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七章:先出招
    当然了,在宋朝这会想要吃到西瓜,还有点困难。根据欧阳修主编的《新五代史》里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在五代时期,契丹人掳走了中原的汉人胡峤,胡峤在契丹生活了7年,在这个地方第一次见到了西瓜。同时胡峤从当地土人打听到,契丹本来也是没有西瓜的,都是从回鹘引进种植。这瓜和中原的冬瓜差不多大,但是味道甘甜,因为是在西北产出所以叫做西瓜。后来胡峤带着西瓜种子和种植方式从契丹逃了出来,把西瓜引进了中原。

    但是因为不懂种植,西瓜的产量有限,所以也很金贵。

    张正书好几次想拿到种子,种植,但也找不到。甚至让周铭从西夏、辽国走私,也没有第一时间找到。这会都七月了,即便拿到种子,也得来年才能播种。

    这瓜吃得很爽,看戏也看得很精彩。张正书甚至都想提前西瓜种植了,夏天不吃个西瓜,他都觉得不算渡过了一个夏天。但是,越是轻松,张正书内心就越是不安。因为张正书可不觉得蔡京和曾布是傻子,会被他一张报纸耍得团团转。想必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了。等蔡京一干贪官反应过来,岂能不向“京华报社”报复?

    所以,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甚至有可能,还要先下手为强。

    就在张正书吃着冰镇甜瓜降暑的时候,从李家村调来的史陌走上了小楼。

    “来了啊?吃瓜,吃瓜!”

    张正书招呼着史陌坐下,史陌却恪守主仆之别,没有坐下。这也难怪,虽然张正书不以僮仆看待史陌,可史陌却把自己当成了张正书的仆人。

    “真不吃吗?这可是冰镇甜瓜啊!”

    张正书觉得他太不会享受了,多好的瓜啊!而且还是不惜成本,用硝石制成的冰块。

    史陌吞了吞口水,在这会甜瓜的价格也是不便宜的,哪怕是在甜瓜大量上市的季节里,大概也要三十文钱一小个。宋朝的甜瓜都不大,大概也就两个拳头大小,一只手完全拿得起。张正书这盆中的甜瓜,都有好几个了。

    “小官人,你找我有事?”

    史陌干脆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直接转移了视线。

    “我且问你,你认不认识市井中人?”张正书一边啃着甜瓜,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道。

    “市井中人?”

    史陌有点发懵,不知道张正书问这个干嘛。说实话,他在卖艺的时候,也认识了不少市井中人,大多也是和他一样,靠着卖艺为生的。把实情说了出来之后,张正书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我需要他们这么做……史陌,你能做得到吗?”

    “小官人,这……这不太好罢?”

    史陌实在难以相信,张正书居然有这个要求。

    “你放心,以你的武力,谁打得过你?”

    张正书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说道。

    “不是这个……小官人,这是故意找茬罢?”史陌摸不着头脑,这也太不道德了。

    张正书拿出一堆证据来,说道:“这是他们做过的事,你看看?”

    “我……认不得那么多字……”史陌更加无语了,这不是故意为难他吗?

    “反正你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倒贪官就行了。额,好吧,其实我不该叫你的。这个任务,还是刘忠去比较好。”张正书觉得自己有点失算了,要是刘忠的话,二话不说就做了。为何?因为刘忠在做挑夫的时候,可没少被人欺压。特别是贪官,对挑夫的压迫就更大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以刘忠一介挑夫,居然也能和贪官扯上关系?

    其实很简单,挑夫所挑运的,大多是粮食。大宋早在十几年前就存在一个弊端了:随着官运漕粮逐渐减少,私仓屯粮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而粮商越来越多,那么汴梁城的粮价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按理来说,挑夫的工钱也应该越来越多才是的。

    事实上,恰好相反。就拿刘忠来说,一天辛勤干活下来,居然赚不到三十文钱。要知道,刘忠可是身高力壮,一个顶两个人用的。可想而知,普通的挑夫能一天赚多少了。能一天赚十文钱,已经很不错了。可汴梁城的粮价这么高,生活成本是多少呢?张正书算了一下,每天要赚十五文钱,才能在汴京城勉强活下去。也就是说,那些个挑夫还差五文钱的缺口。

    因为这样,那些无良粮商就想到用流民这一个流氓的招数。

    明面上是给朝廷的招募禁军减轻了压力,其实是在剥削这些流民,压榨掉最后一丝价值。那和贪官有什么关系呢?

    开玩笑,朝中没有人,谁敢做粮食生意?

    根据“黑客”的调查,敢囤积大量粮食的粮商后面,都是贪官。甚至,有些贪官在昧了官粮之后,把官粮倒腾出来当私粮卖,卖的钱自然全部进入他的口袋了。而蔡京的家族,也在汴梁城经营着一家米行。张正书都不用派“黑客”去调查,都可以知道里面肯定有不法之事。

    可朝廷不管啊,你知道有啥用?

    大宋太过优待文官了,文官只要不造反,最多也就是贬官而已。贪污?侵吞公款?损公肥私?那都算什么事!

    可张正书现在和蔡京开战了,必须要抢一个先手。不然的话,等蔡京出招,怕是张正书都撑不过一个回合。怎么办呢?张正书就想出了这么一个阴招,通过闹事来把事情搞大。可以说,闹事不是目的,目的是让汴梁城的百姓都知道贪官是怎么剥削的,是怎么抬高粮价的……

    这又是一波引导舆论,没人比张正书更清楚,一旦真正引爆舆论,就算是人治的时代又如何?一样是要妥协的,不然的话,就要面对百姓无尽的怒火了。

    可惜的是,史陌并不想去做这个恶人。

    “也罢,我去让人通知刘忠去做。你,现在就贴身保护我吧。对了,你带来的那几个保安队员,要护住‘京华报社’,可做得到?”

    面对张正书的质疑,史陌涨红了脸,憋着一股劲说道:“小官人,我们肯定做得到!”

    点了点头,张正书从太师椅上站起身来,把最后一块甜瓜塞给了史陌,笑道:“尝尝鲜……”

    说罢,张正书就下去了。

    史陌吞了吞口水,最后还是抵不过那甜瓜的诱惑,轻轻咬了一口。清甜的味道在舌尖味蕾上传递开去,史陌觉得很满足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