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潇水 第四十三章 厉变
    薄子瑜的刀。

    单口直刃。

    由上好的天竺铁锻冶而成。

    刀口抛得极亮,刀尖磨得极利。

    轻轻一送,便将迎面扑来一个脑袋上生出手臂的怪物扎了个透心凉。

    但他心里却反倒咯噔一下。

    “不好!”

    但见那怪物丝毫不顾利刃穿心,反是趁机死死抓住刀身,迎着刀口主动将身体送了上来,张开利口就来撕咬。

    薄子瑜只得匆忙抬起手臂,死死抵住怪物的下颚。怪物啃咬不到,可脑袋上那些畸形而瘦小的手臂却趁机在他脸上胡乱扒拉。

    这时。

    “嗾!”

    棍影携带尖啸迸起。

    “砰”的一下。

    红的、白的炸了个满天飞,留得几只畸形小手还撕扯着薄子瑜的面皮。

    他赶紧一手把脸上“杂物”扯下来,一手搅动刀锋,把怪物的手掌与胸膛搅了个稀巴烂,但那怪物居然还未死透,依旧挥舞着血淋淋、光秃秃的手掌扑打过来。

    薄子瑜只得用力将其蹬开,趁势退了几步,回到方才出手援护的张少楠身旁,杵着刀直喘粗气。

    这些怪物太难缠了!

    虽然气力不大,也没什么怪异的妖术,但不怕死不会疼,周身更没有要害可言,打烂脑袋还能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非得切碎了不可!

    好在这些怪物只是牢牢护在母体跟前,没有主动上来搏杀,但……数目实在太多了!

    区区两人哪里杀得散、冲得动?

    薄子瑜不由瞄了眼身后按剑而立的李长安。

    可方才“自有我等扫开障碍,道长只管应付妖魔本体”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

    他年纪不大,面子看得倒重。

    拉扯不下脸皮。

    只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咬牙与张少楠再度冲杀上去。

    这是这一次。

    张少楠却是悄悄慢了一步。

    薄子瑜猝不及防,便一头扎进了妖怪的汪{和谐}洋大海里,身边没了遮拦,妖怪就从四面围攻过来。纵使他武艺不差,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护住头,又被缠住腿,甩开腿,又被搂住腰……渐渐不支,猛然间,竟是发现连再脱身都难。

    就在要骂娘呼救之际。

    “闪开。”

    脑后一声爆喝。

    匆忙间一瞥,却是张少楠抱着个大酒缸子,似撒了疯的野猪,直挺挺撞了过来。

    薄子瑜头皮一麻,奋起全身力气挣开撕扯,往旁边一躲。

    耳边一道厉风。

    张少楠已连人带缸撞进了怪物堆里。

    沉闷的撞响伴着酒缸破裂声。

    当即便有酒水与碎陶片四下飞溅。

    怪物堆里自是人仰马翻,而一条通往太岁妖本体的狭道也豁然打开!

    张少楠躺在酒水横流的地上,瞧着涌上来的怪物们,放声大笑。

    “还不动手!”

    道士身影如风,飞掠而入。

    ……

    怪物群中沸腾了起来。

    李长安才踏入阵中,怪物们就一齐发了狂,舍了wài wéi厮杀的薄子瑜,舍了里头顽抗的张少楠,全朝着道士蜂拥而来。

    显然。

    它们都知道,谁才是最要命的角色。

    而前方。

    随着怪物们的暴{和谐}动,张少楠舍命打开的缝隙似乎也马上便要合拢。

    眼看就要被怪物淹没。

    道士却只是按剑在手。

    沉心静气,稳稳踏出脚步。

    第一步。

    剑光“锵”然出鞘,身侧一只上来拉扯的手上,五指应声而断,只余光秃秃的手掌在李长安飞掠而过的衣摆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第二步。

    长剑斜挑,斜前方扑来的怪物小腿不翼而飞,身子一个趔趄,与道士错身而过,撞翻了身后紧追不舍的“跟屁虫”们。

    第三步。

    剑身顺势横扫,结结实实砸在前方拦路的怪物脸上。在长剑颤鸣声中,怪物带着一嘴碎牙横飞而去。

    三步之后。

    眼前豁然开朗。

    疯狂的怪物群被李长安甩在脑后。

    而身前五步之外,便是妖魔本体。

    太岁妖似乎也因李长安的逼近而惊恐,庞大的瘤体跳动越显急促,正在生长的肢体也随之扭动起来。

    恐怖而又徒劳。

    正前方。

    一个只长出了脑袋的分{和谐}身,裂开只有利齿而无舌{和谐}头的小嘴尖叫嘶吼。

    可下一刻。

    一只登山靴便结结实实印在了它脑门上。

    李长安已然腾身而起,譬如白虹贯日,直趋太岁本尊。

    …………

    道士与妖怪。

    双方的距离霎时间只有一剑之隔。

    可这时。

    太岁身侧却突然跳出个人来,手头一把腰刀,劈头乱砍。

    此人虽出现得突然,但显然不通武艺,闭着眼睛把刀子胡乱比划,嘴里不住叫唤着:

    “莫要伤害吾妻。”

    咦?

    道士收起杀心,细眼一瞧,这人衣衫褴褛,居然是顾老三!

    这货怎么在这儿?

    不过当下也不容细究,道士随手磕飞他手中腰刀,再上前一拳砸翻,揪住领子就把这顾老三甩了下去。

    只是这么稍稍一耽搁。

    太岁妖便借机将周身正在生长的分{和谐}身们“吸”了回去,留下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毛孔”。而后,扑簌簌喷吐出大量丝丝缕缕的网状物。

    虽看来柔嫩无甚杀伤力,但李长安可不想亲身尝试,他脚步一点,撤身落地。

    可对方却是紧追不放,喷吐出一张细密大网迎头兜下来。身后,分{和谐}身们更是蜂拥而至。

    转眼间。

    便是前有罗网,后又群妖。

    道士却只不慌不忙从怀里取出了一张黄符。

    这是一枚“真火咒”。

    自然也是新晋小叮当冯翀所赠。

    对于这种好东西,李长安向来是多多益善,且从不吝惜于使用。

    当即,手掐法诀。

    “吾奉回禄真君令,八方火精,速听诏令。疾!”

    黄符掷出,烈火骤起。

    出乎意料。

    也不知是因植物成精天生惧火,还是冯翀大方过头。

    小小一张火符,收效却是奇大。

    太岁妖肉山一般的躯体竟是一瞬之间便被整个点燃,庞大的身躯在火焰中剧烈蜷缩抖动,连带着将痛苦传给分{和谐}身,让分{和谐}身们滚倒一地,一时间,满室哀嚎震耳。

    这结果倒让李长安楞了半响。

    生怕太岁就这么被火符给烧死。

    他赶紧捻决一指。

    火海便裂开一条甬道。

    李长安三两步抢上,将符箓镇在太岁妖本体额头。

    霎时间。

    妖怪本体的抽搐、分{和谐}身的哀嚎都立时凝止,只余熊熊火焰腾腾燃烧。

    李长安又耐心等候了一阵,见这妖怪再无异动。

    这才手捻法决,拂动袖袍。

    熊熊火海顿作满室火星飘零飞散一空。

    一切平息。

    李长安才有闲心打量这个世间少见的妖魔。

    分{和谐}身们都如断了线的木偶散落一地,白色的瘤体被火焰烧得焦黑,作为本体的人形倒因李长安及时动手,逃过了一劫,只是衣摆被烧掉了一截。

    它静静地倚在墙壁上,真如一株植物,从始到终都没有任何变化。

    作为人的上半截身子上,洗净铅华后,只是个面容秀气的女子,面色惨白,脖颈上留着一圈乌青的手印,脸上却挂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正打量间,道士突然闻到一丝奇异的香味儿。说不上有多好闻,只是让人感到胃口大开,甚至于隐隐有饥饿之感。

    道士不禁循着气味儿看去。

    见着其腰间有一处杂乱的伤口,长出些参差发白的肉芽,正在缓缓愈合。但从留存的痕迹看,伤口似乎是……

    牙痕?

    …………

    张少楠奋力推开身上的怪物。

    他踉跄起身,四下搜寻。

    “大兄。”他呼唤着,“你在哪儿?”

    可是在场的人与妖却没有一个能回应他。

    张少楠焦急而徒劳地搜寻片刻,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顾老三身上。

    他揪住顾老三的衣领,将其一把从地上拽了起来。

    “说!我大兄在哪儿?”

    可顾老三似乎被道士摔晕了头,神色仍旧恍恍惚惚,嘴皮哆哆嗦嗦,却是半个字儿吐不出来。

    张少楠气得抄起拳头就要打下去,可刚扬起没落下,便被薄子瑜急忙接住。

    “你看他神志不清,打了又有何用?!”

    张少楠赤着双目瞪过来,薄子瑜却夷然不惧看回去。

    两人{和谐}大眼瞪小眼之际。

    顾老三似乎终于回过些神,嘴里嘟囔着些话语,可惜口齿不清听不真切。

    两人赶紧附耳去听。

    却只听到一个字。

    “饿。”

    饿?

    薄子瑜茫然而差异的抬头,瞧见了顾老三蓦然睁开的双眼。

    眸子通红,仿若熊熊燃起的火焰。

    不!

    那双眼睛是真的燃烧起、真的翻涌出、真的爆裂开火焰!

    薄子瑜只觉得眼前红光一涨。

    迎面滚{和谐}烫的气浪爆开。

    整个人便轻飘飘飞了出去。

    仿若腾云驾雾。

    ……

    “轰!”

    猛烈的bào zhà声让道士不禁脖子一缩。

    眼角的余光瞥见耀目的红色。

    下意思摸向兜里的火符。

    怪哉。

    没走火呀。

    回身一看。

    瞧见薄子瑜、张少楠两人一脸的烟熏火燎,在藏室的另一头挣扎起身,而两人原本的位置上,火焰熊熊燃烧里,缓缓站起一个漆黑的影子。

    这人影缓慢起身的同时,身形也在剧烈地扭曲变化。

    双耳变尖,下颚拉长,手掌化为巨爪,腿部关节翻转,尾椎更是冒出一条尖端分叉的尾巴。

    不消片刻。

    火焰渐灭,一只浑身漆黑、半人半犬的妖怪却踩着余烬昂首长嘶。

    “祖师爷在上。”

    道士往兜里一掏。

    “我可没带第二张镇妖符。”20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