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三章:利益驱动
    奇书网 .qsw.la 最快更新大宋好官人最新章节!

    “小官人,你怎么了?”李师师停止了抚琴,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还得多谢你的提醒。不错,香水只有一个味道,一种类型太单调了,我想了想,有的女子喜欢浓郁的花香,有的女子喜欢清淡的花香,还有的喜欢各种花香……我打算日后继续推出各类花香的香水,比如茉莉香味的、桂花香味的、牡丹花香味的、蔷薇香味的……啧啧啧,这钱赚得……”

    张正书说不下去了,他有预感,这香水绝对是一个长期盈利的产品!

    唯一的问题是,香水很可能被其他人破解,甚至直接从香水作坊里窃取出机密来。毕竟酒精这东西,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蒸馏器,而不是操作技术。花露的萃取,也是蒸馏器的功劳。这里面只隔着一层窗户纸,要是知道了材质,基本一捅就穿。

    好在张正书并不惧怕有人破解香水的技术,甚至他还巴不得有人去破解。最好张正书弄出的每一项技术都有人费尽心思去破解,那样大宋才能真正强大起来。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啊,生产力就是国力!他做了这么多事,不就是想提升大宋的国力吗?

    至于赚不赚钱倒是其次了,“大桶张家”只要坐拥银行,还怕没钱用?

    只是金融虽然重要,可最重要的还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宋朝不是没有想过要发明东西的人,而是很多人看不到怎么赚钱,所以就没有继续研究下去了。张正书作为一个穿越者,拥有着超越数百年的眼光,自然明白科技树是怎么攀登的。只要稍加点拨,就能让大宋的科技少走一些弯路。以汉人的技术沉淀,有了发明创造的土壤之后,还怕不能诞生伟大的发明吗?

    可惜,李师师和曾信骥都以为他钻到钱眼去了,因为这香水确实是个暴利行业啊!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如果不是这样诱之以利,哪里会有人潜心去研究这个知识?如果赚大钱的渠道就只有来回倒腾货物,读书做官,耕田种地……那会有发明才是奇事。发明创造,是有需求了才想着去发明创造的。没有需求,没有利益,也只有沈括这样不差钱的主才玩得起这游戏了。

    好在,曾信骥本身就是商贾,也不会觉得赚钱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李师师也知道,这张小官人是有大本事的,再说了,她也很期待其他味道的香水。现在的这种“兰蔻”百花型的香水,香是香了,但是却不太符合李师师的气质。“小官人,那你做出那等香水,奴家是不是还要签甚么代言?”

    在李师师看来,她代言的只是一个款香水,所以有点担忧张正书不再每月提供一瓶香水了。虽然,李师师不差钱,可“兰蔻”香水太火,每日在张正书的香水行前排队竞购的人,已经从街头排到了街尾,还要绕一个圈再回来。即便张正书扩大了作坊,招募了更多的工人,添置了十余个蒸馏器,但还是无法赶得上消费的速度。

    张正书笑道:“怎么会,李行首想多了,若是有新款出来,第一个用上的还是你,毕竟我们是有代言合同的……”

    “小官人真会做生意啊!”李师师叹了口气,“若是奴家知晓这香水会如此风靡汴京城,说不得奴家要价就得高一些了……”

    张正书一愣,说道:“今日李行首找我来,是想重新谈代言合同的事吗?”虽然张正书有些诧异,但他也能理解。确实,张正书卖掉二十瓶香水,李师师的代言费就赚回来了。而张正书的香水作坊,每日能生产三百余瓶香水,这简直是日进斗金啊!而且每日还供不应求,李师师有这个要求也说得过去。

    不得不说,宋朝人太有钱了。这么贵的香水,眼都不眨就买了下来。要不是张正书规定每人限购一瓶,恐怕这销量还要更恐怖。

    即便是限购一瓶,也不能阻止想赚钱的宋人,甚至还提前几百年出现了黄牛。

    真的是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黄牛啊!

    说实话,不是张正书想要搞饥饿,想要耍猴,而是宋朝这会的蒸馏酒也贵,而且再度蒸馏的转换率太低。再加上粮食酿酒,那是有严格限制的,酒家也不可能一次性卖太多酒给你。因为香水的热销,汴梁城中的高度蒸馏酒价格都上涨了。

    张正书也无奈,他想扩大生产,也得受制约的。现在唯有寄望他的“种田术”,能快点提高粮食产量了。

    “小官人,你把奴家想成甚么人了?奴家虽一介女流,却也知道个‘信’字,既然签了契约,那奴家就会遵守到底的……”李师师略微皱眉说道。

    张正书哈哈一笑,说道:“是我孟浪了,对不住。不过,我也没想到这香水会这么畅销,而且从这个层面看,给的代言费确实少了,才区区两百贯。就算李行首没这个要求,我心中也是过意不去的,代言费,得加!”

    曾信骥嘿嘿一笑道:“妹婿,你不厚道啊!”他在一旁当“听众”当了这么久,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劳资纠纷啊!

    “小官人,你……”

    李师师也震惊了,她没想到张正书和寻常的商贾不一样,寻常的商贾要是签了这么一个契约,肯定不会这么大方撕毁再重签的。可张正书呢,毫不犹豫地表示给钱给少了,这就让人震惊了。

    “去去去,像我这么有良心的人,宋朝还真没几个。”张正书没好气地说道。

    “我就没看出有甚么良心了,李行首你是不知晓,我这妹婿啊生性顽劣,从小就开始欺负良善了。看,他今个虽然肯改签那个代言契约,但香水已经卖了几个月,他可是赚足便宜的了……”曾信骥总算找到打击张正书的办法了,还是在美人面前打击他,心中那阵畅快就别提了。乐得哼唱起小区的曾信骥,端起了酒杯,把杯中的“眉寿”酒一饮而尽。

    “真是这样么?”

    李师师也有点怀疑了,从结果来看,张正书确实有洗不掉的嫌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