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正文_第694章 往事(44)
    “你不要命了?”艾逸焱清楚的知道,一旦被发现,那就是生不如死。

    “别说废话了,我现在问你,这里有没有办法逃走?”萧钰儿知道现在自己时间紧迫,一旦被发现,那就是他们两个一起完蛋。

    “我也不知道。”他微微摇了摇头,他从被抓来,一直就被关在这里,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加不确定,她这么大摇大摆的来到这里是对还是错。

    “那我找找,你最近安分一点。”萧钰儿知道这是他们的机会,所以只要他肯配合的话,这皮肉之苦自然能少受一点。

    艾逸焱很快有了办法,他给出了一些东西,虽然依然是一些不关节的东西,但是糊弄黑寡妇等人却是足够了。

    “这是你们要的东西,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好好让他养伤,不要让他死了。”萧钰儿出去之后,神色淡然。

    那黑寡妇看着手里的东西,有些惊讶,之前一直不肯开口的男人怎么突然开口了?

    “你怎么做到的?”黑寡妇是真的好奇,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个你不用管,你拿着你的东西就行,按照我说的做。”萧钰儿说完就这么缓缓离开。

    萧钰儿回到刘家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忐忑,要是被人发现,那就真的麻烦了。

    但是现在有刘家这个大麻烦在眼前,她最终的就是解决掉这个麻烦。

    她之前其实虽然没有特意关注这个刘家,但是却也知道这个刘家绝对不简单,至少没有表面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让艾逸焱这样强势的人离开琉璃市。

    现在或许是她最好的机会,彻底摸清刘家的底。

    萧钰儿就这么带着被自己打晕,绑起来的人来到了刘健臣的房间。

    当刘健臣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不由整个人都傻眼了。“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

    “你现在看看呢?”萧钰儿摘下了自己的面具,等看到那人模样之后,刘健臣整个人面如死灰,他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知道现在这个女人恐怕已经以自己的身份出现了,现在也知道了艾逸焱关押的地方了。

    萧钰儿并没有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良久之后这才轻声,道:“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我能够看得出玄雅是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你还要破害他们?”

    说道这个刘健臣不由神色暗淡了下来,他不想,是真的不想,可是怎么办,自己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

    他从和玄雅结婚,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萧钰儿知道只要眼前的男人和自己合作,她真的不建议放这个男人一条生路。

    “来得及?”他苦笑了一声,恐怕真的来不及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之下,自己又能做什么?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自己又怎么能不清楚,他从小就在父亲的阴影之下长大,很多时候,看似有选择,可是真的有吗?

    “只要你答应帮我,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忙!”萧钰儿虽然能够假扮眼前的人,但是很多时候,她对很多问题根本就没有选择。

    “你想知道什么?”刘健臣很冷静,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落在这些人手里,完全没有不合作的情况,这个女人随时有可能要自己的命。

    “我想知道为什么刘家盯着玄家不放?”萧钰儿不是傻子,知道这件事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刘健臣沉默了起来,因为这涉及了他们刘家的一个秘密,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你不说的话,那我就当你不肯合作了。”萧钰儿看着一直沉默的刘健臣,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刘健臣艰难的开口。

    “其实我母亲当年是死在手术台上的。”刘健臣的话让萧钰儿一愣,显然不知道这和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当年的主治大夫就是现在的玄老,我岳父!”刘健臣的话让萧钰儿都有些傻眼了。

    “所以你父亲感觉当年是玄老害死你母亲的?”萧钰儿算是看出来了,感情这是要为自己的妻子报仇?

    “嗯,这些年父亲因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他其实作为一个医生,自然知道当年母亲的死根本就和自己岳父无关,可是父亲不这么认为。

    所以这些年父亲一直处心积虑想要为母亲报仇。

    萧钰儿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刘家家主还是一个痴情的主。

    “这也是你父亲的心结?”萧钰儿对这件事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也知道这件事需要从本质上去改变,不然到时候反而起不到作用了。

    “那你呢?”萧钰儿其实很好奇,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

    刘健臣神色有些暗淡,自己的想法重要吗?

    或许在别人看来,自己的想法真的很重要,可是只有刘健臣知道,他只是一个工具,父亲想要报复自己岳父的工具,自己根本就没有话语权。

    “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或者说从我母亲离开这个世界,我父亲就变的不是一个父亲了。”他沉声道。

    很多时候,他都想过反抗,可是每次见到父亲,他心里更多不是想着如何反抗,因为父亲真的太过吓人了,每次看到父亲,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有顺从。

    萧钰儿算是看出来了,感情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对付自己的岳父,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帮我救出艾逸焱,如何?”萧钰儿的话让刘健臣微微一震,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女人可以做到这点。

    “你真的有办法?”他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这个。

    “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会尽力。”萧钰儿知道这次艾逸焱冒险这么做,就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要是刘家站在玄家身后,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只要你能说服我父亲,我答应你!”他这些年承受了太多,所以他真的不想再承受这些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