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七章:一丝不苟
    “这有什么,你夫君我有大把本事,你可得一一去发掘啊!”

    张正书开始大言不惭地说道,自顾自地臭屁起来。男人嘛,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就得装那么一下,不然的话一辈子都白活了。就好像前一世张正书打篮球一样,没错,前一世他长得不算高但也不算矮,篮球技术嘛,不算好也不算差,虐虐小朋友是没问题的,一米六的篮筐他能暴扣好几个。但对上高手,他肯定是要吃败仗的。平时打打也没啥,反正张正书前一世也不是怎么喜欢运动的。可一旦暗恋的女神来看球了,张正书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球到了他手中,基本就不想传出去了,各种骚包的技术都要拿出来“秀一秀”——好吧,被盖的几率大一点。不过没事,球可以不进,但是姿势一点要帅。至于女神能不能理解男生眼中的帅,张正书是不管的了。

    虽然时空不同,但张正书的心境是一样的,不管结果怎么样,先装了逼再说。

    听了这句话,曾瑾菡掩嘴偷笑起来,也没反驳,而是自顾自地挽起这个手袋来。

    不得不说,女性对于美的领悟能力,绝对是超过男性一百倍的——起码,曾瑾菡就比张正书有天分得多。虽然是第一次挎着这个手袋,但是这姿势就是有种无法言喻的优雅,大方,自信,以及脱离凡俗的清新亮丽。

    一袭白衣,再挽着一个白色的手袋,上面淡蓝色的兰花,显得很是小清新。

    如果再撑上一把油纸伞,曾瑾菡的出尘气质完全就烘托出来了。诚然,曾瑾菡的容貌不算惊艳的那种,而是类似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理,秀外慧中。那也得看和谁比,比那些行首美妓固然比不上,可也因为气质出尘,绝对能赚不少回头率的。

    张正书点了点,心中说道:“这才是娶妻的典范啊,要是娶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妖精回家,这后院还能安宁?不起火都是菩萨保佑了……”虽然来了宋朝半年了,可张正书还是没习惯宋人的思维。狎妓出游是雅事,男人风流是本事,这狗屁逻辑,却在宋朝被习以为常了。可背后有谁知道,是多少丫鬟、养娘、侍妾的辛酸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年头之所以女子要委曲求全,是因为她们在世界上离开了男人就生存不下去。最起码,那些丫鬟、养娘和侍妾确实是这样的。

    但张正书给了她们一个指路明灯:女子也能通过做工来养活自己!

    一旦女子能赚钱了,她们肯去做那些下贱的事么?

    没人会心甘情愿糟蹋自己的,只要有一条明路,谁不想走?

    张正书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诸脑后。

    “现在要不要出去逛一逛呢?时近年关,街上可热闹了……”

    张正书可是憋着坏,要拿曾瑾菡做活呢。今天恰好是庙会,又快过元正日了,也就是后世的春节,街上的行人岂会少了?再加上宋朝的东家也不是那么无良的,这么重要的节日,他肯定会放一天半天假,让大家出来备备年货。

    除了大相国寺之外,就属东水门外的“家乐福”超市多人了。

    “家乐福”超市曾瑾菡最近天天去,用她的话说,去看看也是安心的。张正书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女人到底对逛街是有多执着,才会想着守着一间超市看别人逛街啊?幸好超市是有导购员的,再加上宋朝这时候还算“民风淳朴”,没有偷盗之类的事情发生。曾瑾菡也不好意思监守自盗,不然的话,“家乐福”超市里的东西能剩多少还是未知数。饶是如此,每日关门结账之后,曾瑾菡都要拿着好几两银子,从超市里带一些东西回来。张正书也能理解,都站着看别人逛一天超市了,终于能自己下手了,这事能怪她吗?

    或许这就是成就感积累大法吧,反正曾瑾菡挺满足的。

    “还去逛啊?”

    这连日来天天逛超市,曾瑾菡也是有些烦躁了。

    要知道,一份工作第一天可能是新鲜感,第二天可能是充实感,但是熟悉了之后,第四天、第五天那就是枯燥感了。人是很奇妙的,人心更就奇妙。就好像曾瑾菡,已经对逛超市没啥乐趣了,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怎么,逛腻了?”张正书也觉得好笑,这可不太像女人的口吻啊?一般来说,这句话都应该是男友说的。

    “不去了不去了,家乐福那里太大,走得脚都酸了,你也不心疼一下人家……”

    曾瑾菡原本是撒娇的,可说着说着,真心觉得委屈了,眼眶一红,一滩清泪就要滑落下来。

    张正书见状,连忙安抚道:“你坐下,我给你揉揉……”

    “不要……”

    曾瑾菡听了张正书的话,脸上立马一红,她还是云英未嫁之身,虽然和张正书已经有了婚约,还牵了手,甚至还亲了嘴,但要张正书为她揉脚,这事还是太过不妥了。

    张正书却理解成——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的,嘴上说着不要,其实心里是很想要的,嘿嘿……张正书轻轻地扶她坐下,然后要去碰曾瑾菡的秀足。可曾瑾菡僵着身子,愣是让张正书下不了手。张正书也不好用蛮力啊,这就不符合初衷了。

    “夫君为娘子按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不用这么戒备的。”张正书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这人,明着说是道貌岸然,其实还不是变着法子赚我便宜?”曾瑾菡到底是冰雪聪明的,红着脸,还是不让张正书得手。

    天地可鉴,张正书真的没那种想法,他有没有啥特殊癖好,只是想让曾瑾菡舒服一点而已。好吧,曾瑾菡硬是用力,张正书也不好胡来,只好轻轻地揉着她的小腿,帮她消除疲劳。曾瑾菡一开始还以为张正书是变着法要占便宜的,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一旦抵不住,也从了他罢。可没想到张正书的手规规矩矩,说是按摩就绝对没有碰其他什么地方。而且隔着厚厚的裙摆,里面还有裤子,张正书一丝不苟的神情落在曾瑾菡的眼中,她忽然一个心都暖化了。

    世上男子何其多,肯为娘子按摩有几人?

    一感动,曾瑾菡就落泪了。

    “郎君……”...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