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二十四章:保密契约
    张正书也听出了他们的担忧,笑道:“你们可是担忧‘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其中年纪稍长的匠人,小心翼翼地说道:“难道不是?”

    张正书笑道:“绝非如此,敝帚自珍只是闭门造车,技术得不到发展的。如果大家交流心得,技术发展了,那么新技术带来的收益,是旧技术的好几倍。若是尔等不信,且静待一段时间再看看,我说得是对是错。再说了,我并不是贪图你们的技术,而是贪图你们的经验。为何?因为你们都是熟练的工匠,要培养一个熟练的工匠,那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若说到技术,说不得你们还要学我的技术!”

    这些匠人有点不乐意了,这是在质疑他们的技术啊!要知道,他们可是官匠,可不是寻常市井匠人来的!

    “你们要是不相信,跟我过来吧!”

    张正书带着他们,走进了铸币作坊里。这里面,早就有张正书挖来的冶铜匠人了,而且给的薪资还不低。

    “小官人,你来得正好,这铜冶出来了,只是颜色有些不对……”这时候,一个匠人浑身是汗地走过来,“似乎变得黑了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张正书想着在铜里提高铅含量呢?

    “黑一些没事。”张正书无奈地说道,“这些匠人乃是官匠,他们或许知晓为何。”

    “倒是冶出来的铁块,似乎质地上乘了不少……”

    这匠人有点不太明白,他是冶金匠人,铜冶炼过,铁也冶炼过,但他不明白为何用木炭炼出来的铁,会比用煤炭炼出来的铁在质量上要好很多。甚至已经接近钢的标准了,这让熟稔“灌钢术”、“百炼钢”、“炒钢”等技术的这个匠人十分不解。

    张正书却笑道:“木炭和石炭(宋朝对煤炭的称呼),差别太大了。石炭里含有大量的硫,会影响铁的质量的。”这是系统告诉张正书的,不然张正书一介文科生,哪里知道煤炭里有什么元素?甚至张正书都不知道铁里面硫含量增加了会有什么差异,要不是系统提示铁里硫元素增加会使得金属延展性、韧性降低,不适合做兵刃,张正书还不是一样用煤炭来炼钢?

    “石炭里有硫磺?”

    不仅是在场的匠人,就连还在冶炼的匠人都惊愕地看向张正书,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张正书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说道:“肯定有,而且含量还不少。”

    虽然宋朝这时候的产铁量已经超过了十万吨之多,但是却没有人能明白燃料对钢铁品质的影响。经过张正书这么一说,他们才恍然大悟。甚至有人想了,如果知道这个秘密,是不是就能把铁制品卖出天价来?

    但一想到用木炭炼铁的花费,这些匠人就退缩了。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成本大大增加,也就是张正书这个败家子才做得出来。

    “冶铜可以用煤炭,但冶铁必须用焦炭。我已经让人去定制焦炭了……”

    其实宋人已经大量使用煤炭了,只不过还没发现焦炭而已。但张正书的出现,干馏技术就提前被“发明”了。干馏其实没啥技术含量的,建一个窑,上面只留一个小门。然后下面是可以烧火的坑,把煤炭放进窑里密封好之后,在下面烧火就行了。

    可惜的是,用这种土办法制成的焦炭,收集不了煤炭干馏时产生的煤焦油和煤气。但没办法了,张正书只是想拿来试验而已,也没弄太多。

    干馏的技术,自然也是系统提醒的。要不然以张正书的“渊博”的知识,怎么会知道炼钢需要焦炭,焦炭需要煤炭干馏才能得到?

    “如果你们不信,大可自己用焦炭来冶炼一番。是了,炼钢时,温度越高,炼出的铁品质越是上乘。”张正书补充了一句,“若是得到经验,要将这法子写成文字,我有大用……”

    这些匠人没吭声,其实他们也知道,以张家的家世,这种可以一辈子营生秘密,却毫无保留。他们也是感慨,如果他们知道这个秘密,那肯定是秘不示人,流传子孙的。

    “小官人,写成文字,是要公诸于众么?”

    那个年纪稍长的匠人非常不解地问道,“若是小官人保守这个秘密,岂不是能赚更多钱银?”

    张正书说道:“我可没那么大方,要公诸于众。我只是要献给官家罢了,这可是关乎家国安危之技术,堪称屠龙之技,岂能轻易示人?是了,你们也莫要外传,传给子孙徒弟尚可,但若流传到外国,那可别怪皇城司,安抚司无情了。是了,等下你们这些‘差雇匠’一样要签下保密契约。”

    “保密契约?”

    那些“差雇匠”有点发愣,他们可从没遇到这种事。

    “自然要签保密契约了,我这技校里,秘密众多,被你们泄密了怎么办?我们先小人,后君子,日后就免却很多麻烦了……”

    面对强势的张正书,这些“差雇匠”也无话可说了。

    这也是技校的规矩,不管是哪个进来做事,都签了保密协议。别说“差雇匠”了,之前招来的冶金匠人,道士,哪个不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张正书让道士郭骞拿来保密契约,让那些差雇匠签了。签了契约,张正书才能保证他们的薪资不会短缺。

    完了之后,张正书吩咐他们开始铸钱。反正宋朝铸币权分散天下,只要含铜量足够就是标准的货币了,这个是没问题的。

    拿着签好的保密契约,张正书走出了这个铸币作坊。道士郭骞跟在后面,感慨道:“若是贫道知晓有技校这般传道之法,何愁清风观香火断绝?”

    “哦?”张正书问道:“怎么你们清风观没人去进香祭神了吗?”

    “藏在深山老林中,如何有人会去?”道士郭骞叹了一声,“但如果我们当时知道免费传道的法子,也是能聚拢一批信众的……”

    张正书笑笑不说话,宋朝的道教经过了晋代的发展,已经变得神神化化了,一心想着长生不死,却偏偏作死炼丹。更奇怪的是,居然还真的有人信,包括皇帝。要是用这个免费传道的法子,确实能聚拢一批信众,但问题是这些信众能供养你们么?说到底,你们还不是要找个金主,来支撑你们的伟大的“炼丹”事业?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