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二十三章:庠序之教
    李家村的技校,早就开始招收学生了。不仅免费学习,还包两顿吃食。甚至还不管男女都收,不管多大年纪都能来听课。于是,一到农闲时刻,不知道有多少李家村的村民到技校听课。

    授课的,自然是那些道士了。道士郭骞原本想着讲授修道知识的,奈何不仅村民没啥兴趣,而且张正书也不准。后来被迫无奈,道士郭骞只能讲授怎么种田了。粗浅的种田术,被张正书编成了一本书,自费刊印放在“勤卷堂”售卖。这些天道士郭骞讲的,就是这些粗浅的种田术,比如怎么选种育种,怎么精耕细作,怎么提高粮食产量……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技校来听课的不仅有李家村的村民,甚至十里八乡的农户,都跑来听课了。

    有鉴于此,张正书专门分开大人班和孩童班。孩童由道士们教认字,学基础。而大人班因为人太多,课室装不下,只能到操场上讲课。看着道士郭骞拿着一个铁皮大喇叭在讲课,张正书就觉得好笑。

    不过好处是杠杠的,随着种田术的,张正书的经验值开始疯长了。特别是道士郭骞说到种一茬小麦或水稻可以接着种一茬大豆,因为种完大豆之后,再种植各种作物都能增产。因为大豆是豆科植物,根系入土较深,可以疏松土壤,而且在根上长有根瘤,能固定空气中游离的氮素,除满足大豆的需要外,还遗留在土壤中一部分氮素,供给后茬作物利用,相当于天然的肥料了。不止如此,种大豆还能减少病虫害,这是农户们最喜闻乐见的事。

    更何况,大豆还能榨油,榨完油之后的豆饼还能喂牲畜家禽,甚至还能喂养战马。种大豆是不会亏的,这一点农户也心知肚明。因为大豆可谓是一身都是宝,就算是拿来食用,能直接煮了吃,也能生豆芽来吃,还能加工成豆腐、豆浆、腐竹、腐乳、臭豆腐、豆瓣酱、酱油、豆豉……反正大豆做豆腐是没风险的,做干了叫豆腐干,再干了叫豆粉,做稀了叫豆腐脑,再稀了叫豆浆,做厚了叫豆腐块,做薄了叫豆腐皮,放臭了叫臭豆腐,连豆腐渣都能喂牲畜家禽。

    中国的农民不傻,被点醒了之后,立马回去种大豆了。至于能不能行,那得试过才知道。

    恰好这会刚刚收割完麦子,田地丢荒也是丢荒,没东西可种。立马种上大豆,还能赶在冬天来临前收获。毕竟才是七月多,离满天飞雪的十一月还有四月时间。如果太阳给力的话,勉勉强强还能赶得及收获。

    也许是传授的种田术太过“新颖”,而且实用,技校的名声算是彻底打响了。李家村周围十里八乡的农户,都抢着把子女送来技校。以至于张正书回到技校的时候,差点没吓一跳,他才离开几天啊,怎么多了那么多人了?特别是那些小孩子,张正书怀疑自己办了个幼儿园了。

    没奈何,张正书只能出台一个规定,只招收六岁以上的孩童,不论男女。

    这一招,把很多孩童都筛选了下来,惹得很多农户不满。张正书却说道:“若是不遵守,永久取消入学资格!”这一下,那些农户就安静了,乖乖照办。其实,张正书也是为了孩子们好,没到六七岁,加上营养不算充足,智力会跟不上的。别说学写字了,就算是理解都难。而且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现在又没有什么专门针对蒙学的课本,一上手就是小学六年级初中的内容,没有一定的理解能力还真不行。

    当然,打一个巴掌要给一个甜枣,张正书保证,这些农户种出来的豆子,技校会第一时间收购。这样一来,所有农户都接受了,纷纷赞扬张小官人是个好人。“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这是乡绅都会做的事情。只是宋朝很多地主怕建立私塾麻烦,所以捐献钱物给县学,其实也是出于这个思想。

    张正书办校,虽然花费不少,但张根富也没说什么,反倒觉得这是积阴德的事。倒是张根富续弦的妻子又开始乱嚼舌根,讽刺张正书是个败家子。张正书当然无视这个名义上的姨娘了,反正任她说自己都不会掉一层皮。

    铸钱的作坊,就建在技校里面。

    当初买地的时候,张正书为了未来规划,一下子买下了河边的一大块贫瘠的荒地,当时还被人嘲讽是傻子。现在,张正书却觉得很赚。起码想弄个试验室,弄个作坊啥的都方便得很,反正地多啊,随便盖个房子就是了。铸钱的作坊,就是这样建起来的。

    买地都是为了未来规划,张正书可是要把这技校弄成培育科技的摇篮,少了地方怎么施展?

    别看张正书现在投入很大,但他却知道,如果技校集教学、科研和产出为一体,那么还缺少赚钱的东西吗?随随便便拿出一个发明出来,都能赚得盆满钵满了。当然,技校最主要的还是培养合格的工人,毕竟纺织厂就要投产了,为了赶在明年冬天织成棉布,张正书不得不让管家张通请来岭南那些懂得纺织棉布的人,签了契约让他们传授纺织技术。当然,用的是张正书“发明”的水力纺织机。

    “小官人,这就是技校么?”

    那些匠人有点发愣地看着技校里的学生,不敢置信地问道。

    要知道他们也不算是目不识丁的工匠,相反他们懂得看图纸,也算得了算术,虽然不通经史,但说到专业技能,他们绝对不输给谁。只是由于宋朝这时候的工匠,技术都是保密的。不客气的说,就是吝惜自家的手艺,往往是摸索出一些高超的工艺手段之后,却敝帚自珍不肯外泄,还创造出什么传男不传女之类的“规矩”。当然,技术保密是对的,像这些工匠,最担心的就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因为没有专利或者类似的东西保障,别人纷纷效仿,你也无可奈何。

    所以这些工匠对技校一事,显得极为震撼,甚至感到害怕。因为这是官家的旨意,他们无法违背。进了技校,是不是也要贡献出自己的技术?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