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八章:高俅上位史
    “高俅,你说那人就是张郎君?”赵佶有点怒了,从小到大,都没人敢在他面前耍花样的。因为,从来都是他耍花样玩弄别人!如今被张正书耍得团团转,赵佶怎能不恼羞成怒?

    那高俅低声恨恨地说道:“王爷,适才有些话小的不敢直说,小的自小看人就没认错过,那人确实是张郎君无疑!”

    “听闻那张郎君的报社就在左近?”另一个跟班提醒赵佶道,“不如……”

    “你傻了啊,跟着他不就行了?”高俅翻了个白眼。

    赵佶从善如流,立即说道:“走,跟上去!”

    这也是高俅高明的地方了,拍马屁也是得看时机的。赵佶现在气在头上,绝对是听不见什么马屁的,甚至还会觉得很烦。要是这时候拍马屁,那肯定会拍在马腿上。有什么办法呢?高俅早就摸透了这个端王的脾气,知道他若是急眼了,不管啥办法,只要你整出一个法子给他,甭管是妙计还是馊主意,赵佶都会听信的。

    不得不说,高俅在揣摩赵佶上,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登峰造极了。历史上,因为金兵兵临城下,吓得赵佶六神无主。这时候,京城四壁守御使李纲出来,劝赵佶这个昏君赶紧退位让贤,免得做了亡国之君。这本来相当于是气话,但赵佶还真的就欣然接受了,悠悠然当起了太上皇。可惜,这样的太上皇,赵佶只做了一年零两个月,就被金人俘虏北去了。

    现在的赵佶,也是这般。高俅这个书吏能把赵佶哄得舒心顺意,伺候得周周到到,可不是只会踢个蹴鞠那么简单。不过,高俅确实是因蹴鞠而进入赵佶视野的。他原先是王诜的书吏——也就是相当于书童和笔吏的幕僚,有一天,王诜派他送信给赵佶,结果碰上赵佶正在院里和一群小伙伴热在踢蹴鞠。赵佶虽然酷爱蹴鞠,但水平嘛,却是不咋的。

    高俅在一旁看了,心道:“就这水平,我能打十个!”

    不过,高俅确实是个中高手,他的花式蹴鞠水平,真不是盖的。

    机会很快来了,猛然间,球被踢出了圈子,飞到高俅面前。高俅哪里会怕这个?只见他毫不慌张,一记漂亮鸳鸯脚,耍了好几个花样,才稳稳当当地将球踢还给端王。端王赵佶见此大为惊喜,马上回信给老师王诜:“这个书吏,我要了!”

    于是乎,高俅人生的最大拐点来了。要知道,他之前可是给苏轼做过书吏的,略通诗词歌赋,也擅长抄抄写写,一手字还算不错。最重要的是,高俅还孔武有力,舞得一手好枪棒,蹴鞠更是玩得出神入化。很快,凭着本事上位的高俅,就占据了赵佶身旁第一狗腿子的地位。若是再过个几十年,为了让李师师和赵佶幽会,也是他从中献策,还亲自出力在皇宫大内打通了一条前往樊楼的地道。

    至于李师师为什么在樊楼?还不得而知。但高俅在迎合赵佶喜好上,绝对是下了苦功的。这不,他的主意永远是最中赵佶的心意。

    但很可惜,高俅这一次失算了。

    虽然他的枪棒是不错,蹴鞠也踢得很好。可论起跑路来,他们绑在一起都是张正书的对手哇!更何况,张正书还有系统的帮忙。提前起步的情况下,不用两三下,就借着速度和夜色的掩护,彻底地甩开了他们,回到了京华报社后门。

    “吱呀!!!”

    张正书轻轻关上门后,他才送了口气。只要回到家,哪怕是端王赵佶,未来的宋徽宗,他也没办法私闯的。宋朝对闲散王爷管教还是挺严的,你不思进取,自甘堕落,这非常好——难道你还想进取,岂不是要做皇帝,你这是要造反啊!反正,不管是啥宗室,你多荒唐都没事,只要不要触犯《刑统》,那就没事了。要是惹得民怒四起,那对不起,最低都是削掉爵位。很不幸,不得私闯民宅也是宋朝的一大特色,因为《刑统》保护私人财产——当然,这都是随统治者们说的。只要他们愿意,剥夺你的财产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不管怎么样,一个亲王闹出这等丑闻来,还是在现任皇帝没有子翤,所以亲王们都不得离京,是皇位的潜在继承人的基础上,私德有亏,绝对是将把柄放到了官家赵煦的手中,等着被发配到地方了。

    张正书相信,赵佶不会那么傻。

    “小官人,怎么了?”

    张正书刚刚转过身来,一个温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关切地问道。

    “嘘,噤声。等会有人来敲门,你就说我不在报社。”张正书知道,这次的事可大发了,幸好赵佶还不是皇帝,不然他都犯了欺君之罪——虽然这个罪名朝廷大臣每天都在犯,可他们高明啊,不想让皇帝看到的,皇帝也很难看到,哪怕有皇城司也是一样。这跟“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是一个道理的。

    “小官人,你惹了仇家?”

    不消说,说话这女子,就是郑月娥了。

    张正书叹了口气,说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有时候人太优秀,也是会得罪人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啥都没做,结果就惹事了,我跟谁说理去?”

    郑月娥也是吃惊,问道:“小官人,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

    张正书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知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明日起,我要去李家村那里避避风头了。你还是快去吩咐家中的僮仆吧,不然露馅了,那就糟了……”张正书算计着,以赵佶他们的身体素质,现在估计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有不少时间,可以同一口供的。

    张正书拍了拍生疼的脑壳,这都什么事啊,果然是出门没看黄历……

    不过,他转念一想,好像这也不算是坏事。若是没个提防,端王赵佶突然微服找上门来,那还容易出事。现在阴差阳错,倒也是个不错的后果了。就是接下来,张正书要更加努力去寻找后路了,不然,以赵佶记仇的性子,登基后绝对会让张正书好看的。

    “哼,是你逼我的,接下来我就专门弄玻璃,搞出近视眼镜来,彻底断了你登基的希望!!!”张正书也是发了狠,舍得一身剐,他敢把皇帝拉下马——谁叫赵佶这个纨绔不给他活路呢?要是别的纨绔还好,可这个纨绔是王爷,张正书打不过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