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渗透计划
    北郡大营

    北郡大营是北郡陈兵之所,也是北郡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之一,但是,就这么一个森严的地方,在数年内已经换了数位主人。

    先是成郡王!

    后是北郡总督霍斐然!

    在是张家父子!

    忠勇伯!

    真龙之主刘季。。。

    白虎大将薛礼!

    。。。

    这座大营好似受到了某种诅咒,任何一任主管,都没有办法在这里长久。

    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人,对这个大营都十分的忌惮。

    甚至是厌恶,不过,司徒刑却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只有军队。。。

    只有将军队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掌中,他才会安心。

    “大人!”

    “三法司的紧急文书!”

    司徒刑和往常一般坐镇在中军大帐。

    本来这个大帐是薛礼处置军务的地方,但是现在却换了主人。而所有的文书,也都被送到此地,只有司徒刑批阅后,才会被执行。。。

    本来异常忙碌的薛礼,突然停了下来,多少有些不适应,但是,他却很好的调整自己情绪。

    这也是司徒刑最满意他的地方。

    开国初期,为什么很多将领被人王诛杀?

    一方面是因为杀戮太多,导致气运反噬。

    最重要却是桀骜不驯,不能正确的摆放自己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如此,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开国之主顾不得以前的情意,将他们全部诛杀,以绝后患。。。

    在司徒刑看来,薛礼是一个聪明人。

    他知道什么位置适合自己。。。也知道,怎么才能消除司徒刑的疑心。

    “嗯!”

    “三法司能有什么事情?”

    看着沾着红色鸟毛的文书,司徒刑的瞳孔无不可查的收缩一下。

    在北郡,只有紧急重大的事情,才会用这种标志来表示。。。

    想到这里,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急切的打开文书。

    “造化道攻击天牢,试图将刘太公救出!”

    “未知巫女攻击天牢,试图杀害刘太公!”

    。。。

    看着文书中详细的解释,司徒刑不由变得沉默。

    这个文书虽然字数不多,但是信息量却很大,而且,让他最感到震惊的是。。。

    刘季不仅没有因为根基收缩而消失,反而借助灵州的力量,造化道的力量,开始了新的生长。。。。

    “真是让人感到头疼啊!”

    “这个刘季,简直就是一个附骨之疽!”

    “让人难受!”

    想到这里,司徒刑恨不得亲自出手,将好似蚂蚁一般的刘季,彻底的捏死。

    不过,他也知道,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不说,刘季本身的实力,造化道也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没有完全的准备下,他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不过,这次也不是没有收获。

    碧霄等人虽然因为神魂的关系,侥幸逃脱,但是蛊姥姥却是被生擒活捉,并且被那些疯癫的狱神教众,绑在刑架之上,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拷打,最终忍不住说出了刘博文的所在之地。

    不过,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刘博文等人出奇的警觉。

    就在碧霄等人返回之时,就匆忙离去。

    任凭三法司的人如此搜索,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而且,就连这位蛊姥姥,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转移到了那里。。。

    “哎!”

    “这也是正常!”

    “刘博文那人,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可惜,却不能为本官所用。”

    “还有没有其他的信息?”

    看着跪在地上的三法司信使,司徒刑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期待的问道。

    “回禀大人!”

    “经过狱神教的连夜审讯,蛊姥姥的确招出很多信息。。。”

    “不过,经过属下的疏离,发现,并没有太重要的。”

    “唯独这一条,引起了我等的警觉!”

    听着三法司信使的话,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一惊,脸上更是流露出好奇之色。

    “刘博文差人接触军中功勋,并且以随侯田璜的名义送去大量的礼品。。。”

    看着这条信息,司徒刑的瞳孔不由的就是一缩。

    后背更是有一种暴汗的感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季等人竟然如此的阴毒,以随侯田璜的名义偷偷接触,并且送去大量的金银之物,供功勋进行挥霍。

    日久之后,这些人必定会成为他的耳目,甚至在关键时刻造反,在背后,给司徒刑重重的一刀。。。

    幸亏,抓住了蛊姥姥!

    也幸亏,有狱神教那群疯子。。。

    如果不是他们,想来这个对随侯忠心耿耿的南疆巫师,说什么也不会透露出这么重要的信息。。。

    “你下去吧!”

    司徒刑敲打着桌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那信使知道,这是司徒刑陷入沉思的表现,不敢打扰急忙点头退下。

    随着信使的离去,整个中军大帐陡然变得安静起来,也许是一刻钟,也许是一个时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亲卫有些着急,不知是不是发生意外的时候。外面的人才听到司徒刑的吩咐。

    “让薛礼和程度来大帐一趟。。。”

    。。。

    薛礼和程度脸色难看的站在司徒刑的前方,他们手中拿着的,正是那个来自天牢的口供。。。

    以金银,美女来腐蚀功勋,从而影响到军队!

    这个计谋实在是太过狠毒。。。

    薛礼刚看到的时候,更是差点跳了起来。

    军队是什么?

    军队是最强力的机构,是北郡的保障,如果一旦被敌人渗透,那么北郡将会不战而败。。。

    更何况,这个白虎大营,可是他的兵马,如果白虎大营真的被渗透了,他这个主管定然难辞其咎。。。

    到了那时候,就算司徒刑不说什么,他也没有脸面在位居四大校尉之一。。。

    正是因为这样,薛礼的愤怒,比谁都重,恨不得将这些蛀虫一个个挖出,然后用最残酷的手段,告诉他们,什么才是忠诚。。。

    “大人!”

    “可曾审问出名单?”

    “属下愿意亲自带领兵马,一个个缉拿,但凡有抵抗的,全部诛杀!”

    司徒刑直直的看着薛礼,见他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这才重重的点头。。。。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