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条件
    奇书网 .qsw.la 最快更新大宋好官人最新章节!

    张正书恍然大悟,差点忘了明朝锦衣卫和文官之间的那些破事。

    即便宋朝的皇城司不像明朝的锦衣卫,但实际上也是一个性质的。由于皇城司的特殊性(好吧,就是潜窥文武百官隐私,背后打小报告),这就让所有文官不耻了。蔡京是何人?那是大名鼎鼎的北宋六贼之首啊,政治投机能力都要爆表了,这样的人会跟皇城司头头有来往,自断前程?怕是蔡京得了失心疯才会这么做,不然神志清醒的蔡京都不会这么做的。

    张正书虽然知道蔡京的潜力,指点了王庆去投靠,可王庆也得敢过去才行啊?

    “是我疏忽了……”

    张正书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这件事的,反正他确实缺乏政治头脑。

    “要咱家说,官家如今最看重的,便是小官人了。小官人献上的酒精、炼钢法,配重投石车,那都是于国有大益的。若是小官人圣眷再重,怕是能提携咱家一把。”王庆半拍马屁,半试探性地问道。

    张正书却很有自知之明:“王公事就别在我身上打主意了,如果你想做生意,我倒是有个好介绍。但是你要想我提携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有这个能力?”

    “小官人,你是有所不知啊,咱家从未见过官家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过,你还是第一人。若是你出言,官家应当会思虑一二……”王庆的如意算盘打得确实挺响。

    张正书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个特务头子,简直有点不可思议:“难不成王公事舍得这皇城司?”言下之意,自然就是问王庆居然舍得离开皇城司?要知道,皇城司虽然不属三衙管辖,可到底是天子亲军,行事有着很大的自主权。

    要是调离了皇城司,以王庆的黑历史,还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排挤!

    “总归是要退下来的,如今不退,过些年就退不了了……”王庆有点意兴阑珊地说道。

    张正书沉默了,他没想到这个特务头子是真的想上岸了,这真是让人意外啊……

    确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像王庆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城司头头,想要退下来也是情理当中的。从这一点上,张正书觉得这个王庆其实和他是一路人。思危、思退、思变,做人一头扎到底的,那是愣头青。能思忖退路的,都是得到过教训的。

    张正书不知道王庆是不是看到了他的“前任”不得善终的下场,才萌生退意的。但不论怎样,王庆有这个想法,张正书觉得可以出一点力。当然,不是无偿的。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商贾,世间什么东西都能交易,只要价钱足够。你想我帮你,可以,在商言商,你打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或者说,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如果官家知道你想退下来,而又迁怒到我,我岂不是很亏?所以,你应当明白的……”

    张正书这番话,带有很强的暗示,其实不外乎就一个意思,想要我帮你,可以,拿出实际利益来。

    “咱家知晓西北青、白盐,知晓大同府茶叶走私的实情!如果小官人想要走私,咱家甚至能帮你找到……”

    王庆还没说完,张正书就笑了:“我家的产业这么多,需要去走私吗?”

    在宋朝,一旦走私被捉到,没有后台的基本就是流放、充军的结局。就算王庆充当张正书的后台,但是这个后台实在太软不可靠,所以张正书根本不会考虑这个。

    “那小官人需要甚么?”

    王庆也知道了,既然张正书有意思想要帮他,那么肯定有所图的。王庆知道,他现在有求于人,只能听取对方的报价了。

    “其实也没啥,就是想借用一番皇城司的探子经验,我也想训练一支密探。别误会,我不是想造反,只是想得知商场上敌人的底细而已,这个你能答应吧?”张正书笑道。

    但是,王庆去脸色急变,一脸惊愕的模样:“小官人,你这……真不怕被人察觉了?”

    “少来,汴梁城中那么多新闻探子,又不见你们去清剿?”张正书倒也看得很准,“只要不刺探军国大事,那就没问题了。”

    “可是……万一……”王庆还是有点不愿意的,这事风险太大了。

    张正书也有知道,这件事风险是有的。

    “其实也很好办,你把训练暗探的法子写在纸上,交给我就行了。伪造字迹你总该懂吧?这应该是暗探必备的功课了……”张正书好像一个笑面虎一样,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陷阱给王庆跳了。

    “咱家需要思虑一二……”

    王庆这下没急着拒绝了。

    “你应该答应的,这是最低要求了。”张正书淡淡地说道。

    王庆突然抬起头来,说道:“那咱家能有啥好处呢?”

    “买卖最讲究平等,若是你帮我训练出了暗探,那么你在最危急的时候,我用暗探帮你逃脱,这算是最大的报酬了吧?甚至可以的话,我还会帮你隐姓埋名,甚至让你执掌这支暗探……”张正书开始画蛋糕了,王庆一时间也愣了神。

    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因为王庆正是踩着他“前任”的鲜血起来的,他是最清楚什么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大宋每次新皇登基,第一个换的就是勾当皇城司公事。而王庆的“前任”很不走运,他虽然成功退下了,但是因为得罪的人太多,回到乡里饱受排挤,最后郁郁而终。这是最好的结果了,甚至还有的勾当皇城司公事直接销声匿迹,谁都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想到这,王庆打了个寒颤,他有家庭,有妻儿,不舍得连累他们。

    “小官人,咱家对个人生死早已看淡,最要紧的是咱家放心不下妻儿……”

    张正书没想到,这样的一个特务头子,居然也有这么柔情的时刻。“你是说,要我帮你把妻儿安顿好?这……不是很简单嘛!”在张正书看来,这有什么难的?只要有钱,疏通关系,改造户籍,自然而然就隐姓埋名了。

    “哪有这般轻松……”王庆苦笑道,“怕是小官人不知晓甚么叫投名状?”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