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六章:工业母机
    进入了冶炼作坊,张正书看到的情景,已经和后世的小钢铁厂差不多了——除了产量,这个真比不了。当然了,张正书两辈子加起来也没真正去过钢铁厂里面看过,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了一隅罢了。剩下的资料、图片什么的,全都是系统给的。

    不过嘛,炼钢技术肯定比不了的。所谓的像,只是个内核。也就是说,这个冶炼作坊里的操作、工人素质相差仿佛了。

    唯一欠缺的,就是技术瓶颈了。

    但是没关系,既然发明了三酸两碱,自然是要用到冶炼金属行业上面的。有了原料,那就随便尝试呗,反正材料的事,根本急不来,就是用时间来累积的。张正书很想从系统那里掏点消息,可系统说了,一般人尽皆知的技术,给了就给了,但是这种涉及到复杂加工的技术,张正书是没有权限查询的。

    张正书真的是日了狗了,这什么破系统啊!

    系统还挺大爷的,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你爱要不要!”

    张正书也是没脾气了,就算他不要,也不知道怎么丢掉啊?除非他忍得住一辈子不打开系统,但这个明显是不可能的事。就好比一个人明明有杀手锏,他会舍得不用?更别说张正书了,要是没了系统,他在宋朝都能两眼一抹黑,啥都做不来了。没办法,他本身就是一个文科生,要想办作坊,那太难太难了,技术上完全是两眼一抹黑,甚至都不知道技术的发展历程。

    可能的话,张正书也就办个报纸,抄一抄还记得的诗词,做个文抄公。这还是有风险的,万一闯出万儿来了,那还不得被人逼着去参加科举吗?参加科举了,那还不露馅了?再说了,张正书会的技能,在宋朝这会基本就用不上啊!

    除了知道一点历史大势以外,张正书就只会做帐了。

    可做帐,能救大宋吗?显然不行。即便知道了历史大势,张正书没权没势的,又怎么扭转乾坤?要知道,历史有偶然的地方,但也是有必然的地方。比如,女真人是必然崛起的,蒙古人被女真人欺压之后,也是肯定会崛起的。这两个狄夷,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旦强大了,那肯定是世界不宁的。到时候,“孱弱”的大宋,又怎么抵挡得住?

    没有了工业力量,大宋就不可能挖去自身的烂肉,就不可能浴火重生。

    说白了,这个时代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是铁与火的时代,崇文抑武?呵呵,不被人打死都算好了。

    可以说,从宋朝起,统治者就犯了一个大错,错误的判断了时代。

    怪不得后世太祖那么不屑宋祖,认为他稍逊风骚。就是因为制定了这个贻害千年的基本国策,彻底断送了中国的进取心。说句实话,若不是被异族入侵,让萌古、女真都融入了中国,中国的版图就是宋朝这一块了。

    多大呢?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没有后世的云南,没有青藏,更没有新疆、内蒙,甚至宝岛都还是土著在上面。

    这样的国土,能容纳得了过亿的中国人?

    想想都不可能,所以宋朝的灭亡,几乎是注定的了。就算没有外部矛盾,再过得几十年,内部矛盾也会让大宋分崩离析的。可以说,因为外部矛盾,才让宋朝苟延残喘了一百多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张正书猜测这可能是最大可能了。

    看看南宋那些个皇帝,中后期有哪一个靠谱的?

    每一个都是亡国之君!

    要不是萌古人实在太过残暴,汉人的抵抗也不会那么激烈。但是忽必烈也是个聪明人,一手怀柔过去后,再加上铁血镇压,汉人就不得不服了。脊梁被打断了,汉人暂时被打到了尘埃里,成了第四等人。可若是没有萌古人,宋徽宗过后两三个皇帝,宋朝就该亡了。

    不断增加的人口和没有增长的土地,这个矛盾大宋就解不开。

    别看宋朝对商贾很宽容,对海贸也不禁止。可海外市场,总有一日会饱和的。最后怎么办呢?大宋肯定会走向分崩离析,这是想都不要想的事。

    唯一能救大宋的,就是兴办作坊了。

    而要办作坊,那种小手工作坊虽然也能增加就业,可能力实在有限。真正济事的,还是大作坊管用,也就是工厂。可工厂,没有车床,那还算是什么工厂?那可是工业母机啊!

    其实嘛,这个工业母机的概念也不准确,但车床就是制作其他机械和机器的机器,有了车床之后,那么铣床、刨床、钻床、镗床、磨床,甚至制齿机都能制造了。至于时间嘛,谁知道要多少年?

    不过怎么说都好,就好像三酸两碱一样,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这是天和地的差别!

    也难怪张正书那么着紧了,有了车床,很多零件的加工都能提高效率,最关键的是尺寸都能把握了,不会在有生产出来的零件,过半是尺寸不对的,要重新加工,费时费力。

    这时候,冶炼作坊里的坊主出来了,张正书认得,这是赵煦给他的一个工匠,技术愣是了得,最关键的是还一开始就识字。现在,已经被评为了八级工匠了,但还是精益求精提高自己的技术。

    “小官人,你怎么来了?”

    这个坊主很惊讶地问道。

    张正书笑道:“老胡啊,我是过来看看,那车床做好了没……”

    “没呢……”

    这个姓胡的工匠苦笑着说道,“要是苏子明在这就好了,我虽然懂冶铁,但是算术真个不行。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就卡壳了。小官人,你瞅瞅这河水,一会快,一会慢的,车床的转动速率都没法保证,怎么精确加工哩?要是这般,还不如我等用锉刀磨出来呢……”

    张正书那个汗啊,中国人别的不行,在这方面特别执着。

    就好像在后世六七十年代那会,国际的封锁,国内都得不到技术。怎么办呢?中国人愣是用手工、用手动车床磨成了一模一样的零件!够厉害吧?()

    。m.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