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东京汴梁
    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每日百文钱的刺激下,李家村的村民爆发出的热情,差点没把张正书个吓一跳。

    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挖好了好几个沤肥池,还把棚子搭了起来。虽然看样子像是被风一吹就倒,但实际上还是很结实的。能遮风挡雨,张正书也很满意了。毕竟是就地取材的,要求不那么高也正常。

    接下来,那个木匠,就被张正书带回了张家宅邸。

    说是木匠,其实他也只是给一个营造匠打过下手而已,虽然也会点木匠活,但是和真正的木匠相比,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张正书也不指望他能做出什么来,只要他能学会搭茅草大棚就行了。

    “李二郎,你说你只会造个椅子而已?”

    来财和这李家村的木匠是旧识,在马车上攀谈了起来。

    李二郎憨厚地笑了笑,有点尴尬地说道:“也不算是罢,只是我刨出了木料,让汴梁城中的木匠接榫的。”

    张正书也听明白了,得,又是一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庄稼汉而已。不过好在他原先也不抱什么希望,有点木工基础就行了。毕竟,木料不用他刨,不用他凿,他只需要学会扎茅草就行了。千亩田地的茅草,这可是一个大工程来的。

    张正书他们回到张家宅邸后,管家张通也带着一群木匠回来了。

    于是乎,偌大的张家,立马成了木工厂。

    乒乒乓乓,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吵得张根富都受不住了,不得不逃也似的离开了张家,至于去了哪里,张正书都不知道。

    好在,夜晚没有灯火,也做不了什么木工活,这折磨了一天的张家家仆,才得以耳根清净了些。

    洗完澡,躺在丝绸软垫上的张正书,正在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的属性。哪怕没有什么增长,查看属性已经成了张正书的习惯了。

    “要想升级,还是有些困难啊!”

    张正书有点无奈,今日开挖了好几个沤肥池,虽然和种田有点关系,但却没有增加什么经验值。一共挖了五个大池子,经验值却只增加了区区十点。

    “看来,还是种田才能大量增加经验值……”

    【人物】:张正书,别名(轩奴),曾用名(张振凡)

    【状态】:健康

    【等级】:0

    【生命】:30/30

    【体能】:10/10

    【经验值】:322/10000

    【轮盘抽奖】:无

    【技能】:种田术1级

    【基本属性】:力量(1),敏捷(3),体质(1),精神(21/21)

    【特殊属性】:悟性(5),根骨(0),洞察(21/21)

    【物品栏】:无

    【任务】:种田术升级到十级。任务奖励:消耗品*1,额外抽奖机会*1

    【商场】:尚未开启

    ……

    看了看这属性,张正书就有点无语,忙活了一天,几乎没有什么收获。不过,这都是在为将来打基础的。张正书这么一想,心理就平衡多了。事实证明,只要张正书有“种田术”,有“种田术”附带的特殊效果,那么大棚蔬菜在北宋是绝对行得通的。张正书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经验值,在飞快地向他涌来。

    恋恋不舍地关了系统,张正书慢慢地陷入了沉睡之中。

    月色如水,倾洒在张家宅邸之中,宛若洒了一地白霜。

    一夜时光,在甜梦中须臾即过。几声虫鸣传来,偶有几声犬吠,除此之外,显得一片寂静。

    天刚刚破晓,鸡司晨的啼音打破了沉寂,提醒着还在衾窝中的人们,一天之计已然开始,须臾,袅袅炊烟拌着慵懒的空气弥散。

    阵阵悠扬的钟声,自汴梁城方向传来。所谓的“晨钟暮鼓”,便是从这里由来的。更夫在汴梁城的城楼上休息,一到破晓之时,他便敲响晨钟。日落后,更夫也会敲响暮鼓。虽然汴梁城没有城禁,但晨起鸣钟,日落鼓响,也是商户百姓活动的根据。

    楼榭房舍在阳光下,那黛瓦也好似闪烁着金光。清晨的乡道上,已经有农户来往,窸窸窣窣的动静此起彼伏。

    张正书在来财的伺候下,洗漱完,吃完早餐后,便立即启程前往了汴梁城。

    东京繁华,张正书只在那倒霉蛋的记忆中见识过。

    但是,亲眼见到汴梁城的城墙时,张正书还是有点震惊,一点陌生。

    站在城外护城河的平桥上,张正书怔怔地瞧着那城楼,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小官人,怎么了?”

    来财觉得很奇怪,张正书不是经常来汴梁城吗,这景色有什么好看的?

    张正书原先以为,张择端画的《清明上河图》,有修饰的成分。但现在看来,几乎是完全还原了北宋的风貌。这时候,汴河上传来了一阵吆喝声。汴河两畔,栏门早已打开,停泊了一夜的大小船只吆喝着声音,慢慢地驶入城中。船只一过栏门,还要小心撑驶,免得与对面的船只碰撞了。在船头操纵船篙的篙手,不断的向掌橹的橹手发出口令,岸上的纤工也在喊着号子,橹工的汴河号子与纤工的汴河号子回响在空中,市井中俚语鄙话之声响彻河面,汴河内外显得一片繁忙。

    待得船只艰难进入城中,金色的阳光好像洒落在水面上一样,把汴河装饰得好像铺了层金子一样。码头之上,早有人群等候多时,见到货物,或者前来接风亲朋好友,连忙挥舞招手呼喊,又掀起了一阵喧嚣。

    “来财,这城门上没有守城士卒的?”张正书觉得不可思议,这防御,怪不得金兵打来的时候,北宋基本没有抵抗力了。看看这防御就知道了,北宋的都城啊,防御这么松懈,岂不是给外国间谍有可乘之机?

    “小官人,你不知道?”来财有点惊奇,“这原先是有的,只不过那些守城士卒偷懒罢了。”

    张正书无奈地摇了摇头,忘战必危的北宋,看来灭亡也是正常的。站在人流中,张正书静静地观察着边河两岸。汴河两岸很是繁华,是因为在汴河码头与城门的中间地带特别有利于商贸活动,由于多年没有战乱,酒店茶楼逐渐发展起来,各种店铺字号鳞次栉比,各种车轿骡马忙碌不停,三流九教人士,穿插其中。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