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七十二章:邀请入股
    “若是泰山能帮我组起一支船队,那就更好了!”张正书诚恳地说道。

    曾文俨一愣,不敢相信地说道:“你是真的想把这个‘超市’开遍大宋不成?”

    张正书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自然的,放着钱不赚,那才是傻子吧?”

    “唉,真不懂你们这些小一辈在想甚么……”曾文俨叹了口气,说道:“若是直往江南一带,我曾家船队可任由你租用。”

    张正书却摇了摇头,说道:“泰山,我可不只是做江南的生意啊,曾家的船队,我只能用一时罢了,还是提早做好准备才行……”在张正书的计划之中,运输通道是很关键的。渠道为王,可不是随口一说而已,这可是真正把握了一个国家的命脉。

    举个栗子,如果发生战事需要运粮,张正书手中握有这么庞大的运力,朝廷是不是会征用?在这个时候,打仗就是打后勤,打的是粮草,要不然也不会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的说法了。就算不打仗也好,西北禁军、河北禁军,甚至汴州禁军的军粮供给,也是要用到这个运力的吧?

    相比起官粮的火耗在一半左右,民间运力肯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所以火耗要低不少,甚至可能多备粮食零火耗。

    当然,要想实现这个是有难度的。且不说张正书会不会贪污官粮,不过给张正书十个胆子都不会,这可是杀头的事情。可朝廷放不放心军粮交给商贾来运,也是一个大难题。再说了,如果军粮被人动了手脚,一样是要杀头的。

    不过凡事都有解决办法,就看张正书能不能忽悠赵煦不再用官方运粮,而改成以利诱之,承诺商贾运粮到西军、到河北禁军里有多少钱。甚至可以把输捐纳粟的制度改一改,运多少粮食到军队,就能获得军功,把寄禄官的官阶升一升。

    这样一来,估计整个大宋的商贾都会疯了。

    官本位的时代,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大宋对于“官员”,到底有多优渥;对于读书人,到底是有多尊重!

    只可惜,这个计划不能对外人讲,甚至连提都不能提,万一泄露了消息,那就基本没有操作空间了。朝中那么多官员,家族中有哪些是没有经商的?被这些“官商”知道了消息,还不是提前布局?提前布局,且不说大肆收购粮食会给粮价带来多少波动,对大宋的制度也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有改革肯定有阻力,也会触到了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的痛脚,要是消息泄露,说不定会被提前扼杀了。

    曾文俨不知道张正书的心有多大,只当他是想靠着船队赚钱。

    “若是一些杂货,租用船队就是了,何必去组建一支船队?”曾文俨是怎么都想不通,“组建船队,且不说要管船工的工钱,还有船只保养等等,那都是一大笔支出,若是得利不够,蚀本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张正书略带笑意地问道:“赚不赚钱,等我的超市开张,泰山就知晓了……”

    曾文俨被他的口气惊到了,愣了一下才说道:“看到佳婿如此自信,似乎也看到我当年的模样啊!人不服老不成,我当年也是不被人看好,却硬是闯出了一片天地。佳婿能有如此信心,自然是好事,不过千万别过于激进,以至于血本无归……”

    这时候的船运,也不是百分百保险的。

    宋朝的船只虽然比这个时代的船都要先进,但也是相对而言的。年久失修的船只,也不少。用这些船只来运输,确实容易在河水湍急的地段失事。曾文俨的意思是,如果船只失事,船员挂了那是小事,可货物全都沉了,那就真的是亏大发了。没办法,这时候的商贾考虑货物比考虑人命来得更多,或者说除了读书人之外,贫苦百姓的性命或许真的抵不上一船货物。

    张正书也是感慨,一个商贾的背后,是吸了无数人血才有现在的成就。曾文俨确实已经趋向保守了,这也是中老年人的特点,要不然为什么国家的宰相等重要官员都是一些糟老头子,因为他们稳啊!真的是稳如狗,面对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他们都要竭力避免。这也难怪为什么保守派的力量那么强大,实在是因为这些官员已经老了,承受不了太激进的做法。

    张正书却认真地说道:“泰山哪里话,你可正是鼎盛之年,怎能说老呢?”

    曾文俨叹了口气,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对了,泰山有没有兴趣以船队入股我的超市?”张正书突然这么说道,“我愿意给出两成股份……”

    曾文俨哑然失笑,说道:“我那船队有船数十艘,泰半是新船,居然只能值你的超市两成股?”

    张正书认真地说道:“两成股算多了……”

    曾文俨笑而不语,这是在挑战他的智商啊!

    “现在自然是看不出来,但日后泰山想要参股,随时都行。”张正书摆明了是想给自家人好处,可惜曾文俨以为是在坑他。不过,对自家人不必像对外人一样,股份是要留着的。张正书很有自信,等曾文俨看到了超市的潜力,他自然会以船队入股!

    “再说罢!”

    曾文俨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说道:“你和姝儿的婚事,请期下来了。”

    张正书心中猛地一颤,说道:“这么快?”

    “还快?”曾文俨似乎有些生气,胡子都开始翘了起来:“我等到头发都白了!”

    张正书哂笑一声,没有接话。成亲这事,张正书前一世就差临门一脚,可即便是这样,他的心还是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今年往后的日子都不好,不合你们两个的命格。要想成亲,还得等到来年开春……”

    听了曾文俨这句话,张正书才算是松了口气,喃喃地说道:“还好,还有时间……”

    “你说甚么?”曾文俨听得不太真切,又问了一句。

    “我是说,我快等不及了……”张正书睁着眼睛说瞎话,神色要都诚恳有多诚恳。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