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七十三章:报喜不报忧
    出了曾家,张正书才算是松了口气。在没正式把曾瑾菡娶回家之前,张正书面对曾文俨都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就好像偷了曾文俨的宝贝,却要面对苦主一样。这种“做贼心虚”的心理,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能体会到的。

    “没理由啊,前一世面对岳父好像也没这么紧张,是越活越回去了吗?”

    张正书心中也反问自己,但其实内心深处他是知道的。前一世的女友,说不上有多喜欢,只不过是因为相亲后觉得顺眼,合得来,才决定走到一起的。但是这一世却不一样,张正书发现他是真的喜欢上了曾瑾菡,这种紧张也能理解了。

    摇了摇头,张正书又跑到了桥市街巷口,去寻营造匠、木匠了。

    那个仓库要改建成超市,基本就是推倒重新来过。

    好在是宋朝,没有房子报批什么的,只要你有钱有地想盖楼,怎么样都行。省却了无数麻烦,张正书能直接开始赶工期了。如果不追求美观,那么两层楼估计两三个月就能建好。这个速度确实有点惊人,但考虑到是木结构的房子,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只追求皮实的话,还能用砖木结构。只是这么一来,工期可能会朝着一年半载去了。张正书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只好用木房子了。好在大宋这时候的木房子也不差,也是很结实的。看看樊楼就知道了,五座高三层的木屋,也是颇为硬朗,承载数百人都不在话下。

    要知道,这个木工活在中国人的手中,已经玩出了花样。

    虽然在文化进程中,世界的建筑都经历了从木结构到砖石结构的发展,虽然中国的房子一直以木结构为主,可也是有砖石结构的房子的。木结构的房子轻巧,经济实用,工艺简单,施工迅速,但缺点也一目了然,不能抵御地震、火灾等。砖石结构坚固,留存久远,缺点是笨重,昂贵,工艺复杂,建造周期长。两者各有优劣,但却难分伯仲。

    “小官人,你又要造房子了啊?”

    这些木匠、营造匠都是熟人,先前给张正书建过技校、工厂、作坊的,甚至那些大棚蔬菜用的大棚,都是这些木匠、营造匠做的。

    张正书笑了笑,说道:“没错,恐怕还要麻烦诸位了!”

    “说这话作甚!小官人能雇我等做工,感恩戴德都来不及哩!”

    这些营造匠和木匠倒也不含糊,这张小官丝毫不拖欠工钱,各种福利还不错,甚至做工期间还有各种“香饮子”喝——其实是绿豆汤,解暑的。这样的好东家,去哪里找?所以只要张正书振臂一呼,就有不少木匠、营造匠响应了。

    确认择日破土动工后,张正书才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顺天门内,皇城司的大本营中。

    王庆很是烦躁,怒斥手下道:“他怎么能出城,你们怎么就看不住他?!”

    “那个……林百间在他身旁啊!”

    那些个皇城司亲事官也是一阵委屈地说道,“他是知晓我等身份的,若是被发现了行踪,怕是张小官人的身份就瞒不住了……”

    王庆一愣,沉默了好久才说道:“林百间为何与他走得这么近?”

    “听闻林百间和‘大桶张家’的张员外是旧识……”

    一个皇城司亲事官连忙说道,“这是向林家仆人打听来的,应当可信……”

    “那林百间后头的人,知晓他和张小官人做的买卖吗?”王庆有点后怕地问道,他最怕的就是这样了,有着官吏背景的商人,突然和张正书勾结起来。那岂不是转手就把赵煦给卖了吗,这样的话,他这个勾当皇城司公事算是失职了,别说升官调职,杀头都有份!

    “应当不知晓,林百间是那相公的暗手,一般没事他们都不来往。张小官人也只是林百间旧识的儿子,想来没必要惊动那位相公……”一个皇城司亲事官分析道,“而且这只是正常的生意往来,好似林百间还赠送了林家脚店的一半股给张小官人哩!”

    “行了,我知晓了,你们退下吧,好生盯着那张小官人,陛下一日没有下旨之前,都要给咱家盯紧了!”王庆发了狠,“哪怕是给林百间发现也好,你们都不能跟丢,更不能让他出城了!”

    “得令!”

    看着这些亲事官都出去之后,大宋的情报头子王庆才阴鹫着脸,不停地用手敲打在桌子上,心情颇为不定。

    “这事要不要报给官家知晓?”

    王庆心中捉摸不定,但以他对赵煦的了解,这事应当上报的。可张正书“勾结”当朝官员的狗腿子,这让王庆有些吃不准,万一如此一来赵煦雷霆大怒,不治张正书的罪反而把他的官皮给剥了,那才是冤事!

    “罢了,再瞧瞧……”

    王庆叹了口气,知道这事还是得缓着来。不过,这份暗报还是要递上去的。赵煦就算是不看奏折,都会看皇城司的暗报。这也是做一个皇帝的必备功课,毕竟是孤家寡人,万一皇城中有事是他不知晓的,那皇帝就太没安全感了。然而赵煦不知道的是,只要王庆不想让他知道,那赵煦肯定是不知道的。

    就好像林百间一样,赵煦知道这商贾是谁啊?只要王庆完全不提他背后的人,赵煦只当是一个普通商贾而已。

    这也是官员必备的技能,报喜不报忧。

    就算以后追究责任,那也不能说王庆不上报,可见这技能的油滑之处了。

    打定了主意,王庆开始奋笔疾书。

    张正书自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暗算了,他还在为自己的“宏伟计划”而感到兴奋。“要是赵煦知道军粮能这么运,他会不会被吓到?”一想到赵煦那牛气哄哄的脸,张正书就有一阵不爽。不就是皇帝吗,他对皇帝没啥感觉,更是无法接受“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逻辑。所以他对赵煦并没有太好的印象,更别说每次见面就好像被黑社会绑架了一样。要不是张正书神经大条,说不定都得神经病了。

    要是能把赵煦吓一跳,这事就值得做,更别说还能赚钱,甚至还可以杜绝不少贪渎的现象,提高禁军的战斗力。唯一不足的地方是,会挡住了某些人发财的道路,说不定阻力会大得惊人。

    “国贼太多了啊……”张正书忍不住叹息,这也是人性,自私和贪婪。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