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四章 镇里的变化
    十天的不停锻造,天仇如今体内的元气恢复情况,已经比先前好了很多,就如他刚刚所说的一样,如今单从元气来看,他已经和兵阶七品的武者无异。之所以向镇守提出,出去走走,原因有二,一是他的傀儡昨夜已经完成,二是他空间戒指中的酒,已经是喝完了,所以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他即无事可做,也不能接着恢复元气,自然出去镇上,是他最好的选择。对于莫大师会暴露的事情,天仇却是不怎么担心的,自己刚刚已经说了,现在莫大师正处于炼器的最后一步,想来就是镇守真有什么怀疑,为了那将阶元器,也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更何况面对一位大师,他也不认为镇守敢那么去做。

    得到出门的允许,魏大林和铁汉两人比天仇要高兴多了,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十天的隔绝劳作,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十分憋闷的了,所以镇守一离开,随即他们两个就欢呼一声,而后理都不理,为他们争取机会的天仇,一起跑了出去。天仇也没说什么,任由他们离开,而后自己也关上大门,跟着走了出去。

    这个专门为炼器建造的院子,是位于镇守府的后院位置,离开的出口,自然就是这镇守府的后门,虽然依旧有人守卫着,不过似乎是已经有人交代过了,那看门的两人,并没有阻止天仇离开。出了门后,走过镇守府侧边的巷子,迎面便是这石头镇的大街了,天仇还记得,当初他和李锋三人,来这里看告示的场景,如今那告示还好好的贴在镇守府前,不过蜂拥的人群却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入目空荡荡的一片。按说这个时候,应该正是街上热闹的时间段,而且如今天气也已经入春,理当是更繁华才对,可偏偏是空荡无人,这就有些奇怪的味道了。

    沿着街道继续行进,积雪已经消失不见,这座新建的城镇,再也没有了冬天的寒冷,不过却是让人能感觉到,比起冬天还要凄凉。天仇沿着街道所见,几乎没有一家的商铺是开着们的,更是不见有人在街上来往,仿佛这石头镇,已经是变成了一座空城一般,没有丝毫的人气。

    “站住!!!”当天仇拐进一个巷子,准备从这里去当初他住宿的那个客店时,从他的前方走出了三个体型高大,面色却是饥黄一片的汉子,手中拿着刀剑武器,叫住了他,与此同时,他的后面,也有两人出现,堵住了巷口。

    “老大,就是这人,我保证没有认错!他有空间戒指,还有元晶,只要做了他,肯定是一票大收获!”说话这人,正是当初跟踪天仇和李锋他们的那个汉子。

    “小兄弟,出门在外,财不外露,看你也是道上习武之人,兄弟们也是过不下去了,所以想请你行个方便,把你的空间戒指交出来,就可以离开了,往后还是小心点好!”被称为老大的人,这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看着镇静不语的天仇,反而是好言相劝起来,不过这说出来的话,却依旧是透露着非抢不可的意思,而且他手中的大刀,也是丝毫没有收起的打算。

    “你们竟然认得我?差不多一个月前,我曾经来过这里一趟,当时跟踪我们的人,就是你们吧!”天仇也是艺高人胆大,这五个人纯属混混,他自然是不会怕的,平静的道。

    “不错!那次是你们溜得快,否则我们当初就会抢了你们,说定收获还会更多!”认出天仇的那人说道。

    “呵呵,抢我们,你不觉得能有空间戒指的人,不是你们能惹的起的吗?”天仇笑了笑道。

    “怎么,想动手,我告诉你,我们老大可是正宗的武者,像你这种小白富家子,我们见得多了!”那人接着道。

    “武者,呵呵,那巧了,我也是一位武者!”天仇笑着再道,接着右手元气泛起,轻轻一掌拍在了身边的墙壁上,顿时一个深深的掌印,无声的出现在了墙壁上。

    “好功夫!不过我们既然出面了,可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那老大见天仇如此,赞叹一声,接着竟是同样手上泛起元气,一掌拍在了墙壁上,看掌印深浅,竟是和天仇相差不多。

    “兵阶八品,呵呵,什么时候连拦路抢劫的人,都这么厉害了!”天仇笑了笑,口中说着,面色却是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好说,我也不想跟你动手,留下一块元晶,够我们兄弟吃顿饭的就行,小兄弟觉得如何?”那老大突然改口道。

    “我也不想跟你们动手,这样吧,我也是第二次来这镇里,对这里的情况多有不明,不如就由我做东,请你们吃顿饭如何,不知你们敢不敢去呢?”天仇好不容易见到了人,自然是想打探一下,这石头镇发生了何事,于是说道。

    “有何不敢,不过你要是请的话,这顿饭可不便宜!”那老大说道。

    “无妨,你带路便是,钱的问题,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天仇一脸无所谓的道。

    “好魄力!那就请吧!狗子,前面带路!”那老大对身边的一人说道,而后五人收起兵器,就带着天仇往巷子外走去。

    一刻钟不到,六人来到了一座,看起来就十分豪华的酒楼前,高低五层,通体是用红木所建,位置也是极为优雅,不过从这酒楼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却是十分的嘈杂。

    “小兄弟,如今这石头镇里,也就这一家酒店开门了,在这里吃一顿,可是要比一块元晶贵多了!”这老大名为张虎,或许看出天仇并无恶意,所以路上已经自报姓名。

    “进去便是!”天仇说了声,接着自己先走了进去。

    酒楼大厅,摆有八张圆桌,入目之处,所有的装饰跟用具,都十分奢华,让天仇仿佛是到了,当初芙蓉王的飞船之中一般。

    “这位大人好,请问您有约,还是单独来的?”天仇一进来,有小二立刻来招呼道。

    “别那么多废话,我们是来吃饭的,好酒好肉赶紧上!”天仇还在观看这酒楼,他身后的张虎,却是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额,是张大爷您啊!不过咱这酒楼可不便宜,您…”小二显然是认识张虎的,上下看着他道。

    “哼,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这位公子像是没有钱的人吗,还不快去准备!”张虎立刻大骂一句,指着天仇道。

    “按他说的办,钱由我来付,放心,我现在在镇守府里做事,跑不了的!”天仇也适时说了句,接着就走向靠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还不快去!”张虎见天仇说话,顿时底气又足了些,再次对那小二道。

    “成,那张大爷,你想吃什么菜,喝什么酒?”小二这时也反映了过来,赶忙问道。

    “最好的菜,最好的酒!按照十人份的给我上!快点!”张虎也是第一次来这酒楼,哪知道什么酒菜名字,于是装着豪爽的道,而后不待那小二再问,直接带着身后的小弟,来到了天仇的身边坐下。

    “呵呵,让小兄弟破费了,不知小兄弟在镇守府有何差事?”张虎对镇守府还是很忌惮的,这时主动打听起天仇的底细来。

    “普通差事而已,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人找你们麻烦的!”天仇自然清楚张虎的心思,于是立刻答道。

    “呵呵,小兄弟大义,不知我等能为你做些什么呢?”知道了天仇是镇守府的人,张虎这时已经是带着几分恭敬的意味了。

    “嗯,也没什么,你就说说,我上次离开后,到现在这镇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这个好说,小兄弟是看这镇里,一片荒凉模样,才有此一问的吧,这事啊,还要从那征兵告示说起。你想想,只要入伍可就是有一万金的钱啊,寻常家哪见过这么多的钱,都挤着头去报名入伍,这钱多了,就要买东西,但是东西就那么多,大家都来买,这价格也就贵了,一开始一倍两倍的长,到后来干脆就是几倍几倍的往上翻,长到最后,金钱直接没人要了,开始要起元石、元晶来,那可是很少见的东西,普通人哪有,如此没参军的更穷,只能也去参军,参军的也不富裕,拿着金钱却买不到东西,勉强在军队里不被饿死!所以啊,如今这镇里,还能动的基本上都去当兵了,没当兵的,饿的出门的力气都没有!你说,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出来,这镇可不就荒凉下来了吗?”

    “果然还是因为征兵的事情!那你们为何没有去入伍,我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也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吧?”

    “额,这个…呵呵,才三天而已,不过这征兵的事情,一看就有问题,老子就是饿死,也不能让人给算计了,大不了离开这里便是!”张虎被天仇揭了老底,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混账!!!谁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不想活了吗?”张虎的话音刚落下,从酒楼外便想起了一声呵斥,接着,十几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