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二章:千里饿殍图
    “倘若是诬告,朕也不会因你年岁尚幼而网开一面!”赵煦的话语里,透着一股威严,更是有一股从牙齿缝里透露出来的冷意。毕竟,这一次赵煦也被张正书耍了一道,能高兴才是怪事了。

    要知道,赵煦的本意,也不过是敲打敲打那群自命不凡的文官罢了。这些文官是典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货色,恩威并施是每一个皇帝都必须会的,也算是一种帝王心术。施恩太过,臣子会得寸进尺;威严太甚,则臣子成了皇帝的应声虫。唯有恩威并施,胡萝卜加大棒,才能让底下的臣子彻底听话。

    赵煦的恩威并施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要不然他早就压住那群文官了,蔡京还能挑事?不过嘛,用来威吓一个半大的韩狗儿,倒也足够了。

    果然,韩狗儿先是怕得浑身发抖,但不知道为何,突然间一咬牙,跪倒在地上说道:“草民韩狗儿,本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士。草民以性命担保,这证据确凿!”

    听了这话,赵煦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空口无凭,证据何在?”

    韩狗儿让身后那两人把抬着的东西放下,离得近的官员一瞧。好家伙,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一些契约、文书之类的东西。

    蔡京也瞥了一眼,心中却大定了下来。

    “哼,仅凭这些就想治老夫的罪?”

    事实上,韩狗儿敢来这里,绝非是一腔孤勇的。要知道,昨晚他甚至没敢睡觉,牢牢地记住了张正书教给他的话,甚至不厌其烦地玩着角色扮演的游戏。要不然,你以为韩狗儿第一次见了皇帝,见了那么多相公,居然还能侃侃而谈?完全是训练的结果!

    有了镇定的表现,自然还是不够的。要想扳倒蔡京,没有真凭实据想都别想!好在皇城司够给力,而蔡家做事确实不太严谨。或者说,蔡攸那个纨绔做事,非得留下一点点尾巴让别人抓住才甘心。

    韩狗儿从那堆契约、文书里,找到了一份做了标记的,递给了彭元量。要知道,韩狗儿可是不识字的,要是不做记号,韩狗儿根本无法从那么多契约中找到那份状词和证据。彭元量匆匆地扫了几眼这份状词,被里面的激昂的语气给吓了一跳。不敢多想,连忙弓着身子走到赵煦面前,恭恭敬敬地把状词和证据递给了赵煦。

    赵煦从彭元量异常的动作里,看到了一丝严峻的神色。

    疑惑地从彭元量那里接过这份状词,赵煦一看,脸色越来越是寒冷,蔡京看了,心中蓦地一“咯噔”,心下暗忖:“难道那份状词里,竟然暗藏玄机?!好计谋,好计谋,不曾想在阴沟里,老夫翻船了……”

    其实,事情到这,蔡京也明白了,他这一回是真的栽了。蔡京敢确定,那份状词里,肯定写着“触目惊心”的文字,不然的话,以赵煦的性子怎么可能露出如此吓人的表情来?

    正当蔡京极力思索,还有什么补救方法的时候,赵煦突然开口了:“蔡卿,这位韩小哥和你的过节,可不浅啊!”

    蔡京额头上的冷汗都要下来了,幸好他的演技极佳,装作瞠目结舌地说道:“陛下,老臣不曾认识他啊?!”

    “蔡卿,无须多言,看看这份状词罢!还有,这证据,也一并看看吧……”赵煦不怕蔡京把证据撕毁了,要是这样,赵煦反倒是更加有借口惩戒蔡京了。蔡京也没那么蠢,做这种自绝后路的事。其实,赵煦这样的举动,也是在向蔡京表明一个态度——朕也想过饶你,但就看你识不识趣了。

    蔡京接过状词一看,几欲晕倒。

    太狠了啊,简直不留活路啊!怪不得赵煦的态度大变了,这份状词说了“若放纵此等挖掘江山根基之恶臣,则我大宋江山,不出三十年必亡!附上千里饿殍图,言尽贪官、庸官、枉法之官、残民之官……之危害!”

    蔡京颤巍巍的双手,打开了那副《千里饿殍图》,这副《千里饿殍图》,自然不能和正史上的相提并论,要知道,历史上的《千里饿殍图》是王希孟,画了这幅画后就被宋徽宗赵佶赐死了。而张正书用的是漫画的格式,一座城一座城地画了下来。说是千里,其实只是几座城池罢了。但就是这样,代表性也很强了。

    更为难得的是,上面的事迹,据蔡京所知,都是确有其事的。甚至,蔡京在成都等地做的事,全都“上榜”了!也是蔡京懂得安抚人心,才没把事情闹大。可在这《千里饿殍图》里,却把灾害放大了一百倍不止!

    “太诛心了啊!”

    蔡京要哭了,这手段也太狠了。

    要知道,即便原先赵煦没有杀人的心,估摸着现在也有了。事实上,宋朝从中后期开始就各地起义不断,和那些个贪官是分不开的。在这副《千里饿殍图》里,就用漫画的手法,描绘了一起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这些起义军攻破了县城,杀了县官,然后一路攻城拔寨……画图到此戛然而止,但后面的意味谁都看得出来。

    大宋要亡于农民起义军之手,别说蔡京了,赵煦都吓了一跳。

    要知道,开封府不止是北面无险可守,四面都是无险可守的。换句话说,开封府就是在平原之上。只要起义军突破了京东东路,或者是京东西路,甚至从蜀地打来,都能轻而易举地攻入开封府之中。

    这副《千里饿殍图》一举达到了两个目的:一是陷蔡京于不忠不义的境地,二是证明了开封绝非安全之地。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把蔡京干掉,然后兴建城池!

    蔡京久久看着这副图画,脑子里一片空白。

    绝杀,这就是绝杀,不管蔡京说什么都好,在这个杀伤力极大的图画面前,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别说蔡京了,就算是全天下的贪官绑在一起,怕也撼动不了赵煦的决心了。蔡京有点颓然,他输了。因为轻视对手,蔡京吃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亏。

    但蔡京也知道,即便他再有计谋都好,也抵不过这一招,实在太狠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