥土里了。

    假以时日,当达到那种人人生畏的高度之后,李泽道会亲手将那尊严挖出来。

    “这是什么?”

    往李泽道身上吐了几口口水之后,狗熊扫了李泽道手中紧紧抓着的那袋子一眼,那小眼睛有着一丝诧异。

    “狗熊爷,这是猫爷吩咐要的十枚成熟内丹。”李泽道赔笑说道。

    狗熊的眼睛微微睁大,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申公猫给这无根废物半个月时间让他带会来十枚成熟内丹便让他成为丹药部一员这事情狗熊自然清楚。

    让狗熊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还真完成任务了。

    要知道,他不过是区区灵神境中品修为,随便一只拥有成熟内丹的毒虫兽类都足以将他撕扯成碎片了。

    “给老子就行了,猫爷才没时间见你这个废物。”狗熊爷冷冷的说。

    “是是……”李泽道赶紧将这十枚内丹交到狗熊爷手中。

    “狗熊爷,那小的进入丹药部这事情……”

    “废什么话?你若真带回十枚成熟内丹了猫爷还能赖你不成?现在还不赶紧给老子滚?记住是用滚的!尼玛的无根废物,老子见你就烦。”狗熊一脚将李泽道踹倒在地上。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李泽道蜷缩着脑袋,跟上次一样,继续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跟上回一样,这一滚就滚到了山脚下。

    跟上回一样,这一幕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却是各个像是看热闹似的,表情要多玩味有多玩味,有的还一边鼓掌一边帮李泽道加油呐喊。

    “滚啊!滚快点啊!滚尼玛的啊……”

    其中有几个之前被鬼面欺负过的人,李泽道滚过来的时候,又一次特地上前羞辱一番。

    “啊,无根废物,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说我这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了?怎么又不小心踩到你了。”

    “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不小心将口水吐你身上了,你不会怪我吧?”

    又一块不知道从那里飞来的骨头,重重的砸在了李泽道那后脑勺上,直接鲜血横流。

    “妈的,老子要是你早就离开这里多杀几个该死的神域人了,然后跟一个该死的灵神境上品以上修为的该死的神域人同归于尽!”

    “这么贱?老子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我神圣女娲一族的人。”

    “……”

    李泽道古井无波的向前翻滚,默默的承受着他应该承受的这一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