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八章:这是个冤大头
    “怎么,难道这钱不能用?”很明显,这个用新钱买东西的,是银行的“托”。

    所有人都知道,金属里面只有黄金和铜是黄色的。至于后世所发现的“铯”也是黄色的,但由于铯在空气中极易被氧化,在自然界没有单质形态,所以略等于无,这里就不提了。

    这个“托”也知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所以,他很有恃无恐。

    铜就是钱,在金属货币的时代,这个就是真理。

    只有金属货币退出市场之后,铜才有价格。不然的话,纯铜绝对是能当钱用的。甚至在很多时候,在皇帝赏赐的时候,都喜欢说赏多少多少金。这里面的金,其实就是铜。一万金,其实就是黄铜,还是铸成了钱的黄铜。好吧,铜在古代算是硬通货,好过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新钱卖相这么好,那小摊贩会不会收下这些新钱呢?

    只见这小摊贩拿着这几枚铜钱,一脸不舍的样子。

    “你且莫走,我试它一试!”

    说罢,这小摊贩单独拿起一枚新钱,用力地掰了起来。很明显,这铜钱是掰不弯的,毕竟这小摊贩只是个普通人,并非一个大力士。“很硬,应该是真钱!”这小摊贩放心了,其实,在汴梁城别说铜钱了,铁钱都有流通的。只是大宋的铁钱实在太垃圾,铸铁太过渣了,所以一掰就弯。

    为什么使用铁钱呢?

    很简单,因为铜钱不够用了,要不怎么说是钱荒呢?

    再加上宋朝一国铸钱,其他国家都在使用,比如西夏、辽国、高丽、交趾、东瀛……哪怕是的隔了老远的东南亚,都十分欢迎宋朝的铜钱。这都是因为宋朝的铜钱质量好,含铜量高,算得上是硬通货了。

    宋朝很早就注意到了铜钱流向国外。为了财政上的需要及防止铜钱流入国外,朝廷采取的对策是在边境路州推行铁钱,制造铜钱交往的隔离带。从此,两淮、京西及湖北荆门等地也广行铁钱,这就是大宋铁钱盛行的缘故。

    说白了,就是宋朝的经济较之以前的朝代大为发展,可是铸钱却不够用了。

    以铜为本位的经济,就是这么尴尬。要是宋朝有铜矿产出,那还好一点。偏生宋朝的铜矿匮乏,即便是有,也是贫矿,开采没啥利润可图。如果宋太祖当时狠心一点,把大理国都占了,那恐怕大宋的经济就不至于被铜钱制约得这么厉害了。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明朝时张居正改革,要确立银本位——明末经济和宋朝的经济形势差不多,也是很缺钱用。再加上从东瀛等国家的走私贸易中,明朝获得了大量白银,才得以实施银本位。

    张正书是穿越者,大致知道金属货币是怎么过渡到纸币的。其实应付宋朝这样的经济形势,纸币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在宋朝初年的川蜀一带已经出现了。只不过因为滥发等等缘故,交子已经没有相信,没人去用罢了。

    而银行,就是为了增强信用而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张正书有信心推出纸币,从这枚新钱就看出来了。

    “这位员外,为何你使用的新钱,模样这般古怪哩?”

    这小摊贩也是惊奇,用十几二十文钱在街边小摊上买点吃食,这是汴梁城的百姓都做过的事。其实这个小摊贩并不在意这几枚新钱的,只要不是铁钱,他都收。甚至,这是假钱也行,毕竟这新钱太漂亮了,比一般的“假钱”——“花钱”好太多。要知道,很多“花钱”都是粗制滥造的。毕竟在宋朝,很多大户人家都会造些“花钱”来用。

    所谓“花钱”,起源于汉朝,并不是流通用的铜钱,而是一些专供某种需要的辟邪品、吉利品、纪念品。

    小摊小贩最怕的,就是收到这种“花钱”了。

    要是像祥符石家那种大户人家的“花钱”也就罢了,含铜量是非常高的,甚至比流通的铜钱含铜量都要高。收到了这种“花钱”,小摊小贩自然是赚的。但更多的,是一些乡绅铸造的“花钱”,实在太过粗制滥造。那就非常吃亏了,连一般的铁钱都不如。

    毕竟“花钱”的本意不是流通用的,但是一些人却偏生爱贪小便宜,专门造这些假钱来骗人。

    被坑怕了的小摊贩,自然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了。

    “模样古怪?”

    这个明显是银行的“托”笑道:“有甚么古怪的,一样是铸钱,上面还有防伪边齿哩!”

    “防伪边齿?!”

    这个小摊贩也好,围观的百姓也罢,都有点不明所以:“甚么是防伪边齿?”

    “防伪边齿,顾名思义就是防止别人伪造的边齿,你瞧瞧这,是不是有些磨手的轮廓?这就是边齿了。这种铜钱之所以能防止别人仿造,就是这些边齿了。甚至,谁割了一圈铜钱,这些防伪边齿都能看得出来!”

    这个“托”一说完,大伙都明白了:“好铜钱啊!”

    “可不是嘛,我才刚刚从那银行兑换出来的,人家柜台小娘子就是这般对我说的。甚至你觉得这新钱不顺眼,还能去那银行兑换旧钱,都是一枚换一枚,童叟无欺!”

    “嘶,还有这种事?”

    “那这钱可以用啊!”

    “可不是嘛……”

    “要不我也去换几枚?别的不说,拿着来看,也是养眼的!”

    “嘿,你还把钱当小娘子了?还养眼!”

    “你管得着么?”

    ……

    周围的百姓都炸锅了,看向银行的目光,更加火热了。这是个冤大头!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很简单,就在于铸币二字。

    像朝廷铸币,那铸一个铜币,那就亏一点钱。为什么?因为含铜量太高了,质量太好了啊!而铜钱的价格,又远远及不上铜价,熔铸了铜钱来铸造铜器,能赚更多金银。这种生财之道,已经成了不少富贾的公开秘密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些百姓看着银行的眼神,那么像是在看冤大头呢?

    只是,到底谁是冤大头,现在还真的不得而知。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