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五章:走私猖獗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宋朝的臣僚章疏,及士子策论,言朝廷得失,军国利害,甚至市井之事,都通过书籍传到了辽国。于是,泄密就难免了。怪不得宋朝一举一动都在辽国的掌控之中,单单是这种走私,就足够要了宋朝的命。

    奈何宋朝的文人还特自恋,喜欢自费出版书籍,往往把自己对国家大事的看法都印了出来,辽国哪里有不欢迎的道理?

    甚至张正书还听闻了,在私榷上,他的《京华报》已经让辽国贵族竞相争看了。想到《京华报》上的各种科学推测,宋人却不为所动,再看看辽国的如饥似渴,张正书觉得这事荒诞到不行。要是长久以往,辽国反倒学会了科学一道,反过来打宋朝,这就搞笑了。

    好在,张正书说的那些,都是很平常的常识。比如三棱镜的色散,大地是圆的,孔子与两小儿辩日等等问题,也没造成了多少祸患。然而,历史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改变走势,张正书心中也没底。

    宋人太自大了,对自己的文化太自信了。

    也是,瞧瞧宋朝周围的国家,哪一个不是以汉文化为基础发展的?甚至像交趾、大理、西夏等国,全都以汉字作为官方文字,而辽国虽然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可贵族必须学习汉字汉语,上层都基本汉化了。有这个底气在,宋人自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用来形容大宋文化,再也合适不过。瞧瞧北宋这些年来,已经有点盛极而衰的味道了。文化进展,也出现了停滞。虽然势头不明显,可有心人已经察觉到了。准确来说,儒家学说发展到大宋,已经不适应社会发展了。瞧瞧,宋朝的经济比之前任何一个朝代都繁荣,可儒家呢?还是在维护地主利益。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宋朝没有靖康耻,一直发展下去,儒家还能适应社会吗?

    张正书认为是不可能的,除非儒家继续进化,发展,适应新时代的要求。

    只是那些儒士,愿意吗?

    他们瞧得起商贾吗?瞧得起工匠吗?

    就算这些儒士知道商贾也好,工匠也罢,国家离开了他们就运转不了。可这些儒士还是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生怕他们坐大了。为何呢?因为儒家不会忘记,吕不韦是支持商贾的。吕不韦是谁?那可是“杂家”,算是儒家的一个劲敌!还有工匠,那是墨家,也是儒家的死对头!

    “唯名与器不可假人”,不仅是政权,学派也一样,失去了地位,那绝对是一件悲惨的事。

    更为讥讽的是,宋朝这边的文化有停滞发展的意思,辽国那边却蓬勃发展。因为这样,边境走私就更加猖獗了。原本很多在观望的商贾,都纷纷参与了进来。甚至一些朝中官员,也眼红走私的利润,指使族人进行走私。

    特别到了元符年间,走私更是猖獗成风。

    张根富也是在三年前,才下定决心参与走私的。而他选择的人,就是张家一直养着的周铭。

    周铭也确实是个人才,仅仅三年时间,他的商队已经在宋夏辽边境闯出了名声。单单是茶马贸易,已经冠绝大宋。可以说,甚至都能赶上官方榷场的交易量了。因为是走私,周铭不知道养了多少个商业间谍,也在官府里打点了不少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是最快知道消息的。

    “周哥,你现在可是大商贾了,不必如此的……”

    张正书见他还是习惯性以主仆之礼相待,开个玩笑说道。

    周铭认真地说道:“张家养育之恩,我终身难忘。更何况,小官人把最为重要的黑客交与我,小官人就是我一生的主人!”

    “我们只是上下属关系而已……”张正书感觉在这个问题上没办法沟通,宋人之中,讲义气的还是不少的。比如周铭,就是一个极重义气之人。“好吧,不说这个了。周哥此次来,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不错,有关宋夏平夏城之战的消息……”

    周铭压低了声音说道。

    张正书一凛,端正了态度,低声问道:“两军还在僵持吗?”

    “差不多要分出胜负了……”

    周铭低声说道,神色中居然有点得色。

    “是要下大雪了吗?”

    张正书要松一口气了,预料之中的事,总算是来了。

    “不错,小官人你果真料事如神!”周铭露出佩服的神色,差点顶礼膜拜了,“你是如何知晓,西北一定会下大雪的?”

    “因为今年汴京城下雪迟了好多。”张正书胡乱扯道,“这说明了气候肯定反常了,再看看前几年,西北都是下小雪,不痛不痒的。开春之后,连冰雪融水都不能满足灌溉要求。要不然你以为夏国愿意和宋朝打仗?他们是没有余粮了啊!”

    周铭若有所思地说道:“不错,今年党项人都不愿出售牛羊了,连马匹都不大愿意出售。甚至卖青、白盐的时候,连钱都不要,宁愿换粮食。前段时间,我还派人运了几十车粮食过去,换了不少马回来,还有几百袋盐。”

    “以后莫做这等事了,这算是资敌!”张正书略微带着严肃的语气说道,“不过,换马倒是可以,你把把关,非骏马不要。要是用驽马来糊弄,你直截了当就走人。”

    周铭不明白,为什么有利润的事张正书都不做。张正书很难跟他解释,盐什么的,他一点都不稀罕。因为他有最先进,最能批量生产的晒盐法。盐在张正书看来,真的是一件很廉价的商品,不值得大老远用驮马运了粮食去换几袋盐,太亏了。

    如果未来他真的当一个岛主,拥有海岸线的地方,还会缺盐吗?想想都不可能!

    周铭虽然不太明白张正书的意思,但他也没什么抵触的。运盐回来还需要运力,可马匹就不一样了,它们会自己走啊!这样一来,不知道省了多少运力。更何况,宋朝的马匹价格极高,虽然党项人开价也高,可握住了他们的命脉,就能尽力压低价格了,这样一来,不知道能赚多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